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卡洛斯·戈恩沉浮录:一个横跨大洲的汽车帝国掌控者,如何崛起,又如何折戟?

商业

卡洛斯·戈恩沉浮录:一个横跨大洲的汽车帝国掌控者,如何崛起,又如何折戟?

Amy Chozick and Motoko Rich2019-01-04 06:59:23

本世纪初期,戈恩担任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掌门人,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同时担任两家世界 500 强公司 CEO 的人。即便不知道怎么读他的名字,你也一定知道他所执掌公司制造的产品。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感到身心俱疲。他执掌着一个横跨数个大洲的汽车帝国,全盘操控日本日产公司(Nissan)、法国雷诺公司(Renault)和日本三菱公司(Mitsubishi)。现年 64 岁的他已然不能像以往那样迅速地从时差的影响中恢复过来,褪黑素已经不能帮他顺利入睡:失眠时,他喜欢在深更半夜给孩子们打电话,或者一个人在东京和巴黎居住的社区附近长时间散步。他打算近期就退休,不再过着乘坐公务机——这架奢华飞机的全部开销都由日产公司买单——频繁出差的劳累生活。

去年 11 月的感恩节假期之前,戈恩动身前往东京。他计划与最小的女儿和她的男友见面,然后参加董事会会议。他的飞机将在当地时间下午四点降落在日本羽田机场。

玛雅·戈恩(Maya Ghosn)今年 26 岁,童年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日本度过。她想带男友帕特里克(Patrick)去参观她在日本最喜欢去的地方。带男友回家是一种普通而常见的“成人仪式”,但是在戈恩家族中,这却是一件尤其令人生畏的事情。毕竟她的爸爸是全世界最传奇、最无情的公司高管之一,是一个在全球商界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玛雅在“数寄屋桥次郎”餐厅定了晚上七点半的位置。这是一家米其林星级寿司店,隐藏在东京银座的一个地下室中。

在黎巴嫩贝鲁特的停机坪上等待飞机起飞时,戈恩打开手机上的 WhatsApp,在和四个孩子组成的群聊中写下一句话:“马上飞赴东京!爱你们!”这个群聊名叫“戈恩的游戏”(Game of Ghosns),灵感来源于戈恩最喜欢的电视剧——讲述各大家族之间纷争的血腥暴力 HBO 美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消息发出去时,戈恩的飞机已经冲上了云霄。

然而,戈恩却没能和玛雅共进晚餐。

去年 11 月 19 日,戈恩乘坐的湾流公务机抵达日本。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迅速将飞机包围,宣布以涉嫌少申报在日产公司获得数百万美元劳动报酬的名义将戈恩逮捕。

此时,玛雅还在公司为父亲准备的公寓里苦苦等候。约定的见面时间已过,但戈恩还是没有现身。玛雅随即给长期在日产公司给父亲开车的司机去电询问。这位司机信誓旦旦地表示,戈恩的飞机可能延误了。随后,玛雅给父亲发消息说:“嘿,刚听说你的飞机延误了。降落后告诉我一下,我很担心你。”

戈恩的女儿们后来表示,她们怀疑父亲被捕是日产公司内部叛乱导致的结果。)

因为时差影响,玛雅感到非常疲惫,她决定小睡一会。后来,男友帕特里克看到关于戈恩被捕的推文后叫醒了她。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当时非常震惊。”

几分钟后,门铃大作。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日本男人脱下鞋子,走进这个有着两个卧室的公寓,将一张用英语写成的简短通知放在玛雅面前。

玛雅回忆通知上的内容时说:“您的父亲面临指控。东京法官已经批准我们对这栋公寓展开搜查。我们需要一位见证人。谢谢您的配合。”

随后,15 名同样身着西装的男子鱼贯而入。他们将前门锁好,告诉玛雅说自己是东京的检察官。他们要求玛雅和男友不得使用手机,还表示可能会对公寓进行监听。搜查过程中,检察官们在戈恩的抽屉里翻来翻去,研究他的家庭照片、玛雅高中一年级的成绩单、私人书信以及离婚文件。

