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心理学家埃莉诺·麦科比去世,她是性别研究领域的先驱

Katharine Q. Seelye2018-12-25 07:10:32

“她让我们更好地认识到女孩怎么会有女孩子气、男孩又怎么会拥有男孩子气。”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著名心理学家、性别研究领域的先驱埃莉诺·埃蒙斯·麦科比(Eleanor Emmons Maccoby)于当地时间 12 月 11 日在加州帕洛阿尔托一家老年社区里去世,享年 101 岁。她曾是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的第一位女性主任。

她的儿子马克(Mark)证实了她的死讯。据马克透露,母亲死于肺炎。

麦科比博士曾被列入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20 世纪百位杰出心理学家”名单,她在儿童发展和性别研究领域均有突破性的建树。她的研究课题相当广泛,涉及亲子关系、离婚对子女的影响等诸多方面。

但在她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贯穿始终的还是针对两性差异及其分化的研究。她的两本重要著作均以此为主题:1974 年出版的《两性差异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Sex Differences)以及 1998 年的《两种性别:分别成长,始终合一》(The Two Sexes: Growing Up Apart, Coming Together)。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荣誉教授约翰·弗拉维尔博士(John H. Flavell)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她让我们更好地认识到女孩怎么会有女孩子气、男孩又怎么会拥有男孩子气。”

它的成因相当复杂,涉及生物、认知和社会因素,也包括儿童互相学习的动态过程。

最初,麦科比博士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女权主义者。但渐渐地,她受到的轻慢开始让她警醒。比如在哈佛时,尽管自己是教师俱乐部的一员,她却不能从前门进入,因为前门是男性专属通道。

在 2013 年的一次视频采访中,被问及怎么会对性别问题感兴趣时,麦科比回答说:“因为我们是过来人。”

在斯坦福大学任教期间,她注意到科学文献对女性的评价都是负面的,或者干脆把她们排除在外。例如有一项研究指出,为了重获自由身,女囚犯比男囚犯更有可能出卖狱友。不过麦科比博士发现,有近 30 项研究对该结论提出了质疑,但均未获得发表,因为人们认为两性之间“不存在差异”的结论是没有价值的。

于是她和发展心理学家、性别研究领域的学者卡萝尔·纳吉·杰克林(Carol Nagy Jacklin)合著了《两性差异心理学》一书。这部里程碑式的著作长达 600 多页,在学界引起了极大震动。本书首次对文献做了大规模回顾,以探究男孩女孩之间所谓心理和社会差异是否确有其实。

她们发现,结论是两性之间存在极小差异的研究很少会有机会发表。而她们自己的调查表明,一些声称两性存在巨大差异、并已获得发表的研究往往无法得到复证。

她们在书中写道,比如“据说女孩通过死记硬背学习的效果最佳、男孩则最适合通过某种高级的推理法学习知识,这种结论显然缺乏依据。”

麦科比博士在 2009 年接受数字档案馆“心理学女权主义之声”(Psychology’s Feminist Voices)采访时表示:“这本书的结论、它的基本要点在于,我们眼中两性本质上的差异大部分都是误传。”

举例而言,人们普遍认为女孩更爱“社交”、容易受到他人影响,男孩则更擅长分析;此外据说女孩的自尊心较弱(不过两位研究者也承认,随着年龄增长,女孩确实会失去自信)。

她们发现,两性只在 4 个方面存在显著差异:女生的语言能力更强;男生特别擅长数学;男生的视觉灵敏度和空间感更强;他们的攻击性也较强。

麦科比博士于 1974 年与另一名心理学家兼学者合著了这本《两性差异心理学》,她们在书中首次大规模回顾了研究男孩女孩之间所谓差异的文献。

然而 20 多年后,麦科比博士认为即使两性间的心理差异相对较小(特别是在对男孩女孩单独展开研究的情况下),这种差异也在社会环境中被放大了,因为男孩倾向于和同性玩耍,女孩亦然。

