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当事实改变之后,我的想法随之改变,您呢?

曾梦龙2019-01-13 06:45:39

好奇心日报本周主编为您精选。

本周,我们发布了《好奇心日报》 2018 年度书单,分为虚构部分非虚构部分

其中,虚构部分是我们邀请的特约作者推荐,共有 18 本小说,下周会发完整的推荐文章;非虚构部分是《好奇心日报》和特约作者共同推荐,共有 33 部著作,之后会陆续以人文、科学和经济领域内的多个专题形式刊发文章介绍。

每年的好书都很多,我们也不可能一网打尽,希望你能从中发现几本感兴趣的,然后真正地开始读起来,而不是默默收藏就到此为止了。

今年的书单中,我们又推荐了托尼·朱特的书——《事实改变之后》。此前,在我们的很多文章中,推荐过他的《战后欧洲史》《思虑 20 世纪》《未竟的往昔》等。可见,我们是多么喜爱他,他又有多么重要。

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托尼·朱特积极投身公共写作,在道德和智力两个层面上,都持守了高标准,比如憎恨专制暴力之恶、肯定人权道德价值等。这在如今这个变动的大时代,显得尤为珍贵。

《事实改变之后》的编者,也是他的遗孀珍妮弗·霍曼斯说:“在这些文章中,你会看到托尼既是一个头脑清晰,相信事实、事件、数据的现实主义者,也是一个追求过上一种良善生活,不只为自己也为社会而生活的理想主义者。”

这个书名来自据传是凯恩斯的一句话:“当事实改变之后,我的想法随之改变,您呢?”,也是托尼的最爱和特点。“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比托尼更认事实的人”,珍妮弗·霍曼斯说。而对于现在很多人来说,不要说认事实,就是分清事实和观点,都很困难。

要做到认事实,至少得学会多思考,这也是书籍所能带给我们的力量。这周我恰好采访了 75 岁的韩国出版家金彦镐。曾经通过出版推动了韩国民主化进程的他,在新书《书店东西:世界二十一家独立书店》的结语讨论了汉娜·阿伦特所提出的“平庸之恶”,也提到阅读与思考这个话题。

“人类社会的不幸,源于人们缺乏思考的能力。思考能力的缺失,注定了行动的缺失;批判性思考的缺失,最终招致了人类的悲剧。由于缺乏思考能力,审视社会结构及意义的问题意识缺失,同样注定了伦理责任感的缺失。……当一个时代的人们理性地进行思考,这种理性思考化为日常秩序时,我们称之为理性的社会。人通过阅读建构理性的社会。”

金彦镐觉得,独立书店也是最好的公共空间之一,“书店唤醒社会意识,思想在书店得到升华”。这周,我们的专栏作家吉井忍也发了一篇介绍独立书店的文章

这家书店名为“ちはや書房(后称千早书房)”,位于日本冲绳那霸市。和很多开书店的人类似,店主本身也是因为喜欢书店才自己想开一家的。

“我们这家店是 2006 年 12 月开的,已经十多年了。此前我在宫城县(注:日本东北地区)的通信运营商做营销,负责东北区的六个县。那是 2005 年吧,公司安排的体检中被发现我心脏有问题。现在这问题不大,已经好了,但当时我就认定没命了,但愿在临死之前做一件真正想做的事儿。一是因为那些年我和太太每年一次来冲绳度假,我们都觉得冲绳很好,二是因为我的爱好就是逛二手书店,每次看到店主他们好羡慕,感觉很自在。那就去冲绳开书店呗。你也知道,我们普通人的印象中,旧书店老板就在收银台后面抽着烟,摸一摸猫咪,等待客人就好。轻松。”店主水木茂回忆

除此之外,本周还重点推荐“1999 回忆录”系列的第一篇文章《20 年前的八卦、莽撞和自由,制造 20 年后的中国|1999 回忆录①》

系列的缘起来自我们如今知道的一个现状:中国商业今天的格局基本上被 20 年前成立的企业塑造了。那 20 年前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我们采访了几位最早的互联网记录者,希望通过他们还原那个时代。他们中有人把它比作伍德斯托克,有人回忆起从未有过的自由、无限制的环境,有人赞美财富的积累有了全新的方式。但也有人认为,如今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在当时都觉得稀松平常;那些后来成为创业英雄和财富榜样的人,就是身边的普通人,那会儿你根本无法一眼认出他们来。

第一篇的主角是洪波(又名 keso),他是一个资深互联网观察者。1994 年,他拥有第一台个人电脑,1996 年开始上网。1998 年在个人网站“中国下载”设专栏 “keso 乱弹”,对软件和互联网行业发表看法。在 DoNews 上的博客“对牛乱弹琴”有很大影响力,目前在公众号 “keso 怎么看”继续互联网观察。

“和那之后的互联网创业者相比,第一代互联网公司的气质性格也非常不一样。当时大家说,互联网就像田园时代,那是互联网的田园牧歌。之后的互联网创业者就是找风口、抓机会,而不是说是我喜欢什么,我想做什么。我更喜欢原创的、在没有找到退路时就冲进来的那个人,而不是觉得这里边存在着大量的机会、可以融到资的时候才进来的人。前者最关键的是得相信自己做的这件事是有价值的。马化腾一开始就相信这件事有价值……只有腾讯一直在坚持,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他坚持做,一直做到大家都看好了,再做就没有机会了。”洪波回忆

