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还有 10 年,中国人口就不会再增长了 | 好奇心小数据

韩方航2019-01-04 18:53:50

比之前预计的要更悲观一些

长期以来,人们所接受的大规模宣传使人产生了这样一种思维定势。中国人口过多,而社会发展速度不足以养活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以过上更好生活的名义,人们接受了少生育几个子女的习惯。然而,就在计划生育被写入宪法之后不到 40 年时间,中国人所需要担忧的问题就从人口太多变成了人口太少。

1 月 3 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则进一步提醒人们,距离中国人口总量减少,或许只剩下不到 10 年的时间。

这并非是第一次有类似的警告出现。2015 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就指出,中国人口将在 2030 年前后出现峰值,此后就将逐渐下滑,到 2050 年中国总人口或在 13.64 亿人左右,而到 2100 年会进一步下降到 10.2 亿人左右。

社科院此次的报告基本沿用了联合国的测算方式,根据总和生育率(每个育龄妇女在此期间平均生育数量)进行计算。他们设想了两种情况。如果在未来几十年,中国总和生育率有所回升,中国人口将在 2029 年达到峰值 14.42 亿,并在 2065 年回落至 1996 年的人口规模。而如果总和生育率保持在 1.6 左右,那么从 2027 年开始,中国人口总量就会开始减少,而 2065 年的人口数量将会在大约 11.72 亿人。

如果没有新的奖励生育政策出台的话,那么后一种假设很可能就将是中国的未来,因为 1.6 左右的总和生育率相对更符合当下社会的情况。在全面开放二胎之后,中国在 2016 年的总和生育率大约为 1.62 。统计局原本预测 2017 年的新生儿数量会达到 2032 万,但实际数字仅为 1723 万人,甚至却要略低于 2016 年。

2018 年的新生儿数量暂未公布,但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则表示,“2018 年部分省市出生人口数量下降 20%,若此结果适用全国,我国新生儿人口或不到 1400 万。”而由此计算来的总和生育率数字将会进一步下滑到 1.37 。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人口减少会对中国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过去 40 年,人口红利一直是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这指的是从 1950 年代到 1970 年代,中国有一段时期,总和生育率平均可以达到 5 左右。新生儿大量增加,并在改革开放以后逐渐成为劳动力的主要来源,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

此外,又因为这一代人没有过于沉重的赡养老人的责任,他们储蓄的习惯为中国过去 40 年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巨额的资本积累,使得金融机构能够为商业的发展提供资本。这也是人口红利在中国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作用。

关于人口红利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不同的学者有过不同的计算。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均 GDP 增长率中有 27% 的贡献来自人口红利。但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王丰与夏威夷大学教授安德鲁·梅森的联合研究认为,这个数字应该只有 15% 左右。

随着中国将在 2020 年代末进入人口减少的阶段,中国享有了几十年的人口红利期也将逐渐消失。新生人数量减少,而上一代人也将逐渐步入老年。由于人们的劳动效率目前已经进入了一个增长相对停滞的时期,劳动力在绝对数量上的下降,意味着中国创造财富的能力也会有所下降。

如果我们假设 20-54 岁的人群是劳动者(也可以称为生产者),其余是消费者,中国大约从 1990 年代左右开始,劳动者多于消费者,社会负担轻,人口红利显著,直到 2015 年见顶。

有经济学者将中国面临的人口情况与日本作比。“以日本为例,日本落入失去 30 年的陷阱固然与 1980 年代日本政府一系列错误决策相关,但日本人口红利减少也是经济难以重现高增长的原因之一。”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人口红利的消失会导致经济增长速度放缓。”

而从更人道主义的层面来说,进入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也可能会加重身处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所需要承担的负累。

老人们目前的生活都仰赖于中国的养老金体系进行支付。养老金体系在现行体制下,仍然以现收现付体系为主。正在工作的人每月缴纳养老金,而这一部分缴纳的资金通过统一管理的养老金账户,支付给已经退休的老人。从资金流转的角度上来说,可以理解为年轻人在供养老人们的退休生活。

老人越来越多,年轻人越来越少,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养老金可能入不敷出。根据人社部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年度发展报告 2016》,支付能力最强的广东省可以支付 55.7 个月的养老金,而黑龙江养老保险的累积结余为 -232 亿元。这意味着黑龙江必须依靠全国财政的转移支付,才能向居民提供养老金。

国泰君安证券的研究报告则指出,在不考虑财政补贴或基金存量的情况下,2020 年将出现 1.1 万亿的养老金缺口。如果考虑动用养老金存量资金,现有的养老基金也将在 2022 年穿底。

国务院新闻办在 2017 年发布的《中国的人力资源白皮书》中指出,到 2035 年中国可能出现每两位纳税人供养一名养老金领取者的情况。而在当下的全球范围内,也只有法国、新加坡这样的发达国家才会达到这一水平。

老龄化社会的压力最终会分摊到社会的每一个成员身上。而供养老人的经济负担也会转化成为人们的精神压力。中国未来是否会变成日本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口中所说的“低欲望社会”,现在判断或许还为时过早,但改革开放以来绵延了几十年的乐观和积极,现在是越来越难以感受到了。


制图 / 冯秀霞

题图 / 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