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受印度启发,新加坡人正在想办法终结对同性恋的禁令

Amy Qin2018-12-18 12:17:52

“印度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在某些方面比新加坡更加守旧。如果印度能够废除旧法,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新加坡电 — 在大英帝国统治下,各殖民地禁止同性性行为的法律往往非常相似,印度与新加坡甚至共享相同的法律条款码,分别是“377”与“377A”。

印度最高法院于今年秋天废除了一项殖民时代制定的律法,不再将同性性行为定为犯罪。远在 4023 公里外,时年 43 岁的新加坡人约翰逊·昂(Johnson Ong)将这一裁决视为行动号召。他在几天之内提交了文件,要求废除新加坡版本的禁令,并称这项禁令“荒谬专制,侵犯了人的尊严”。

“印度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在某些方面比新加坡更加守旧。”昂说,“如果印度能够废除旧法,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

自从印度法院做出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以来,前大英帝国领地的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印度的裁决不仅是全球同性恋权益运动的胜利,也是对长期以来限制人身自由的殖民法律的彻底否定。

在大约 70 个将同性性行为定为犯罪的国家中,有一半以上是英国前殖民地,他们从英国继承了这些法律。因为当时的《印度刑法》(Indian Penal Code)被视为其他殖民地的刑法典范,所以许多这些国家直接从中采纳了这些法律条款。

自英国人撤离殖民地到现在已经过几十年了,同性恋在英国也已经合法化,但是这些旧法仍然制约着前殖民地居民。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甚至在今年承认英国对此负有责任,称此类禁令“无论是在以前还是现在,都是错误的”。

约翰逊·昂提交了文件,要求废除新加坡同性性行为禁令。他表示:“印度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在某些方面比新加坡更加守旧,所以我想如果印度能够废除旧法,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图片版权:Ore Huiyi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印度的这一裁决为各地废除禁令活动注入了新的活力,一些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称这些禁令为“殖民后遗症”。

维权人士纷纷来到斯里兰卡,向成功打赢官司的印度律师寻求建议。肯尼亚试图废除本国禁令的政党受到印度方面的鼓励,也向高等法院提交了废法请求

自印度公布裁决结果后,新加坡国内要求废除禁令的呼声很高。新加坡是一个繁荣的城邦,但公民的政治生活却不活跃。该国资深外交官汤米(Tommy Koh)就印度的裁决发表评论,敦促同性恋群体“再做努力”。尽管此前的废法活动均告以失败告终,但维权人士因为这番言论受到了鼓舞,又发起新一轮的活动。

汤米的鼓舞性评论掀起了一波围绕“377A 条款”的讨论热潮。从 1938 年起到现在,这一条款很少被执行,它规定如果男子间有“任何严重猥亵行为”,涉事人员将被判处至多两年监禁,不过条款却对女性之间的性行为只字未提。

除了约翰逊对宪法提出质疑外,包括前司法部长和几名前外交官在内的 5 万多人共同签署了一份请愿书,敦促政府在新一轮刑法修正中废除“377A 条款”。不过政府没有同意。

尽管废法热潮逐渐消退,但维权派仍决心推动改革。

今年新加坡多次吸引全球目光。首先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于 6 月份在新加坡举行了峰会。后来,它又作为展示奢侈生活的大热影片——《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的拍摄地点引发了关注。

约翰内斯·哈迪(左)和格伦·戈伊发起了一项请愿活动,呼吁新加坡政府废除禁令,目前已有 5 万多人在请愿书上签名,但政府没有同意。图片版权:Ore Huiyi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全世界都认为新加坡是一个完美的现代化国家,这里不但生活水平高,而且政策超前。”协助发起请愿的电影及戏剧导演格伦·戈伊(Glen Goei)说,“但这只是新加坡给人的表面印象,人们看不到这个国家的阴暗面。”

保守派宗教团体一直带头反对废除禁令。今年 9 月,新加坡全国教堂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 of Singapore)代表本国 200 家教堂站出来支持禁令,称“同性恋生活方式不仅不利于个人,而且对家庭和整个社会都是有害的。”