戈恩有四个女儿,图中为他和女儿玛雅(中间)、纳丁(Nadine)的合影。玛雅·戈恩说,当东京地方检察官来父亲公司购买的公寓搜查时,自己“内心在不停地颤抖”。图片由戈恩家族提供

玛雅说:“我想要爸爸知道,在这种局面下,我表现得礼貌而成熟。我不想给东京地方检察官们任何机会,让我们能够因为我眼神中的一丝丝绝望情绪而感到心满意足。但是,我的内心在不停地颤抖。我都站不住,不得不倚在墙边。”

搜查了整整六个半小时后,检察官们才离开。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

因为担心彼此之间的对话会被录音,玛雅和男友走进卫生间。他们穿戴整齐地钻进淋浴间,打开水龙头,然后小声讨论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另外玛雅还给姐姐们打了电话,想要她们帮忙弄清日本错综复杂的法律体系中究竟有着哪些具体规定。

日本当局禁止玛雅与父亲联系。她只好在公寓里等了接近两天时间。两天后,一位为戈恩家族服务的美国律师打来电话。

“律师明确表示我们要尽快离开日本,以免当局用扣留或者询问我们的方式对爸爸施压。”她说,“所以,我们立即乘坐最近的一班飞机离开了。”

高高在上的人

没人想到卡洛斯·戈恩本能在日本取得成功,但他同样也没想到自己最终会以这样的方式一败涂地。他第一次登上新闻头条是 1999 年:当时,在巴西出生、在黎巴嫩和法国接受教育的工程师戈恩以一副傲慢无礼的态势登台亮相。他戴着墨镜,身穿细条纹西服,打算在日本这个以不信任外来者出名的国家推行美式改革,对濒临破产的日产公司进行重组改造。戈恩接手时,以汽车制造为主业的日产公司背负 350 亿美元巨债,旗下有大量签订终身雇佣合同的员工。日产公司制造的汽车不受欢迎,连前去汽车租赁公司租车的用户都不想使用日产的产品。

当年戈恩只有 45 岁,担任法国雷诺集团的副总裁。他带领原本只是业界二流的雷诺公司扭亏为盈后,随后斥资 54 亿美元购买了日产公司 36.8 %的股份。

时任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首席汽车分析师的约翰·卡萨蒂(John Casesa)给戈恩提出建议:与其在东京买房,不如直接租房住。

卡萨蒂说:“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戈恩会失败。日产公司不值得拯救,也没人能够救得了他们。”

时任通用汽车公司副主席的鲍勃·卢茨(Bob Lutz)非常喜欢对外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这样评价雷诺和日产的交易:“雷诺公司就是用 50 亿美元买一艘游艇并让它在大海中沉没,结局都比与日产结盟要好。”

但是有着冷峻眉峰的戈恩高傲自信,没有被外界的负面评论所吓倒。他上任后关闭工厂,削减供应商,裁撤 14 %的员工,加大对研发设计的投入。六年后,日产成功超越本田汽车公司,一跃成为日本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同时,日产的市值达到六年前的五倍,营业毛利率达到六年前的十倍。天籁轿车(Altima)、泰坦皮卡(Titan)和楼兰 SUV(Murano)让日产跻身美国市场,成为销量排名靠前的大厂商——此前,华尔街认为日产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

本世纪初期,戈恩担任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掌门人,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同时担任两家世界 500 强公司 CEO 的人。即便不知道怎么读他的名字,你也一定知道他所执掌公司制造的产品。

戈恩与日本明仁天皇握手。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至少在日本,这个高深莫测 gaijin(外人,日本人对外国人的称呼)取得了只有少数公司高管才能享有的社会地位和名望,与史蒂夫·乔布斯、沃伦·巴菲特和埃隆·马斯克齐名。狗仔队关注他生活的每一个细节,粉丝做梦都想得到他的签名。日本商界更是掀起一股模仿戈恩的潮流,很多商人四处打听戈恩的长方形墨镜和定制西装是在哪里买到的。

2004 年,明仁天皇为戈恩颁发蓝绶褒章(Blue Ribbon Medal),表彰他在日产公司做出的卓越贡献。戈恩因此成为首位获得这个荣誉的外国人。日本推出了一本名为《卡洛斯·戈恩真实故事》(The True Story of Carlos Ghosn)的漫画,赞颂这位来自遥远国度的神秘英雄。黎巴嫩更是将戈登的头像印上了邮票

