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游戏

世界第二个游戏工会设英国分支,对抗加班和“有毒的”工作环境

顾天鹂2018-12-19 07:24:37

热爱这项工作并不代表应该被它榨干

“游戏产业被看做是一项‘爱好’产业,它好像是在说你已经足够‘幸运’了,居然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因此很多人都乐意付出一切踏入这行。”

游戏工会(Game Workers Unite)

在玩家看来,2018 年曝光的一些事件可能让他们对游戏业产生了新的认知。一些耳熟能详的工作室和大公司头一次和负面报道扯上联系,长时间加班、管理层遏制创新、性别歧视、无视最低工资标准等等。游戏业工作者的基本权利没有得到保障、因为自己的“爱好”而遭到剥削似乎是件广泛存在的事情。

陆续被曝出的一些知名的事件包括:

2018 年 1 月,三家法国媒体刊登了 Quantic Dream(《暴雨》、《底特律》)歧视、骚扰员工、恐同、加班过长的报道,创始人大卫·凯奇被指开不合适的种族玩笑、对女性行为不端。Quantic Dream 否认了指控并表示将诉诸法律

2 月,法国战略游戏公司 Eugen Systems 员工罢工,称公司违反劳动法,无视最低工资标准、拒绝履行合同义务、拒付加班工资。

3 月,Verge 曝光了 Telltale Games(《行尸走肉》、《权力的游戏》)“有毒的”管理层如何用无休止的加班把员工榨干。因为该工作室出品的是章回体游戏,这意味着游戏需要不断更新,因而加班永无尽头;高管独断专行,不听取他人意见,致使老员工流失。Telltale 在 9 月倒闭。

8 月,Kotaku 采访 28 位员工,刊长篇曝光 Riot(《英雄联盟》)公司内存在的严重性别歧视和所谓的“兄弟文化”,包括不尊重女员工、高层私传女员工照片等。Riot 的应对措施是在 PAX 游戏展上设立了只向女性和第三性开放的活动。

10 月,Vulture 的《荒野大镖客 2》特稿指出 R 星为了确保赶上发售日期,要求开发者每周工作 100 小时。虽然开发者之后修改了自己的声明,但也引起了业内外对加班文化的大讨论。批评者们说,不管如何,加班文化都不值得骄傲。

在此类事件频频被曝的 2018 年,游戏工会(Game Workers Unite)三月份在 GDC 成立似乎不是一个巧合。这是自法国游戏工会 2017 年成立后,世界上第二家游戏工会。虽然自称草根组织,但它和工会行使类似的职能,它致力于联合所有的亲工会者和游戏业内外人士,打造一个维护游戏从业人员基本权益的产业,培训尽可能多的人,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权利;提供组织训练,强化员工的谈判力量,提供法律援助,让他们在本地可以组织自己的团体向雇主提出诉求等。

自成立以来,GWU 已在美国和北欧 20 多个城市设立分支。工会的成立和 #Metoo 运动的持续发酵,一定程度上鼓励了通常保持沉默的从业人士发声,人们因而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压榨事件被公开。

GWU 16 日宣布成立英国分部,它将隶属于英国独立工作者联盟(The Independent Workers Union of Great Britain),帮助全世界范围内的独立开发者、公司员工、外包从业人员、一切过去/现在/未来从事游戏业的人(除了雇主),对抗“游戏业内广泛存在的剥削现象”,涉及议题包括多元性、加班补偿、零时工合同(zero-hours contract,指雇主可自由改变雇员工作时间)等。

分支创始人 Dec Peach 评论,“从我关注这个话题起,我就知道游戏从业人员被公认需要接受零时工合同、长期无偿加班,忍受工作环境中的性别歧视和恐同等等,这是他们为了在游戏业工作而付出的代价。现在我们成为了 IWGB 的一部分,便有了修理这个产业坏掉的一部分的工具。”

2016 年国际游戏开发者联合会(IGDA)的一项调查显示,51% 的游戏从业人员需要加班,44% 的人报告了长时间的加班,一周工作时间在 80 小时以上。这些加班多数时候是自愿的,因为人们往往为在自己热爱的行业里工作而兴奋,但是大约 5-6 年后,一些人会醒悟离开,去工作条件更好、工资更高的其他领域。

题图来自 Telltale Ga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