一些新加坡人重申了其他老生常谈的观点,他们担心推翻这项禁令会威胁到“传统的家庭价值观”,从而引发“道德滑坡”。

益普索公共事务机构(Ipsos Public Affairs)是一家独立市场调查公司,他们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55% 的新加坡人支持刑法第 377A 条,只有 12% 的人表示反对。有关官员表示,禁令的废除与否要由社会各界共同商议。

去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在接受 BBC 采访时表示,这项法律目前仍然存在,但是“废除法令的呼声依然很高”。

他说:“在社会态度发生改变之前,我做好了接受这项法令的准备。”

活动人士称,对于一个以监控公民事务而闻名的政府来说,这并不常见。

和导演戈伊共同发起请愿的律师约翰内斯·哈迪(Johannes Hadi)说:“官员能说出‘由社会各界共同商议’这样的话是奇怪的。因为新加坡政府一直对公民事务持有控制权。他们总是引领事务发展方向,做他们认为符合国家利益的事情。”

2007 年,新加坡议会投票废除了刑法“377 条款”,该条款禁止成年人之间发生口交和肛交,但保留了“377A 条款”。

政府官员试图安抚同性恋者,提醒他们这条法律很少被引用。但是,当地非营利组织和采编人员多年来收集的证词显示,新加坡的同性恋者生活在阴影下,法律仅根据他们的身份就给他们贴上罪犯的标签。

新加坡民众普遍拥有强烈的孤独感。虽然他们对自己的多元文化社会感到自豪,但严格的媒体监控和“惩治煽动叛乱法案”却不鼓励谈论种族和宗教差异,更不用说同性恋问题了。

也有一些遭遇性侵犯、家庭暴力甚至强奸的受害者,因为害怕被起诉而选择不去报警。在公共场合以及工作场所,特别是在家庭生活中,每天都有大量歧视同性恋事件发生。

活动人士表示,禁止男性间性行为的做法,为歧视其他同性恋群体定下了基调。比如,法律禁止媒体对同性恋者进行正面描述。

2016 年,当地一家电视台因审查《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中的一个片段而受到批评。节目中,美国总统奥巴马称赞了主持人艾伦为支持同性恋权利运动而公开性取向一事。

“我认为,新加坡是世界上唯一试图隐瞒艾伦同性恋身份的国家。”当地同性恋权利组 Sayoni 的联合创始人让·钟(Jean Chong)开玩笑说。

即使在这种相对不利的环境中,同性恋者也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相对正常的生活。约翰逊是一名 DJ,同时经营着一家数字营销代理公司,他与一名厨师为伴。每到周末他们就会一块看电影。他们还在今年中秋节做了榴莲以及芋头月饼,并卖给了他们的朋友。

约翰逊说,只要“377A条款”还具有法律效应,作为一个同性恋生活在新加坡就像“站在活板门前却不敢进入”。

“你可以看到门的支撑杠杆,政府对你说,‘别担心,我们不会拉动它,门会一直开着’,但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请愿书没有能让政府采取行动,但约翰逊要求修改宪法一事仍悬而未决,预审会议定于明年 2 月 18 日举行。

活动人士认为,也许这一切事情中最愚蠢的地方在于,各国政府试图把同性恋和同性恋权利运动描绘成舶来品。去年,新加坡政府禁止外国参与和赞助一年一度的“粉点”(Pink Dot)同性恋骄傲集会。

但活动人士和历史学家都认为,这是对历史的重大误读。他们认为,新加坡和其他地方禁止同性性行为的殖民法律才应该被视为舶来品,因为这些法规源自英国律法。

斯里兰卡同性恋权益组织 Equal Ground 的创始人罗萨娜·弗拉梅雷·卡尔德拉(Rosanna Flamer-Caldera)说:“在殖民者传播基督教及维多利亚价值观之前,斯里兰卡一直是一个母系社会。如今,我们的政府却拥护英国律法,并称同性恋是西方舶来品。”

她补充说:“人们必须看清这其中的可笑之处。”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为 2017 年 7 月 1 日,新加坡举行一年一度的“粉点”集会。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