日产公司有很多人为公司恢复元气而感到高兴,但也有不少人对戈恩的名气不屑一顾。

最开始,日本政界和商界都对戈恩表示出不信任。受历史因素的影响,日本人对外来者给日本准社会主义企业文化带来资本主义自由市场改造的做法非常抵触和反感。

一位退休的日产公司高管在接受《新闻周刊》(Newsweek采访时表示:“二战结束后,麦克阿瑟来到日本。日本人屈服于他的统治。”

参观工厂车间时,戈恩换上了白色的连衣裤。但在镜头之外的日常工作期间,他引人注目——有人称之为专横独裁——的作风与谦虚的日本文化格格不入。2004 年,戈恩驾驶保时捷在东京的六本木地区(Roppongi,富有的外国人常居于此)与一辆摩托车发生剐蹭。摩托车上的一对夫妇因此受了轻伤。日本媒体对戈恩展开攻击,埋怨他开的不是日产公司的汽车。

此后,因激进的裁员举措(总计裁撤 2.1 万人)而获得“成本杀手”(Le Cost Killer)称号的戈恩率领日产公司斥资超过 2 亿美元,拿下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赞助商的席位,还亲自参与了奥运圣火的传递活动。他在全世界各地由日产公司支付购买的房产之间来回穿梭。2017 年,他以 88.8 万美元的价格雇佣一位黎巴嫩的艺术家朋友创作名为《创新之轮》(Wheels of Innovation)的雕塑,专门摆放在日产公司横滨总部的入口处。

2002 年至 2005 年间供职于日产公司财务部门的石野祐一(Yuichi Ishino)表示:“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没有人敢发表任何与他相左的意见。”

戈恩的薪水问题引发了最多的争议。

日本的上班族在会社(即公司)里埋头苦干,主要动力有两个:集体荣誉感和工资报酬。2017 年,戈恩的薪酬为 1690 万美元(雷诺支付 840 万美元,日产支付 650 万美元,三菱支付200万美元)。这几乎是全世界最大汽车制造商丰田公司董事长的 11 倍。不过,戈恩的收入水平还是比通用汽车的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Mary Barra)要低,后者在 2017 年共有 2196 万美元入账。

2008 年,日本法律开始要求各大公司在年度报告中披露董事的收入水平。同年,日产公司股东投票决定为董事会成员工资设定年度上限:所有董事会成员的年薪总和不得超过 2700 万美元。

此后,戈恩一直对外抱怨称自己所得的报酬太低。他不断指示日产公司公布背景材料,提醒投资人和新闻媒体他的收入比其他全球性汽车制造商 CEO 要少很多。

去年 6 月举行的日产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戈恩不断强调日产公司薪酬政策的“设计目的是为了鼓励员工好好表现,吸引、提拔和留住汽车行业最优秀的管理人才”。他还补充道,虽然想要以“有竞争力”的薪水奖励高级管理人员的付出,但公司仍旧坚持采用“严格守法的财务制度”。

同月,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问他是否薪酬过高。戈恩笑着回答说:“没有任何一个 CEO 会承认自己拿的薪水过高。”

他的厚颜无耻令日产公司员工和日本社会感到愤怒不已。

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的管理学教授桑福德·雅各比(Sanford M. Jacoby)专门研究日本企业文化。他说:“即便成长成为全球性跨国公司,一家公司依旧会受到母公司起源国和总部所在地的文化影响。”在他看来,日本人更看重“平等的管理政策、薪酬政策和其他因素”。

在法国,雷诺公司(法国政府持有 15% 的股份)的股东也对戈恩的薪酬颇有微词。法国投资咨询公司 Proxinvest 的负责人皮埃尔-亨利·勒罗伊(Pierre-Henri Leroy)表示:“如果一个人的收入比他公司员工最低收入的 240 倍还多,那他一定处于失控状态。”

去年 10 月,来自日产公司内部的检举者称自己手中握有证据,能够证明戈恩一直指使格雷格·凯利(Greg Kelly,戈恩的头号亲信,日产公司董事会成员)和他在日产公司里的一小群密友用一明一暗两套薪酬制度隐瞒真实收入。

