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黑豹》能赢得奥斯卡青睐吗?时报记者和主创团队聊了聊

Kyle Buchanan2019-01-18 06:59:27

其实在《黑豹》之前,导演库格勒在拍摄《弗鲁特韦尔车站》和《奎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把黑人当作主角,把他们塑造成为电影行业里为数不多的黑人英雄、爱人、父亲和儿子,让他们不再被边缘化。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去年十月的一个星期四晚上,正当《黑豹》(Black Panther)进军奥斯卡的宣传活动开始之际,卢卡斯影业(Lucasfilm)总裁凯瑟琳·肯尼迪(Kathleen Kennedy)在挤满该奖项投票人的房间里接过了话筒。她义务为该影片在位于西好莱坞的伦敦酒店(London hotel)里操办了本次推介会,而在此刻,她把目光落在了 32 岁的导演瑞恩·库格勒(Ryan Coogler)身上。

“正是因为瑞恩·库格勒怀有梦想和勇气,才让《黑豹》成为了过去十年里最杰出的电影,”肯尼迪说。她还表示,这部备受影评人好评的超级英雄电影已获得超过 10 亿美元的票房成绩,同时,它也打破了以往认为黑人为主角的大片难以被全球市场所接受的成见。

“瑞恩,你是好人,有颗善心,”肯尼迪援引该电影的台词说道。“但是,好人难当王。”

库格勒的妻子津齐(Zinzi)和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Kevin Feige)站在几英尺外,两人脸上都洋溢着自豪的神情。但反观库格勒,他看上去好像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出去。

几天后,我约库格勒一起喝咖啡。他回忆起自己当时毕恭毕敬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听到赞美其他人的话会更轻松一些,”他说。对他而言,此话不假。迈克尔·B·乔丹(Michael B. Jordan)就曾告诉我,他和《黑豹》的女主角露皮塔·尼永奥(Lupita Nyong’o)经常以当面称赞库格勒为乐,“只是想看他出糗”。

其他导演可能容易沉浸在赞誉声中,但曾是高中橄榄球之星、进大学才转换志向投身电影的库格勒,从未动摇过体育灌输给他的谦逊态度。“因为很少会得到教练的称赞,”他说,“你仿佛被训练成那种听不得表扬的人了,即使是在触地得分的时候,也仍然想听教练说,‘你应该更早把脚踩到地上。’”

当我们谈到颁奖季的话题时,库格勒显得有些举棋不定。他说:“一方面,你永远都不想舒舒服服地坐在房间里,听到别人赞扬你的工作有多棒。”但同时他也意识到,如果《黑豹》能入围奥斯卡,将为更多不同肤色的导演开启一扇新的大门。那么,他应该如何把握这场游戏呢?

库格勒的朋友、导演阿娃·迪韦奈(Ava DuVernay)认为,“关于如何看待颁奖季及其意义,我们当中许多人的看法都存在分歧。因为我们是某种类型的导演,拍的也是这一类型的故事,所以情况就更明显了。”获得奥斯卡奖项提名的黑人导演一直都寥寥无几,每年都不会超过一个人。

在本次颁奖季里,执导《黑色党徒》(BlacKkKlansman)的斯派克·李(Spike Lee)是另一位强有力的对手。即便如此,这位被库格勒视为有能力创造奥斯卡历史的偶像级人物从未获得最佳导演提名的事实,足以解释库格勒为什么会对颁奖季持如此谨慎的态度,以及为什么会有传言称斯派克·李拒绝成为学院成员(被问及原因时,他是不会回答的)。

就在几年前,库格勒和乔丹因《洛奇》(Rocky)的续作《奎迪》(Creed)而轰动一时,并被外界认为有望冲击奥斯卡。但在 2016 年,唯一凭借这部电影获得提名的是男配角西尔维斯特·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当年被提名的 20 位演员全是白人,他是其中之一。但在那一年,人们发起 #OscarsSoWhite 运动(#奥斯卡太白)已经有两年了。从那之后,奥斯卡的评委们就开始煞费苦心地想让其成员的身份更加多元化,但他们会看上库格勒吗?