她在《两种性别》一书中表示,这种自我隔离是不可避免的。她坚持认为,男生在群体中的刻板行为(打闹)与女生的日常活动(聊天)相去甚远,而这影响了两性成年后的互动。

麦科比博士在 2009 年接受“心理学女权主义之声”的采访中表示:“我原本以为性别并不重要,但后来我彻底改变了看法,性别真的非常重要。”

2011 年,她在斯坦福大学组织的口述历史访谈中提到,有位女同事一度建议她避免发表任何可能对女性不利的研究。但麦科比谢绝了她的好意,不论研究结果如何,她都决心公诸于世。

她回忆说,直到《两种性别》出版之前,“我一直是女权运动的宠儿,因为人们喜欢这种观点,认为两性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别。可我写了这本书之后,大家觉得我让他们失望了。”

1917 年 5 月 15 日,麦科比博士出生于华盛顿州塔科马市(Tacoma),原名维瓦·埃蒙斯(Viva Emmons)。很快她就改名为埃莉诺,因为原先的名字会和母亲“维瓦·梅·(约翰逊·)埃蒙斯”(Viva May [Johnson] Emmons)混淆。她的父亲尤金(Eugene)则是塔科马 Sash and Door 公司老板。

埃莉诺和她的三个姐妹在塔科马长大。1934 年美国经济大萧条期间,她从高中毕业,成了罗斯福新政的支持者。

她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里德学院(Reed College)学习了两年,之后转学到华盛顿大学就读。在那儿,她加入了优秀生联谊会,并结识了未来的丈夫内森·麦科比(Nathan Maccoby),后者也是一名心理学家。两人于 1938 年结婚(内森已于 1992 年去世)。

麦科比博士在密歇根大学获得了实验心理学硕士及博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著名心理学家 B·F·斯金纳(B. F. Skinner)的实验室开展了部分博士阶段研究。她于 1950 年至 1957 年间在哈佛大学任教,并从事研究工作,但她认为女性在哈佛很难有进一步发展。

麦考比博士在哈佛的前同事罗伯特·西尔斯(Robert Sears)成为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后,她和担任波士顿大学心理学系主任的丈夫一起转到了斯坦福。她曾在 1957 年与西尔斯合著过一本名为《育儿模式》(Patterns of Child Rearing)的著作。

她在辅导养育自己 3 个领养的孩子的同时,还独立撰写或与人合著了 11 本书,包括她在 99 岁高龄时写的一本回忆录,外加大量专著和论文。她于 1973 年至 1976 年担任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主任,也是第一位走上这一岗位的女性。用她的话来说,自己也是“第一个穿休闲裤而不是裙子教书的女性”。

她在口述历史中说,因为斯坦福很少有女性获得终身教职,所以她被“过度利用”了。校方委派她加入了许多校内委员会,包括一个负责裁决教工性骚扰案的委员会。

她说:“让我震惊的是,受指控的当事人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示好举动不受欢迎。他们有种自负心理,看到他们竭力维护自尊的样子真是太有意思了。”

麦科比博士加入的另一个委员会旨在帮助那些难以升职或加薪的杰出女性,而她本人就有过类似遭遇。有一次,学生拿到了教工工资记录,他们在抗议集会上公开了这些数据,并指出杰出的麦科比博士工资却在全校排名倒数。麦科比博士的儿子透露说,几个星期内,校方就给她的工资翻了倍。

1987 年,70 岁的麦科比博士按规定必须从斯坦福大学退休,但那时候她反而加快了写作与研究的步伐。1993 年,她当选为了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院士。

除了儿子外,麦科比博士身后还留下了两个女儿贾尼丝·卡迈克尔(Janice Carmichael)和萨拉·麦科比·布伦特(Sarah Maccoby Blunt)、她的两个姐妹海伦·巴克利(Helen Barclay)和琼·泰勒(Joan Taylor)、7 个孙辈以及 9 个曾孙辈。

被问及母亲长寿的秘诀时,马克·麦科比在电话采访中说,长寿和幽默感都是家族遗传。他回想起母亲过去经常会说:“早知道会活那么久,我就该好好照顾自己了!”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Linda Cicero/Stanford News Service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