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游戏

游戏《地铁》的作者拒绝好莱坞将原作“美国化”,还谈了个中区别

顾天鹂2018-12-16 06:44:45

“充满乐观和喜剧元素的西方末世强调‘在丧尸之地抛开一切规则’,而苏式末世如此黑暗,是因为现实中的人们已经生活在丧尸之地”

《地铁》系列自 2010 年诞生以来就被视为一个优秀而独特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它改编自俄罗斯作家 Dmitry Glukhovsky 的同名小说,由乌克兰 4A 工作室开发,描述了近未来核战后,幸存的人类躲进莫斯科地铁站求生挣扎的故事。布满辐射尘的地表被变种生物占据,地铁站成为人类最后的聚集地,主角往来于地底车站和地表废墟,寻求拯救人类的契机。

米高梅在 2012 年购得了原作小说第一部《地铁 2033》的电影改编权,2016 年宣布改编项目进行中。但是作者 Glukhovsky 最近对媒体透露,他已经收回了改编权,因为编剧 F.Scott Frazier 试图将剧本“美国化”,包括把莫斯科背景搬到华盛顿,并将原作中的关键“怪物”角色“Dark Ones”替换成随便的怪物等。

“很多事情放在华盛顿背景下都是不成立的,” Glukhovsky 说,“在华盛顿,纳粹和共产党的设定根本行不通,而 Dark Ones 就更行不通了……Dark Ones 的存在是对排外主义的隐喻,但当我在原作中提起它时,并不是在专门针对非裔美国人,所以这不行,而且如果把 Dark Ones 换成其他不类人的怪物,整个仇外主义隐喻就更无法展开,这对我这个国际主义者来说难以接受,他们把它变成了很平庸的东西。”

需要解释的是(轻微剧透),原作中的 Dark Ones 在大部分时候都作为“反派”出现,它们身形类人却可怖,长手长脚,黑色皮肤,没有耳朵,掌握着人类无法理解的知识。人类将其视为头号威胁,并促使主角步入了拯救家园之旅。但是在你核平了他们之后……可能会有意外的发现。

总之,作为整部作品的关键转折,Dark Ones 是凸显系列主题的核心要素。人类在极端恐惧又手持杀伤性武器的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呢?他们已经引爆了核战争,以后也还会不断做出失去理智的决定。

看起来《地铁》电影因为原作者的坚持而避免了又一场改编灾难。在玩家看来,这个系列之所以如此成功,关键就在于它设定在严酷的莫斯科。核冬天的莫斯科把一切最困难的要素扔向玩家,艰苦疲劳而无助,带给读者和玩家的体验绝对有别于《辐射》这样的美式末世游戏。

Glukhovsky 说,美国人喜欢美式游戏是出了名的,但是两部《地铁》和小说如此畅销,在全世界售出几百万,已经证明了人们可以接受发生在莫斯科的故事,这也会是一个销售亮点。“我们已经看了太久的美式末日,这类的受众群其实已经对此足够了解,并不想再看太多。”

在和 VG247 的一个访谈中,他还详细谈了谈西方末世和苏联式末世的区别及其现实根源。

就像一些玩家评论的那样,《辐射》这样的游戏虽设定在废土,但是却充满了一种乐观精神和无处不在的幽默,“太好了我们有避难所!有些人倒霉了,但这里我们有武器有载具有装甲!”;以《地铁》为代表的苏联式末世,生存是噩梦,现实在崩塌,满地都是变异可怖的生物,主角得到的是胡乱拼凑的武器,呼吸也会掉血,情节还极其黑暗。

“我认为西方末世这么乐观,是因为他们把现代自由社会里的法律和义务抛开了,将熟悉的城市环境变成了无人之地,一切皆有可能,你可以将人类‘非人化’再将之谋杀,丧尸末世就是这个类型。人们厌倦了规则,需要将自己的动物性释放出来,丧尸设定给了你把邻居开瓢的理由。这是离开法律后的无限自由。”

他说,这还让美国人忆起了当年,感觉回到了被浪漫化的开荒大西部时期。“但是俄罗斯就不一样了,人们现实就生活在丧尸之地(zombieland)……俄式末世怀旧、凄凉的基调源于我们的现实感想,就像那些生活在中世纪黑暗时代的人一样,文明的黄金期已逝,你抱着浓重的怀旧情绪看过去,知道累积的文明和科学已然不在,你担心未来,因为你肯定未来的每一天都会变得更糟糕。你看向过去,知道未来没有希望。”

《地铁》中发生的事情,其实就是 1990 年代苏联剧变的缩影——帝国倒下,所有熟悉的秩序都坍塌了,人们被抛弃、被无视,只有监狱和警察还存在,还在榨取人民。幸存者在逐渐萧条的城市靠一己之力维生。

小说对仇外主义的隐喻也和现实中的政治图景息息相关。“没人喜欢战争,但我们喜欢自己有一个强敌的概念,因为通过抵抗,我们才能定义自己,不知道敌人是谁,我们就无法理解自身”。Glukhovsky 说,当时他们国家把美国人看做敌人,这很快给生活提供了一个目标,后来想想,这只是一种操控手段,让人口保持前进的动力,忘掉经济苦果。

“我发现了一个伤心的事实,人们有多容易被宣传机器所影响,被那种愚蠢又简单的信息所感染。”

他说,他总是试图在《地铁》里传达一些政治信息,因为游戏完全有权利做政治表达。他希望读者和玩家能对现实宣传更为警觉,想让他们学会思考并质疑一些看起来很简单的“真相”。虽然这可能不讨娱乐产业的喜欢,因为涉及政治的娱乐产品容易引起争议,但他仍然有信心把《地铁 2033》搬上银幕,明年 2 月 15 日提前发行的新作《地铁:大逃离》的成功也许能加速这一进程。

图片来自《地铁 2033》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