2018 年 11 月 19 日,日产社长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出席记者会,他将暂时接任戈恩的职位。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一位熟悉日产公司内部调查的人士表示,一部分薪酬是每年支付给戈恩的,并且会在公司的年度报告和提交证券监管机构的文件中披露。另一部分薪酬经过特殊设计,将在戈恩离开日产公司后发放给他。检举者将证据发给担任日产公司 CEO 的西川广人和一位内部审计员。

一位熟悉日产公司内部调查的人士表示,该公司向东京地方检察官报案,称戈恩与曾经担任人力资源部门主管的凯利直接合作,隐瞒了 2009 年至 2017 年间的部分收入。日产公司在内部调查中发现,戈恩未申报的主要是已经确认将会发放,但目前处于推迟发放状态的薪酬。而且,这些收入均未在提交给证券监管机构的文件中披露。

日产公司还告诉检察官,他们有证据能够证明戈恩和凯利制定了一套方案,计划在今后以现金和其他金融工具再向戈恩支付 1.24 亿美元。这笔钱中的一部分是戈恩未来担任日产公司顾问的咨询费。

担任日产公司高管的哈里·纳达(Hari Nada)是凯利的密友,他专门派一架私人飞机将凯利从美国纳什维尔接到东京,准备参加戈恩此次回日本原计划出席的董事会。戈恩被捕后数个小时,凯利也锒铛入狱。凯利的家人表示,纳达曾经答应凯利说他能在感恩节之前回到纳什维尔,及时赶上原定于 12 月初进行的颈部手术。

凯利家人针对纳达的行为做出声明,而日产公司表示不予置评。《纽约时报》记者希望通过电话采访纳达,但他一直没有接听。

凯利的家人一直强调他身体健康情况欠佳,还为他缴纳了 7000 万日元(约合 64 万美元)的保释金。去年圣诞节当天,他终于被日本当局释放。凯利在纳什维尔雇佣的律师小奥布里·哈韦尔(Aubrey Harwell Jr)表示,他的客户没有做过任何不当的行为。哈韦尔说:“凯利和戈恩就合法推迟发放薪酬的多种方式进行过讨论。”

戈恩、凯利和日产公司均因涉嫌违反与财务申报有关法律规定而面临东京地检的指控。日产公司董事会已经解除戈恩和凯利代表董事的职务,他们不再有权签署公司文件。

戈恩被捕 32 天后,保释成功的曙光似乎就在眼前。然而此时,日本当局宣布以新的罪名对他进行再次逮捕:2008 年金融危机时,他涉嫌暂时挪用日产账面资金来弥补因私人投资所蒙受的损失。上周一,东京法庭宣布将他的拘留期延长至本月 11 日。

戈恩涉嫌确保自己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欺骗监管机构,而这种做法与日本的文化规范背道而驰。在日本,民众倾向于原谅高管看似是为了保护公司利益而犯罪的公司丑闻。

静冈大学(University of Shizuoka)管理和信息学院主任、教授竹下诚士郎(Seijiro Takeshita)表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日本社会达成了共识。大家普遍觉得可以原谅高管为了保护公司利益而实施犯罪行为。”

经济学家杰斯珀·科尔(Jesper Koll)在日本工作了数十年,目前担任东京 WisdomTree 投资公司总裁。他说:“私欲膨胀是日本人不想看到,也永远不会原谅的事。”

世界的陨落

戈恩被捕后不久,长期为戈恩开车的司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戈恩被日本当局扣留后的第二天,司机曾告诉戈恩的女儿说有关部门在东京找到了他的车。检察官将车内的皮革座椅撕成碎片,结果只发现了几粒猫粮。

戈恩被捕当日,他的幕僚长弗雷德里克·勒·格雷韦斯(Frédérique Le Greves)抵达东京。一位和戈恩家族关系亲近的消息人士透露说,格雷韦斯没有就此事发表任何声明,知道戈恩被捕后不久便立即动身返回法国。