尽管库格勒制作了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电影,但金球奖(Golden Globes)和美国导演协会奖(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现在已将他排除在最终五强之外。但老实讲,库格勒其实也不太关心自己是否有机会获奖,他宁愿利用颁奖季来宣传自己团队所作的贡献,如果他们能得到奥斯卡的青睐,当中的许多人就能创造历史。

“我不是画家或小说家——我所从事的艺术需要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才能达成,”库格勒说。“我需要几百号人来帮助我实现这部电影,而外界大都不太明白这一点。”

库格勒是“一个温柔的人,”露丝·卡特(Ruth Carter)说。“这种温柔的心性是刻板印象中的黑人所没有的。”图片版权:Rozette 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

大部分超级英雄电影都只有一个突出的女性角色,而这也是《黑豹》乐于去打破的另一个惯例。虽然特查拉(T’Challa,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饰)是这部电影的主角,但这位年轻的瓦坎达国王会寻求周围多位聪明女性的建议——这些主要的角色由尼永奥、达奈·古里拉(Danai Gurira)、莱蒂希娅·赖特(Letitia Wright)和安吉拉·贝塞特(Angela Bassett)饰演。

库格勒也一样。他喜欢和才华横溢的女性一起工作,《黑豹》剧组也因为有大量女性部门主管而显得与众不同。其中主要的女性演职人员有:曾为库格勒的处女作《弗鲁特韦尔车站》(Fruitvale Station)担任摄影指导的蕾切尔·莫里森(Rachel Morrison),担任艺术指导的汉娜·比切勒(Hannah Beachler),还有负责打造瓦坎达(Wakanda)人炫目装扮的资深服装设计师露丝·E·卡特(Ruth E. Carter)。

“我们喜欢开玩笑说,我们是他的多拉米拉吉护卫队(Dora Milaje),”莫里森拿特查拉的女子护卫队来比喻自己。“我和汉娜都很有可能会帮他挡子弹噢。”

去年,40 岁的莫里森凭借《泥土之界》(Mudbound)成为首位被提名角逐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女性摄影师,而她也是漫威电影的第一位女性摄影指导。48 岁的比切勒则是超级英雄电影的首位女性艺术指导。

“我喜欢每天四处观察,打量那些需要非常努力才能获得工作机会的女性,”比切勒说。“正因如此,我们为库格勒和这份工作都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但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和男性同行一样,都是专业人士。”

现年 58 岁的卡特从 1988 年参与斯派克·李执导的电影《黑色学府》(School Daze)以来,就一直担任电影的服装设计师。但是对她来说,在《黑豹》里遇到这么多女性主管,还是头一次。

“我们摆脱了过去通常以男性为主的官僚体系。在那种体系下,男性想主导发言权,或成为想法的主导者,”卡特说。她对库格勒乐于聆听女性建议的做法表示赞赏:“你不必强硬地向他说明自己的看法——他在这方面的态度很开放。他会平静又谦卑地为你打开门,而这时候你只需要说:‘你好,我想给你提个建议。’”

当谈到聘请如此多女性担任主要职务时,库格勒迅速地做出了避嫌的回应。“我每次合作的优秀电影人碰巧都是女性,而她们是这项工作的不二人选,”他说。那么,为什么其他导演很难这么做呢?“我不太清楚,”库格勒说。“如果你不敞开心扉去寻找真正的优秀人才,就会反过来限制你自己。”

很多好莱坞团队正在试图通过制定包容性附加条款(inclusion riders)来确保电影团队的人员分配能如实反映真实世界的状况,但库格勒只是想单纯地组建多元化的团队。通过和莫里森、比切勒、乔丹等工作人员或演员合作,库格勒不仅自己看到了他们所做的贡献,也让整个产业看到了他们的才华。“但如果你认为那样做是很容易的事情,那么你一点也不了解好莱坞,”迪韦奈说。

她指出,其实在《黑豹》之前,库格勒在拍摄《弗鲁特韦尔车站》和《奎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把黑人当作主角,把他们塑造成为电影行业里为数不多的黑人英雄、爱人、父亲和儿子,让他们不再被边缘化。“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好像丝毫不带任何负担,”迪韦奈说,“即便是在一个难以拍摄这类题材的体系中挑战极限,他身上具备的这种乐天品质也让人们感到欣慰。”

卡特则用另一种方式描绘出这位导演的形象。“他来自奥克兰(Oakland),留着高渐变发型(high fade,下面头发铲青,上面留中长发,译注),头顶梳着脏辫(locs);他爱打橄榄球,有运动员的壮硕身材,却是一个温柔的人,”她说。“这种温柔的心性是刻板印象中的黑人所没有的。”

2.

