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英国国家档案馆最新文件解密,来看看一些珍贵史料

Palko Karasz2019-01-01 06:48:00

有关克林顿、曼德拉和一匹汗血马的往事重见天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英国公众每年都能接触到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最新解密的政府高层电报和敏感备忘录,人们可以一窥英国驻外办事处的内幕、政府大臣在页边空白处潦草写下的笔记,以及著名领导人之间的分歧。

有时候,公众还能读到关于一匹马的笔记。

上周五,英国国家档案馆公布了一批新的文件,其中大部分都来自 1994 年。文件显示,首相办公室曾对因特网的兴起感到焦虑。新解密的档案也包含撒切尔夫人对曼德拉的看法,以及一匹汗血马从土库曼斯坦来到伦敦的行程。

并非所有文件均在第一时间公之于众,但不少记者于 12 月早些时候就已对多数材料做了详析。

文件保密期满后,英国国家档案馆会定期公布这些尘封的档案。以下是今年解密的一些珍贵史料:

跟上克林顿夫妇的脚步

1994 年的多份内部备忘录主张让英国政府拥抱互联网,从而与比尔·克林顿领衔的美国政府保持同步,后者当年已经开始在网上发布公告。

据英国《卫报》报道,一位名为达米安·格林(Damian Green)的政府官员在一封写给英国首相约翰·梅杰(John Major)私人秘书的信中写道:“若将唐宁街 10 号连入互联网,我们就可以赶上白宫的脚步。克林顿/戈尔领导的政府采用了现代化的沟通方式,他们把这当做了一件大事。”

格林写道:“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用户会成为舆论的主导。可以想象,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也会加入网民的行列,告诉世人他属于新的一代。”格林提到的布莱尔即当时年轻的反对党领袖,他在下一届选举中当选了英国首相。

不久前,格林曾是现任首相特蕾莎·梅手下的重要助手。但在承认自己就工作电脑中藏有色情图片一事撒谎后,他于 2017 年宣布辞职

关于欧盟的公投

今年公布的几份文件都涉及英国与欧盟之间磕磕绊绊的关系,以及英国针对欧盟发展方向的质疑。

1994 年 12 月,梅杰领导的政府曾商讨是否就欧盟相关事宜举行全民公投,包括是否采用欧元作为唯一货币。(英国后来从未同意加入欧元区。)

据《卫报》报道,当时内阁会议的若干便条中写道:“不应该排除举行全民公投的可能性。”然而,部长们无法就公投问卷上的问题达成一致,并对欧盟事务的复杂程度表示失望。另一张便条上则抱怨说,欧盟之所以称为“欧盟”,其背后的原因“让人莫名其妙”(欧盟前身名为“欧洲共同体”[European Community],译注)。

档案中的信件往来则显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谈判期间,政府曾试图淡化当时身为上议院议员的撒切尔夫人的反欧言论。该条约为欧洲统一货币奠定了基础,并为欧盟成员国之间密切外交往来、加强防务合作打下了基石。

撒切尔夫人对曼德拉的印象

1990 年,撒切尔夫人的私人秘书在一份备忘录中描述了铁娘子与曼德拉第一次通话后,她对曼德拉的印象。

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期间的备忘录揭示了 1990 年代,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建立民主政府时期英国的外交政策。

在与南非解放运动领袖纳、以及后来的南非总统曼德拉首次通话后,撒切尔夫人感到颇为失望。据她的私人秘书在一份备忘录中所写,她认为曼德拉“思维似乎过于封闭”。

当时,曼德拉刚从南非监狱获释后不久,他在与欧洲各国首脑会晤后正准备前往加拿大。备忘录上显示,曼德拉在英国停留期间“出人意料地”联系了撒切尔夫人的私人秘书,并要求在最后时刻与首相会晤。

曼德拉敦促欧洲各国继续对南非实施经济制裁,从而向政府施加压力,进一步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然而,他未能与撒切尔夫人会面,而仅有了与她通话的机会。

一匹土库曼斯坦汗血马的赴英之旅

约翰·梅杰的私人秘书罗德里克·莱恩在外交部备忘录上草草写了一张便条。他说,土库曼斯坦一匹赠马赴英的故事“可以和果戈里的作品媲美”。

1994 年,土库曼斯坦总统萨帕尔穆拉特·尼亚佐夫赠与了英国首相梅杰一匹汗血马。《纽约时报》曾经形容这位土库曼斯坦总统“很喜欢马匹外交”。

一份从莫斯科发回的外交电报记录了这匹马途经俄罗斯前往英国的过程,反映了 1990 年代初期苏联式官僚机构的荒谬可笑。梅杰的私人秘书罗德里克·莱恩(Roderic Lyne)称,整个体制“可以和果戈里的作品媲美”,因俄国作家果戈里素以讽刺 150 年前该国的官僚主义而闻名。

1993 年,一份从英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发回的电报反映了俄罗斯官僚机构的荒谬可笑。

根据电报里的描述,莫斯科某海关的全体工作人员都在“一间迷宫似的大仓库里”玩扑克牌,“周围的货箱快堆到了天花板”。一位接待员想起了芬兰大使的鹦鹉的故事,眼泪几乎夺眶而出,而那只鹦鹉是该海关处理过的唯一一只动物。此外,还有一名官员拒绝在一节装满了马粪的货车车厢上贴海关贴纸。

电报还记录了汗血马坐火车途经前苏联时的许多生动细节。随马同行的几位马夫携带了“无数袋土豆、洋葱、胡萝卜,以及至少 200 只黄色的大瓜”,作为他们返回土库曼斯坦的路费。

1995 年,这匹名为“马克萨特”(Maksat)的汗血马最终抵达英国后,梅杰首相可能从未见到它的真容。他把马儿交给了英国女王的皇家骑兵团,后来它又被调到了威尔士。

2012 年,威尔士的马主洛娜·温-琼斯(Lorna Winn-Jones)在接受 Wales Online 网站采访时表示,马克萨特“依旧属于约翰·梅杰,因为这是送给他的礼物,只不过他一直没来探望过它”。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