众人的沉默给这出公司内部纷争引起的大戏增添了不少曲折的情节。一位接近戈恩家族的人士开始将这出大戏称为“世界的陨落”(As the World Ghosns)。

根据日本法律规定,只有戈恩的日本律师和来自法国、巴西、黎巴嫩驻日大使馆的代表才能与他见面或者交流。

戈恩的盟友将他的被捕(目前尚不清楚保释的可能性)视为日产公司,甚至是整个日本社会对外国敌人的报复之举。戈恩住在一间长约 4.8 米,宽约 3 米的监狱内,室内配有榻榻米垫和马桶。牢房里的灯全天候点亮。此前,这间牢房曾经囚禁过在 1995 年对东京地铁发动致命沙林毒气袭击的死刑犯

戈恩的遭遇让几位与在法国戈恩相识已久的老朋友感到挫败,对文化并不敏感的他们甚至使用了一些极端的比喻。两位戈恩的好友将日本当局此次精心策划的突袭抓捕行动比喻成 1941 年导致 2400 名美国人丧生的偷袭珍珠港事件。

去监狱探访过的人回来告诉戈恩的孩子们说,戈恩至少瘦了 18 斤。检察官每天都会对他进行审讯。各方多次要求狱方为他提供床垫,但均遭到拒绝。不过,一位黎巴嫩的外交官成功帮他争取到一张简易的小床和一些维他命 C 药片。

戈恩在监狱里看了许多书,其中包括佩玛·丘卓(Pema Chodron)的《当生命陷落时》(When Things Fall Apart)、杰克·康菲尔德(Jack Kornfield)的《就在此生》(Teachings of the Buddha)和柳原汉雅(Hanya Yanagihara)的黑暗小说《渺小一生》(A Little Life)。阅读书目反映出了戈恩的心理状态。除了书之外,他还想要其他东西,比如家庭照片、钢笔、信纸、牙线(玛雅说:“爸爸非常喜欢用牙线。”)和装满他最爱歌手菲尔·柯林斯(Phil Collins)音乐的 iPod Nano。但狱方拒绝了他的全部请求。

戈恩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商界,他们坚称戈恩之所以遭到当局苛刻严厉的对待,原因在于他是外国人。他们认为,检方提出的最新罪名起源于 2008 年发生的交易,这已经超出了日本法律对本国公民犯罪的追诉期。根据日本法律,本案涉及法规的追诉期与犯罪者的国籍无关,而是与犯罪者在日本境外逗留的时间长短有关。

戈恩的支持者还表示,高田公司(Takata)和东芝公司的日籍高管分别在 2014 年和 2015 年卷入重大的会计丑闻之中,但他们却没有“享受”到戈恩的苛刻待遇,也没有蹲过监狱。(2012 年,奥林巴斯的三名高管被扣押了将近 6 周时间,最终被判财务欺诈。但他们却没有入狱服刑。)

巴黎的银行家拉尔夫·贾扎尔(Ralph Jazzar)是戈恩的堂兄,他表示:“日本当局的举动很有策略性,这是一场政治斗争。”他还引用了一句法国谚语:“要想除掉一条大狗,就要假装这只狗得了瘟疫。”

戈恩和贾扎尔一同在贝鲁特的中产阶级社区里长大。6 岁那年,出生在里约热内卢的戈恩举家搬迁,在黎巴嫩籍父亲的带领下来到贝鲁特。

戈恩的姐姐克劳丁·比查拉·奥利维拉(Claudine Bichara de Oliveira)说,戈恩很小就被汽车所深深吸引。她还记得戈恩躺在家里汽车的后座上,“闭着眼睛,光听鸣笛声音就能猜出汽车的型号”。

长大后的戈恩离开黎巴嫩,前去巴黎久负盛名的国立圣路易中学(Lycee Saint-Louis)和巴黎综合理工大学(Ecole Polytechnique)学习。毕业后,他开始在米其林公司工作。

无论是在黎巴嫩还是法国,戈恩总是扮演野心勃勃外来者的角色。1989 年,英语日渐熟练的他前往美国工作,很快就升任米其林北美分部的 CEO。他让全家都搬到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维尔市(Greenville)。戈恩曾经驾车前去科罗拉多大峡谷、拉斯维加斯和洛杉矶游览,沿途还不忘研究分析全球最大轮胎市场(即美国轮胎市场——译注)的基本情况。

