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一项研究为珊瑚死亡找到一点安慰:“更强壮”的珊瑚会留下

Kendra Pierre-Louis2018-12-12 06:53:37

即便未来的情况就如研究结论一般,科学家认为珊瑚礁看上去也不会跟以前一样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澳大利亚的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是自然界的一大奇观,那里的珊瑚正在因全球变暖饱受蹂躏。不过,研究人员却对这一情况持乐观的态度,或者至少不觉得事情毫无转机。

由于海洋的变暖,珊瑚礁(据一些人的估计,四分之一的海洋生命需靠珊瑚礁维系)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其副作用就是珊瑚礁失去了艳丽的色彩,这种现象也被称为白化。2016 年,大堡礁附近的海洋温度急剧上升,对珊瑚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但研究人员之后发现,那些存活下来的珊瑚变得更耐热了,当海洋温度在次年又一次达到极端高温时,它们适应得很好。

特里·休斯(Terry Hughes)是一名珊瑚礁专家,任教于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周一,他作为第一作者在期刊《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上发表了一份研究。他说:“这是一件关乎于物竞天择的大事记。”事实上,2016 年的热浪将许多对高温极其敏感的珊瑚都给杀死了,淘汰下来的都是能应对较高海洋温度的珊瑚。

休斯博士表示:“所以,在 2017 年海洋再度变暖时,那些对温度敏感的珊瑚基本上都被除掉了。换句话来说就是,在第二次热浪开始时,留下的那些珊瑚大都更耐高温,也更加强健。”

研究发现,在 2016 年,部分珊瑚所处的海洋温度比平时高了 7 至 14 华氏度,造成大约一半的珊瑚在四至五周之内出现白化现象。但在 2017 年,珊瑚暴露在同样的温度下,要达到同等的白化程度需要八至九周。

休斯博士说道:“虽然第二年的温度更高,但是纵观整个大堡礁,白化现象有所减轻。”据他介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变化,要归结于生态记忆,一种科学家提出的全新概念:生态群落的过往经历会影响其今日或未来的对生态的响应。

石珊瑚(hard coral)是一种从海水中提取碳酸钙,从而建造出能起到防护作用的石灰石结构的珊瑚,而巨大的珊瑚礁就是它们的聚居地。这些类似海葵一样的小动物明亮剔透。它们的壳中生活着一种叫做虫黄藻(zooxanthellae)的彩色海藻,它们之所以会呈现鲜红色或亮紫色就全得益于这些海藻,另外这些海藻还提供珊瑚生长所必须的氧气——虽然珊瑚的生长速度可以说是非常地缓慢,有一些种类的珊瑚一年才长 0.1 英寸(约 0.25 厘米)。

珊瑚对水温极其敏感。太冷,珊瑚受不了;太热,海藻和珊瑚会分离,从而剥夺了珊瑚的颜色,使它们变得惨白——而这正是科学家将这种现象命名为白化的原因。

白化的珊瑚更易受到感染,也更容易死亡。不过研究发现,并非所有珊瑚都处在一样的危险境地当中。

大堡礁之前就曾经历过大范围的珊瑚白化:第一次发生在 1998 年,第二次发生在 2002 年。但是 2017 年是大堡礁第一次连续两年出现珊瑚白化。

休斯博士指出,两次白化间隔时间的变短是个相当重要的变化:“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在研究这些白化事件时,不能再奢望它们发生的频次很少,且两次之间的间隔很长,从而让珊瑚礁能恢复如初。”每发生一次白化,珊瑚礁就需要花上大约十年才能完全恢复。

休斯博士说道:“我们不能把它们当作单一的事件去研究,而要把它们当成相互作用的一系列事件。”

大堡礁是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群,但珊瑚白化的影响范围不止澳大利亚,全球的热带海洋中都能找到珊瑚礁的身影。联合国的报告显示,珊瑚礁维系着全球四分之一海洋生物的生存,人类存活所需摄入的动物蛋白有 17% 由其供应。在一些国家,如加纳、塞拉利昂、孟加拉国和马尔代夫,人类所摄入的动物蛋白有一半以上来自珊瑚礁。

这一研究让人看到了珊瑚礁也许能在未来几十年的海洋变暖中存活下来的希望。但是库雷·S·罗杰斯(Kuulei S. Rodgers)警告称:“判断标准一直在变化,而且变化得很快,因此很难预测这个模式是否会继续下去。”库雷是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anoa)的助理研究员,他并未参加该项研究工作。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后梅丽莎·罗斯(Melissa Roth)称:“不能太早作出推断,如果第三年又发生白化事件,或者隔一年,然后又连续两年发生褪色事件,那么那个研究结论可能就不适用了。”

即便未来的情况就如研究结论一般,科学家认为珊瑚礁看上去也不会跟以前一样了。

休斯博士说道:“出于一些原因,我们审慎乐观地认为这些混合物种会继续变化。”他表示,如果全世界能齐心协力,实现巴黎气候协议所定下的目标,阻止全球变暖带来的最坏影响,那么珊瑚礁未来就还有存在的希望。

他指出:“不过,它们和今天的珊瑚礁相比会有很大的不同。”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来自 Shaun Low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