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亚马逊为第二总部的事去了纽约市政厅,事情很快就闹大了

J. David Goodman2018-12-14 15:32:35

听证会结束后,两位亚马逊高管似乎有些后悔来到了这里。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有人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有人说,这是自食其果;有人说,这是个很有纽约风格的欢迎仪式:两位亚马逊高管举起右手宣誓,接受了纽约市议会(New York City Council)长达三个小时的公开质询。

如果说,尖锐的问题和含糊其辞的回答在这种公开质询中很常见,那么周三这场听证会的场面可不多见:因为亚马逊无需市议会的批准,就能在皇后区长岛市设立新的办公地点。此次出席听证会,标志着亚马逊自宣布与纽约市关于建设第二总部的协议以来,首次大张旗鼓地出现在纽约公众面前。

市议会成员朝着坐在他们面前的高管们发泄他们对于协议条款的愤怒,以及对该公司的商业行为、工会待遇和代表联邦政府移民局官员所做的工作的恼火。

听证会一开始,反对亚马逊的自由主义者们就在阳台上拉开了反对横幅。他们挤满了市议会会议室,用掌声、喊叫和讥讽,向市议会成员们表示支持。两位高管试图解释此事的好处,但却被人群打断了好几次。上个月,纽约州州长长安德鲁·M·科莫(Andrew M. Cuomo)、纽约市长白思豪与亚马逊达成了这桩协议。

亚马逊公共政策副总裁布莱恩·休斯曼(Brian Huseman)表示:“我们认为,这个项目会为这座城市和这个州带来积极的经济影响。”他的说法一再遭到了反对派听众的哄堂大笑。

为了应对敌意越来越强烈的政治环境,亚马逊聘请了一些说客。听证会上,这些说客坐在前排,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有时还会和一位坐在旁边的白思豪政府官员交头接耳。

房间里的这两个群体,正是几周来竞相争取皇后区公众舆论的两方的缩影。亚马逊一直在低调地与当地领导人开会;而支持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活动家们则挨家挨户地敲开房门,建立起了一道反对亚马逊在此建立第二总部的防线。

这项协议预计将会为长岛带来约 2.5 万个工作岗位。相应地,纽约州政府和市政府也要向亚马逊提供高达 30 亿美元的奖励金。在周三的听证会上,这项协议的反对者远远超过了支持者。在民主党人占绝大多数的市议会里,没有任何一位成员公开表示支持这项协议。不仅如此,他们还表达了自己的失望之情:交易宣布前的闭门谈判把他们排除在外,他们很恼火。

一次特别激烈的交锋中,纽约市议员吉米·凡·布拉默(Jimmy Van Bramer)对纽约经济发展公司(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总裁詹姆斯·帕契特(James Patchett)说:“詹姆斯,你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很不尊重纽约市议会。”

还有一次,市议会发言人克里·约翰逊(Corey Johnson)在评价亚马逊的“全美评比”时对帕契特说:“我们被耍了。他们能让一座城市接着一座城市彼此互相竞争。”

来自纽约布鲁克林、正在竞选公共议政员的市议员琼曼尼·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说:“我不知道我是对政府更生气,还是对亚马逊更生气。”

但是整场听证会上,时而陷入愤怒的人们用到的措辞始终很有象征意味:按照设计,市政府、州政府和亚马逊三方达成的协议并没有赋予市议会否决权。事实上,亚马逊在东河(East River)沿岸的全新办公地点属于州级规划项目。

亚马逊是自愿接受市议会质询的,而负责此次与亚马逊交易谈判的纽约州部门代表拒绝了出席邀请。

听证会结束后,休斯曼和另一位亚马逊高管霍利·沙利文(Holly Sullivan)似乎有些后悔来到了这里。

整场听证会上,休斯曼双手一直交叉叠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即使听到直接得令人难堪的问题,他和沙利文也努力维持着平和的语气和倾听的姿态。

约翰逊问:“亚马逊是一家价值 1 万亿的公司,对吗?”

休斯曼说:“我想具体数字应该接近 1 万亿。”

约翰逊矛头直指奖励金:“那我们为什么要给你们这笔钱?”

休斯曼答道,协议中规定的奖励金是根据表现来定的。他表示,在 11 月宣布消息的前一天,公司才决定在皇后区和弗吉尼亚州的华盛顿城郊地带开设另一处大型办公地点。

他和沙利文表示,他们出席市议会听证会是为了了解纽约市和皇后区的需要。比起市级项目,亚马逊更乐意让新办公地点成为一个州级项目。休斯曼解释道,公司这么做是为了“更快招到员工”。

听证会上,沙利文说道:“人才是我们选址时考虑的首要因素。”

帕契特对市议会表现出了更多不满的情绪,好几次和逼迫他谈论白思豪参与谈判情况的凡·布拉默发生了争执。

谈到自己与白思豪市长之间的交流时,帕契特说:“私底下,我和他聊过或者见过的次数肯定超过十次了。”

“所以,那么多他自己的委员他都见不了,不能和他们讨论城市日常事务和城市运作问题,” 凡·布拉默说,“但他去年却可以为了亚马逊这事儿和你见面至少十次?”

与此同时,市长的新闻秘书在 Twitter 上发布了凡·布拉默 2017 年的一封信。当时,他在信中表达了对纽约市争取亚马逊落地长岛城的支持。(凡·布拉默表示,他很后悔当初对此事抱有热情。)

白思豪曾说过,他本人和奥卡西奥-科特兹同是民主党派系的。听证会后,他在一场与此无关的新闻发布会上为与亚马逊的协议进行了辩护。不过他也声称,自己和反对这项协议的街头活动人士有联系。

“我与他们完全团结在一起,”他说,“我和他们是同一党派的,我也很荣幸能和他们站在一起,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每件事都有相同的意见。”

听证会结束前,约翰逊因为亚马逊高管起初拒绝承诺公司参与未来市议会听证会而发表了长篇大论。

约翰逊指责称,休斯曼好几次都说了同样的话表示希望对话,(但现在却拒绝参与未来的听证会)。休斯曼踌躇道:“抱歉先生,我一直保持着谦卑与感激,但你现在是在要求我承诺参与未来某场特定的听证会。”

最终他妥协了:“当然,我们会到场的。”

但这还不够。

约翰逊说:“你居然不能立刻答应下来,真是无礼。”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Dave Sand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