如果说哪个圈子最终能让戈恩感到如鱼得水,那一定是全球精英圈(global elite)。这个圈子由一小群首席执行官和身家亿万慈善家组成,他们在法国南部有游艇,每年都会受邀参加在瑞士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去年,彭博网站一篇新闻的标题就是“如果说有人堪比达沃斯,那他非卡洛斯·戈恩莫属”。在新妻子卡罗尔·纳哈斯(Carole Nahas)的劝说下,戈恩在 60 岁那年开始学习滑雪。

2018 年 11 月 8 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参观雷诺汽车工厂,戈恩发表讲话。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戈恩大胆无畏的全球化政策与目前这个不平等的时代和激进的孤立主义潮流相互抵触。2015 年,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批评戈恩,称他在雷诺领取的 800 万美元薪酬“实在太高”。一位了解日产公司内部调查情况的人透露,去年早些时候,该公司的一位审计员开始调查子公司为戈恩私人使用而购买的大量房产。

熟悉调查的人士表示,日产公司在内部调查中发现,他们在荷兰设立的子公司表面上将资金用于风险投资,实际上偷偷用这笔钱以公司名义购买和租赁房产,供戈恩在各地旅行时居住。日产为这家名为 Zi-A 的资本公司注资 7300 万欧元(目前约合 8300 万美元),而这家子公司的负责人正是凯利。

了解日产内部调查详情的认识透露,除了在高雅的巴黎十六区购买一栋 5400 平方英尺(约合 501 平方米)的大平层之外,Zi-A 公司还于 2011 年以 600 万美元的价格在里约买入一套公寓(戈恩家族原计划与戈恩身体不佳的母亲在这里共度去年的圣诞假期)。另外在 2012 年,Zi-A 公司还在贝鲁特一条绿树成荫的街道上买入一座浅橙色的宅邸,耗资 875 万美元。随后,他们又斥资 600 万美元对房子进行了翻修,并配备了全套的家具。

戈恩家族表示,日产公司此前就知道这些房产。戈恩的大女儿,今年 31 岁的卡洛琳·戈恩(Caroline Ghosn)接受采访时表示:“19 年来,日产公司一直把这些房产作为奖励,借此激励父亲发挥最大能力为公司服务。”

戈恩并未因任何与公司名下房产有关的非法行径遭到指控。卡洛琳·戈恩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日产公司和日本检察官希望用这些房产“把水搅浑”,借机营造对戈恩不利的公关危机。

日产公司拒绝对卡洛琳的表态发表言论。但一位熟悉公司内部调查进展的人表示,引起了内部审计人员注意的疑点有很多,买入房产而非投资与汽车有关创业公司的荷兰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他还告诉我们,日产公司并没有在贝鲁特开展实质性业务,但这里却存在以子公司名义购买的争议房产。

你最近这些年有什么贡献?

戈恩被捕的数小时后,在戈恩培养下成长起来的现任日产公司 CEO 的西川说:“不要把这件事看成一场政变。”

西川称他看到日产公司的内部调查结果后感到“深深的愤怒和失望”。但是密切关注日产公司的分析人士和投资人士均表示,该公司内存在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派系斗争。

公司内外都出现了批评的声音,人们纷纷质疑戈恩的光环是否已经褪去。近些年来,日产公司的销量增长放缓。戈恩通过运筹帷幄让公司起死回生,但这几年发展的势头却开始减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司前任高管表示,公司中弥漫着一种新的情绪:“戈恩,你最近这些年有什么贡献?”