20 年前不只是中国互联网创业的开始。对于独立剧场导演田戈兵来说,这也是他和剧场正式连结的开端。

回顾这 20 年的变化,田戈兵说了很多有意思的话,比如下面两段

“这 20 年的经验,让我明白,人和人之间的界限并不是语言,其实审美上的距离才是难以逾越的。有时候跟一个使用相同语言的人反而没法沟通,尤其在剧场工作中,这种无法沟通几乎随时随地。即使是兄弟姐妹,审美上的差异却可能千山万水,某种意义上,审美把大家分成了不同国家。”

“20 年的变化就是——所谓的‘独立剧场’在 90 年代更强调一些,那个时候比较清晰,‘独立’相对于体制,体制内或者是体制外就是这样的关系。但这些年体制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改变……也有了商业的机制……现在的这一代做剧场的人,从 80 后到 90 后,他们的独立意识不是很强了。他们有些更希望进入一个体制,因为整个环境也不一样,独立对他们来说代价比较大,他们难以承受这种东西。”

的确,独立对现在剧团的代价太大了。广州本土剧团“有弯有直”的关闭某种程度上就是又一个例子。 1 月 5 日晚,这个剧团举行了最后一场演出,我们记录了全过程

2017 年 12 月 1 日,“有弯有直”剧团在西瓜剧场公演后,剧团发现想要找到一间剧场变得不那么容易,只能改到舞蹈室之类的场地演出。出生在 1994 年的剧团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小唐称,从剧场方面得到的消息是,剧团名称“有弯有直”是他们遭遇阻力的原因。至于怎么理解“有弯有直”,创始人之一钟十二说,它可以指人的性向,人人都有爱的权利,也可以指人生的路有弯有直。

当然,对于“独立”一词的理解,在不同的人那里也会存在差异。艺术家是不是必须独立?独立的艺术家的创作才是好的创作吗?至少在村上隆那里,他从不避谈商业,似乎也不认为商业对艺术有损伤的可能

他出过一本絮絮叨叨的书,名为《艺术创业论》,其中一节就叫“为什么我的画能卖一亿”;他认可媒体炒作的价值,鼓励年轻一代认清“艺术的顾客是极奢华的有钱人”,哪怕对方是俄罗斯的黑金,只要是国际潮流,就必须投入其中;他说价格才是可靠的评价标准,娱乐如是,艺术亦如是……

还有一些东西值得关注:

人类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地球的面貌。三个世纪以前,人类大概仅占用了地球土地资源的 5%。一篇发表在《全球变化生物学》上的最新研究显示,地球高达 95%的陆地表面都有人为改造的迹象,其中 84% 存在多种人为介入源,这远低于先前同类研究估计的 19%。

科学家观测到 15 亿光年外的快速射电暴,依然不知从何而来。可能是中子星的强大磁场快速旋转产生的,也可能是黑洞或高密度中子星的相撞融合产生的,或者是外星人的不经意泄露。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这也许是对“人类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地球的面貌”的回应吧。

学前教育在各国越来越被重视,但不少地方得付出高额成本。但丹麦或许是个好榜样,丹麦人不会因为想争取更好的托儿所花上大把钞票,那是因为在自家附近的公立机构的教育水平就足够好了。

在食品消费方面,“蛋白质”成为了近年的热词。《卫报》一篇文章分析了目前“蛋白质狂热”的原因与后果,认为这种现象的起因本质上源于人们对食品中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质疑、以及为了健康寻求更安全的食物诉求,背后是当前发达国家饮食结构的复杂问题。这带来的结果可能和它的出发点一样,是营养不均衡带来的隐患。

2018 年年末,华盛顿大学的医学人员根据现有的数据,评估了最新的罹患中风的风险。到 2016 年,全球范围内成年人中风终生风险为 24.9%,较 1990 年上升大约 2 个百分点。综合所有数据,中国成为全球中风风险最高的国家,风险达到 39.3%。而中国男性成为最高危人群,中风风险为 41.1%,中国女性中风风险为 36.7%。

泰国曼谷将举办 LGBTQ 艺术展,这是亚洲规模最大的同类展览。展期为 2019 年 11 月 23 日至 2020 年 3 月 1 日。主办方相信艺术可以对政策和公众意见间的分歧发挥弥合作用。另外,还有一个展有机会也可以去看。大英博物馆将于 4 月 11 日至 7 月 21 日展出《爱德华·蒙克:爱与忧虑》展览,这是 45 年来英国最大的一次蒙克版画展。

最后,想再回到书,推荐我们每周六更新的专栏《万物简史》

这个专栏的负责人是苏琦,他读过很多书,关注历史、经济和政治等方面的话题,自觉比较了解这个世界。这周更新文章推荐的书叫《海德格尔的危机:纳粹德国的哲学与政治》

周末愉快!祝没抢到回家票的接下来都会顺利抢到票!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