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实质性议题被留给2019,联合国气候大会取得有限成功

蒋亦凡2018-12-17 09:16:06

没有大惊喜,但所有人长出一口气。

12 月 15 日周六晚上 10 点(北京时间 16 日清晨 5 点),在波兰南部城市卡托维茨(Katowice)进行了两周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 24 次缔约国会议(简称“COP24”)终于落槌闭幕。近 200 个缔约国就一份旨在确保 2015 年《巴黎协定》原则实施的“规则书”文本达成共识。

在一个国际关系中多边主义原则频频受到挑战的年代,在两周的谈判一波三折之后,这个结果让人长出一口气。以至于在宣布规则书被通过后,来自波兰的大会主席站上桌子跳了下来,现场充满欢庆气氛。

大会最终落槌闭幕时的欢庆场面,来自 Flickr 用户 COP24 Official
大会最终落槌闭幕时的欢庆场面 ,来自 Flickr 用户 COP24 Official

在 2015 年这个时候在巴黎举行的气候大会,是联合国就气候变化谈了 21 年后,各国首次就加强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达成一致。各方同意追求在本世纪末将全球升温控制在比前工业化时期不高于 2°C,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追求 1.5°C 的目标。为此,各国须制订并报告自主减排目标,富国须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帮助其实现减排和适应气候变化,《协定》还对这些行动提出了透明度要求。

但是《巴黎协定》是一个制度框架,但它的落实需要一系列具体规则的支撑,而这正是卡托维茨磋商的目标。其中最核心的目标,是为各国报告温室气体排放和减排努力建立一套统一的、透明的准则。除此之外,很多人也期待各国能做出更具抱负的减排承诺,穷国则希望得到富国更加明确的资金支持承诺,议程中也包括为一个全球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制定规则。

但最终只有以上第一个目标得以完全实现,主要是因为中国在谈判后期同意放弃长期坚持的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采用两套不同的报告体系,改为一套全球统一的体系。有关加强减排抱负的决定,被留给了将于明年 9 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而关于建立全球碳交易市场规则的话题,则由于巴西在会议最后关头的反对,而被推迟到明年底在智利举行的下届缔约方会议(COP25)上讨论。穷国和气候脆弱国家关于增加资金可靠性的要求得到了一定的回应,尽管他们并不十分满意。

12 月 15 日大会现场,来自 Flickr 用户 COP24 Official

没有一方完全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但这恐怕正是任何多边主义方案的题中之意,因为它在各方利益间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平衡。

很多谈判参与者对最终能有个结果充满了喜悦。比如加拿大环境部长 Catherine McKenna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世界的政治景观已经改变,但是“你仍然能看到我们能在这里取得进展,我们能够讨论议题,我们能够达成方案。”

如果考虑到前几天会场中爆发的争斗,这种欣喜情绪就更加容易理解。

在谈判中段的 12 月 8 日,众多国家在全体会议上要求在规则书文本中使用“欢迎”(welcome)取代“注意到”(note),来表达对两个月前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1.5°C 特别报告》结论的态度。

该委员会是联合国旗下的气候变化科学评估机构。在 2015 年《巴黎协定》落槌的同时,各缔约方委托它就作为一个政治目标被提出来的那个“1.5°C”在科学上究竟意味着什么进行一个系统性的科学评估,评估结论就呈现在这份《1.5°C 特别报告》中。历时三年完成的报告指出,相比把升温控制在 2°C,实现 1.5°C 目标对缓和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珊瑚礁消亡、粮食减产、生物多样性消失都有重要意义。实现它的机会并不大,但仍然可能,为此世界必须实现“快速、深刻和史无前例的变革”,包括在 2030 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比 2010 年水平降低 45%,到 2050 年实现零净排放。

正当其他各国打算用“欢迎”一词来表达对报告的科学结论的充分接受的时候,沙特阿拉伯、美国、科威特和俄罗斯四个油气生产国反对使用这个词,而坚持维持原文的“注意到”。这反映了其担心充分接受报告结论,会使化石能源在未来陷入非常不利的政治处境。沙特甚至威胁阻挠之后的会谈。最后,这四国取得了胜利。规则书的最终措辞既不是“欢迎”,也不是“注意到”IPCC 报告结论,而是“欢迎”IPCC 报告的“及时完成”。不管怎样,谈判得以继续前进。

巴西的不满则爆发于大会原定的闭幕日 14 日,让磋商陷入另一场危机。巴西担心新的全球碳交易市场规则,会使其多年来积攒的减排额度(carbon credit)变得分文不值,因为其他国家质疑这些额度的可信度。最终这个问题被推迟到明年讨论。这场风波也让大会闭幕日时间延后了超过 24 小时。

在接近大会尾声的 13 日中午,马绍尔群岛等多个小岛屿和低地国家——也就是最容易受到气候灾害与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国家——紧急召开了一个发布会,多位代表情绪激昂地发表演说,敦促各国搁置差异,采取行动。因为对这些气候脆弱国来说,这关乎生死存亡。

在大会闭幕后,小岛屿国家联盟主席、马尔代夫环境部长 Amjad Abdulla 告诉媒体,他们对结果“不完全满意”,但这个共识是他们“可以先用起来的”。

有了规则是好的,但是如果没有实质行动,规则等于零。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政策和战略主任 Alden Meyer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世界上所有的协议文本都不会降低一个分子的碳排放。我们需要实际行动。”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因为担心会谈缺乏成果,三次抵达卡托维茨干预。明年 9 月,他将在纽约主持的气候峰会,将主要探讨今年遗留的减排抱负问题。在卡托维茨的谈判收官之际,他告诉媒体:“从现在开始,我的前五件要紧事是:抱负、抱负、抱负、抱负和抱负。”


题图来自 Flickr 用户 COP24 Official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