2011 年,戈恩大张旗鼓地推出代号为 Power 88 的计划。执行到一半的时候,戈恩就清楚地知道公司不可能实现计划中各种野心勃勃的目标。他原希望日产公司能在开展业务的国家达到 8% 的利润率和 8% 的市场份额。经销商们因为亏损而叫苦不迭,而戈恩为实现运营目标而推行的大幅度优惠政策更是挤压了他们的利润空间。他们还抱怨日产公司将太多汽车卖给汽车租赁公司,而这些汽车最终会大量涌入二手车市场。

美国新泽西州一家连锁汽车经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卡拉夫(Steve Kalafer)说:“汽车租赁公司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处理手头的汽车,丝毫不顾及自身行为对市场造成的长期影响。”代理销售日产汽车 36 年后,卡拉夫选择在两年前卖掉了自己的代理权。他反对戈恩推行的政策。

戈恩的女儿们表示,戈恩已经在过去几年中开始慢慢培养继任者。他希望借此巩固自己的成果和政策,早日顺利退休。戈恩还努力推进他所谓的“重塑联盟”工作,想将日产和雷诺永久性联合在一起。最终他选择让密友西川广人接替自己担任 CEO。

此前担任雷诺公司设计部门负责人的帕特里克·勒奎蒙特(Patrick le Quément)这样评价西川:“他和卡洛斯·戈恩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很冷酷。”

戈恩想要让日产和雷诺的关系更加密切,甚至能够达到永久联合的状态。就在他努力为目标奋斗时,两家公司的关系却开始出现裂痕。三位日产公司的前管理人员透露,部分日产的高管、工程师和销售人员开始心生怨念,他们觉得让雷诺使用日产的技术成果、研发力量和品牌影响力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

法国人的看法则恰恰相反。他们指责戈恩偏爱日本和日产公司,阻碍雷诺公司在中国市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扩张,为日产公司在中国的发展扫清障碍。

勒奎蒙特说:“我们感觉戈恩在逃避我们。高层的很多决定都对雷诺发展不利。”

回答关于公司合并问题的记者提问时,日产公司的新闻发言人尼古拉斯·马克斯菲尔德(Nicholas Maxfield)说:“去年我们公布了为期六年的‘联盟 2022’(Alliance 2022)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的确是进一步提升成员公司在具体运营领域的协同增效效应,加强产业的聚合。”

戈恩的孩子说,随着日产公司内部的气氛日益紧张,戈恩开始着手准备退休。他说自己退休后想要教书和撰写历史书籍,还想学习吹奏古笛。图片由戈恩家族提供

随着日产公司内部的气氛日益紧张,戈恩开始着手准备退休。每逢失眠,他就去东京的街头长时间散步。闲逛途中,他总是遇到一位吹奏尺八(shakuhachi,一种在七世纪时由中国传入日本的五孔竹笛,管端开口以供吹奏)的老人。戈恩对孩子们说,自己退休后也想学吹尺八。作为一名痴迷拜占庭帝国的历史爱好者,他还想要撰写历史书籍,或者去大学里给 M.B.A. 项目的学生讲课。

2017 年下半年,日产因为长期安排不具备资质的技术人员参加车辆安全检验工作而备受批评,进而引发了随后的车辆召回和停产。坊间传闻称戈恩和西川之间的关系因此变得紧张。戈恩将全部责任全部甩给西川。按照日本社会传统,刚刚担任 CEO 不久的西川深深鞠躬以便歉意。面对问题不断的新闻媒体,他说:“日产公司犯下了不可宽恕的错误。”人们没有在道歉过程中看到戈恩的身影。

以前,卡洛琳和玛雅喜欢将日产戏称为家族中“占用父亲大量时间精力的第五个孩子”。在他们看来,西川在父亲被捕当晚发表的声明(这次没有深深鞠躬致歉)证明整个事件本质上与宫廷政变无异。

戈恩是一个目光长远的人,超乎常人的天赋让他能看清事态发展的每一个阶段。无论是与日本官僚主义打交道、对付法国的各个部长,还是参与设计中型尺寸的 SUV,戈恩都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让他的朋友和家人不明白的是,这样一个聪明的人,怎么会没有预料到如今的局面?他们推测说,也许是时差和每年长达 100 天的飞行时间让戈恩感到疲惫。另外,东京街头吹奏尺八的老人也让戈恩陷入对退休生活的畅想,从而放松了警惕。

戈恩的堂兄贾扎尔说,戈恩最终因为没有贯彻好“P.Y.A.”管理方法而败下阵来。所谓“P.Y.A”管理方法,指的就是保护好自己(Protect Your Ass)。

贾扎尔表示:“只有上帝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长题图版权:Kelsey Dake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