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那些拿到欧盟免费火车票的年轻人,在路上都发现了什么?

Andrew Testa2018-12-08 06:45:30

“我经历了精彩的旅程,邂逅了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和他们进行谈话,但以后这些丰富的交谈和聆听机会将会变少”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四位 18 岁的年轻人收拾好行囊,开始了欧洲青年所熟悉的成人礼:一趟欧洲铁路通票(Interrail)之旅。不过,这场成年探险不仅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也对整个欧盟意义非凡。

正当所有伦敦人都在为英国决定脱欧后的命运感到忧心忡忡的时候,这四个十几岁的孩子凭借欧盟为 1.5 万名年轻人提供的免费铁路通票踏上了旅程。这种通票旨在把他们和欧洲大陆连接起来,他们在一个月内可免费享受欧洲地区绝大多数的慢速火车服务,在乘坐高铁时也有优惠。

我曾在年轻时花了很多个暑假周游欧洲。我打算跟着这一代的年轻人,看看他们会经历些什么。于是,我在接下来几个星期里都和他们都保持着联系,了解他们的感想。

夏末时,我拜访了现在伯明翰大学(Birmingham University)学德语和法语的阿尔菲·克拉克(Alfie Clarke)。当时,他正在和拉库尔·斯里(Rakul Sri)、莎丽·福克罗特(Shari Vockrodt)和乌斯曼·麦钱特(Usman Merchant)这三位朋友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克拉克正在北伦敦芬奇利(Finchley)的家中打包行李。

在巴黎北站等待驶向布鲁塞尔的火车。

欧洲之星列车车窗外的法国景色。

另外三个男生都刚从北伦敦巴尼特(Barnet)的伊丽莎白女王学校(Queen Elizabeth’s School)毕业,莎丽则是在上姊妹学校——亨里埃塔·巴尼特学校(Henrietta Barnett)——的时候认识其余三个人的。莎丽目前就读于诺丁汉大学,以后想当医生。她说:“我之所以决定坐火车去旅行,是因为想去拜访更多国家,体验更多文化。”

即使自 1972 年引入铁路通票制到现在,欧洲已经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想法依然是这种旅行的精髓所在。

我当年旅行时——那是在网络和手机兴起之前,坐火车旅行很大程度上都是在“临场发挥”。我还记得自己曾因为睡在威尼斯火车站外,被警察在黎明时踢醒过。每到一个边境都会被要求检查护照;每到一个国家就要兑换当地的货币;纸质地图用得满是折痕,一不小心就会撕破。

但对于现在这一代人来说,他们只要兑换一次货币,可以在国家间自由往来,而且几乎所有行程都可以提前在网上预订好。

搭火车离开伦敦市中心后,这几个年轻人抵达了法国的巴黎北站(Gare du Nord)。阿尔菲带着大家走街串巷,全程都在靠 Google 地图导航。

他们来到女士街(Rue des Dames),爬上陡峭的五层楼梯,到顶楼的 Airbnb 民宿住下。这间公寓的墙壁斑驳,但热切的游客通常很容易忽略掉这一点。他们还散步去了耶拿桥(Pont d’léna)和特罗加德罗花园(Trocadero Gardens),在那里等待埃菲尔铁塔的灯光亮起。

“即使坐在巴黎无所事事,或和朋友们一起游览这座城市,也是这次旅行的亮点,”莎丽说。

乌斯曼·麦钱特在开往巴黎的欧洲之星列车上休息。

一行人离开巴黎的 Airbnb 民宿。

他们到住在亚琛的朋友——朱莉娅·雷辛格(左起第二位)家下厨。雷辛格说,如果年轻人不去投票,“老一代人就会做出以后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选择。”

在巴黎待了一晚后,这群人去了德国的北部小城亚琛(Aachen)。因为阿尔菲和拉库尔曾经在这里交换学习过,所以有当地的朋友来车站迎接他们。他们后来去了一个当地的公园,在那里一直聊到深夜,其间偶尔会谈到政治话题。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对政治不感兴趣,这意味着他们不会去投票,”其中一位当地朋友,18 岁的朱莉娅·雷辛格(Julia Reisinger)说。“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意味着,老一代人会做出以后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选择。”

后来,他们离开公园去朱莉娅家里做晚餐吃,接着又到阳台上一直聊到凌晨四点钟才睡。他们就挤在阳台上睡觉,看上去就像并排在一起的沙丁鱼。

第二天相互道别后,四人坐了七个小时火车抵达慕尼黑,住进了一间青年旅社。这一路上,他们和一位阿根廷的音乐指挥家、一位古巴的学生和一位澳大利亚的摄影师结成了朋友。

在亚琛火车站和朋友道别。

参观慕尼黑王宫博物馆(Residence Museum in Munich)。

四人在慕尼黑的青年旅社里和朋友玩游戏,有人恰好输掉了一场在线的电影测验。

“靠旅途中的经历来体验生活是最酷的事情,”拉库尔说。他现在就读于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想成为一名医生。

据悉,有超过 10 万名年轻人申请了免费的欧洲铁路通票,其中只有 4000 名是英国人,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英国和欧洲的关系。

“虽然还没有正式脱欧,但我们已经看到它造成的严重影响,”阿尔菲在谈及英国即将脱欧的话题时说。“如果我们在酒吧里对别人说我们是英国人,他们立马会开始谈论脱欧,说那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这四位年轻人一致表示,他们会选择留在欧盟——2016 年进行公投时,他们的年龄还不够参与投票。

“我经历了精彩的旅程,邂逅了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和他们进行谈话,但以后这些丰富的交谈和聆听机会将会变少,”拉库尔说。

乌斯曼是四个人中唯一一个仅持有英国护照的年轻人,现在德勤公司实习。眼下,他非常担心自己在欧洲居住、工作和旅行的权限会受到限制。

“他们可把我们整惨了,”他说。

一行人站在慕尼黑的青年旅社外。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