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游戏

照搬舞蹈动作算不算侵权?《堡垒之夜》的案子谁也说不清

顾天鹂2018-12-27 17:14:37

单个动作不受版权法保护,但那已经是 40 年前的法律了

来自布鲁克林的嘻哈歌手 2 Milly 最近控告 Epic Games 照搬了自己的招牌舞蹈动作并以此盈利。他在 2015 年相当流行的一曲 Milly Rock 中创造了它,Fortnite 则在今年早些时候将其搬进游戏,作为第五季付费通行证里的新舞蹈动作(emote)“Swipe it”

“这个舞蹈是我的签名,” 原名为 Terrance Ferguson 的这位歌手告诉《滚石》,“我不在乎其他人在自己的视频里用它,但是我介意有人拿走了我创造的东西并以此盈利。”

来自 WSJ

Emote 是游戏最受欢迎的元素之一,也是它和线下联动最多的部分。知名动作被放进游戏、名人模仿游戏动作,形成了一种扩大品牌效应的良性循环。Emote 或是单独售卖,或是被包含在付费通行证里,“Swipe it” 就是后者。很难说 Fortnite 直接通过销售 “Swipe it” 盈利,但是它靠销售通行证每月最高进账超过 3 亿美元。

本月还有另外两起状告 Epic 的相似案例:演员 Alfonso Ribeiro 称自己的招牌动作 “The Carlton” 被 Fortnite 变成了名为 “Fresh” 的 emote;在 SNL 上为凯蒂·派瑞伴舞而成名的“背包小子” Russell Horning,他那段 “floss” 舞蹈也被 Epic 弄成了 emote,他的母亲在代表他起诉。

floss,来自 gifcat

所有三起案件都由一家事务所代理,起诉理由是版权和公开权侵犯。

Emote 的创造过程算不算侵权?单一的舞蹈动作是否受到版权法保护?这牵扯到了一系列复杂的问题,而相关法律已经很久没有更新。

如果 Epic 给 “Swipe it” 配上了原版音乐或是用到了 2 Milly 的肖像,那么侵权问题将没有争议。然而Epic 只拿走了一小段舞步,它比一个单一的动作要长,但似乎又没达到“编舞”的水准。

现行版权法下,单一的舞蹈动作不受保护,除非它是一系列的动作以至于构成了“编舞”,这一般是个主观评估,取决于动作的长度和其影响力。比如时长 2 小时的芭蕾舞《胡桃夹子》的原创编排无疑是受保护的。

《版权法案 1976》围绕“编舞”做了详细解释,但并不包括最近几十年人们所熟知的一些个人舞蹈动作。这个问题从没在法庭上讨论过,也并无判罚先例。

Verge 指出,这大概是有原因的——如果单独舞步受到版权保护,它可能会滋生一系列问题,街头的随意舞蹈或是社交网站上的玩闹视频都处在触犯法律的边缘。想象一下,要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基金会拥有“月球漫步”的版权,它完全有可能告遍所有复制这个动作的人。

那么单独舞步的小段组合该如何界定呢?什么情况下它可以被视为原创性的编舞作品?一部 40 年前通过的《版权法案》显然无法预见网络 meme、Fornite 的崛起和利用 Emote 盈利的新鲜手段,因而显得落后。不过,原告先去寻求对那段动作的版权登记是个值得鼓励的流程,它至少会是所属权的证明。

另外可能被质疑的是 Epic 将真人动作转化为 Emote 的流程。2 Milly 声称,Epic 是把视频原材料里的动作一帧帧转码复制下来。虽然这只是个怀疑,Epic 完全可以利用动画技术或是请专业舞蹈人员在绿幕前还原动作,但仍然被法律专家视为风险。

三起案件有所进展还要再等上数月,不过游戏界更迭迅速的盈利方式、利用公共表达/网络 meme 为自己积攒人气和利润的手段,是法律迟早需要覆盖到的新领域。

题图来自 Fortnit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