拍摄一部电影,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但许多导演都因习惯于大吼大叫而恶名在外,甚至一些备受尊敬的大师级好莱坞导演也好像带着防御之心在拍电影。他们似乎认为片场上的其他人会影响他的创作,而不会觉得那些工作人员其实也在为这部电影做出贡献。

库格勒的做事方式恰恰相反。“以我的经验来看,大多数有自我意识的导演私下并不会觉得没有安全感或紧张,”莫里森说。“库格勒内心充满自信,有很强的自我认可,这让他乐于询问摄影指导的意见,他会问她如何看待剧本,或问编剧觉得摄影怎么样。”

“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库格勒会和他人讨论各种不同的想法,而不仅仅只有自己的,”比切勒说。她回忆起在拍摄《黑豹》时,有一次她对于某一句台词感到犹豫,这时候库格勒就暂停拍摄来和她一起讨论。“他努力让我对那句台词感到安心,”比切勒说。“但其他团队不会这么做。”

但对于库格勒来说,这种做法已经算是家常便饭了。“在我看来,拍摄时的角度越多,就越有助于理解这部影片,”他对我说道。“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要为观众拍电影的原因,归根结底:电影是一种集体性的体验。”

库格勒在湾区(Bay Area)的成长方式也是如此。他的父母为他、两个兄弟及表亲提供了很好的观影条件,让他们一部接一部地观看了大量电影。“我从小就开始看优秀的电影,”库格勒说。他感谢母亲约瑟琳(Joselyn)让自己成为一个电影发烧友。“我们以前会开玩笑叫她 IMDb。因为在 IMDb 还没问世的年代,她就像人肉资料库一样老是会说,‘你看到后面角落里的那个女演员了吗?她在某某电视剧里扮演过某某角色。’”

当问到有哪些关键人物帮助库格勒成为电影人时,他提到的大多数都是女性,其中有他的妻子津齐——她会积极提供选角意见,还有大学老师罗斯玛丽·格雷厄姆(Rosemary Graham)——她鼓励他写剧本,会阅读他的许多草稿。据身为库格勒多年好友兼创作缪斯的乔丹所说,优先让女性发表见解的习惯从库格勒的孩提时代就开始了,然后一直延续到他的工作中。

“瓦坎达王国里最强大和聪明的勇士都是女性,”乔丹说。他还认为片中的世系和许多非裔美国人社区中的母权制度很像。“这种传统出现在我们的家庭和文化中,也组成了我们的家族关系。”

即便是现在,库格勒依然居住在湾区,因为这里邻近他的父母家。“我很感恩能拥有一个坦诚相待的大家庭,”他说。另外他还提到,《黑豹》的故事核心是特查拉和自幼丧父的克尔芒戈(Killmonger,乔丹饰)之间发生的冲突,而他自己对于这两个人物都表示同情。“这两个角色存在本质的区别,”库格勒说,“一个在充满爱和悉心照顾的环境中长大,另一个则相反。”

库格勒受到过如此多的呵护,那么他产生回报社会的想法也就不足为奇了。2007 年,正要入读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电影学院的库格勒在接受《东湾时报》(East Bay Times)采访时,谈到了他期望在好莱坞达成的成就。他说自己并不想在洛杉矶安居乐业,而是希望能把电影产业带回里士满(Richmond)和奥克兰的贫民区——那也正是他成长的地方。

“这样一来,孩子们看到以后就可以说,‘我也可以做得到,’”当年的库格勒这样说道。

就在我们的交谈快结束的时候,我在手机上翻看当时的那篇文章,突然明白主角特查拉在《黑豹》的结尾所做的事情,也正是库格勒想做的。片中这位年轻的国王和出生于奥克兰的克尔芒戈激烈大战之后,开始懂得应该如何帮助这个世界。于是他飞到反派人物长大的地方,要为那里建立一个高科技援助中心,以此协助社区的发展。通过拍摄《黑豹》,库格勒同样借着特查拉这个角色在实现一个长久以来的目标。

当我向库格勒提及这个想法时,他眨了眨眼睛。“这太过奖了,”他好像从未考虑过其中的关联,又重复说了一句:“太过奖了。”

接着他大笑起来,发出了那种每次受到嘉奖却不知该如何回应的笑声。库格勒之后又琢磨了一会儿这个想法,然后才回应我。

“希望如此吧,但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说。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Rozette 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