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这些是 2018 年最好的独立杂志,它们展示着关心这时代的独特方式

设计

这些是 2018 年最好的独立杂志,它们展示着关心这时代的独特方式

任思远2018-12-04 12:11:35

“Magazines that matter”

2018 年已经接近尾声,今年的 Stack Awards 最佳独立杂志奖也出炉了,它由致力于推荐优秀杂志的网站 Stack 创立,也是全球唯一一个为独立杂志而设的奖。好奇心日报此前也有相关报道

在即将过去的今年,试图证明纸质杂志式微的消息并没有减少,安迪·沃霍尔创办的 Interview 杂志和“纽约的城市代表之一”、美国另类杂志《村声》都相继全线停刊。

尽管怀念和叹息声有不少,在社交网络和视频横行的时代,人们早已对纸质杂志停刊、或者转而在网络平台上进行内容革新习以为常。

但是独立杂志反而在这个时代有了独特的空间和出人意料的关注度。依照《卫报》今年七月的报道,英国布赖顿的独立杂志买手店 Magazine Brighton 里杂志的销量在开张三年之内翻了三倍。Vogue 杂志在 2014 年就发文章评论说“(独立杂志的)涓涓细流正在变成洪流”(这个说法很有可能被夸大了)。他们把原因归结为人们对互联网上即时、庞杂和快速流动信息的疲倦,“人们想要可以在手里把玩、品味、保留和回顾的东西”。相对黑胶唱片,独立杂志能做的不仅是对怀旧情结的寄托,还有对多样话题的讨论、独立精神和奇思妙想(这些说法可能是真的)。

流行和受到关注并不意味着独立杂志不面临问题,尽管“不需要承担像大型杂志一样的各类费用”成为了节约成本的原因,但是规模小、渠道窄、“而且独特”的确不容易做到,这些都是让杂志顺利活下去的障碍。它们的生存之道,如内容一样千人千面。

在独立杂志的需求变得可见的过程中,Stack 一直是让人不能忽视的存在。它在 2008 年由独立杂志的粉丝 Steven Watson 创立,到 2014 年的时候订阅量已经比创立时上涨了 76%。它提供订阅和推荐独立杂志两种服务,你可以在 Stack 网站上订喜欢的杂志;如果不明确喜好,也可以每月支付 7 英镑,然后定期收到一本 Stack 认为好的杂志。

谈及 Stack 挑选杂志的标准, Watson 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我找的是有所表达的杂志,而非看上去可爱、但是读后发现其中空无一物的那种。如果你原本不熟悉这些优秀的杂志,读过之后也可以从中有所收获”。

他认为独立杂志应该做到“创始人参与了整本杂志的制作过程、负责财务决策的人也负责杂志内容设计”。“青年”和“非主流”是这些杂志最常见的标签。

这些定义让人回想起 1980 年代的西班牙。那时候独裁者弗朗哥去世,尽管独裁的氛围和势力还弥漫着,新的社会制度已经在萌生。首都马德里的青年开始制作独立杂志,写的内容是在当时仍属于舶来品的朋克文化和其中的反叛精神。它们在歌曲、画作之前成为了后来浩大的青年文化运动“马德里新潮运动(La Movida Madrileña)”的先声,而这场运动直接推动了西班牙宪政和民主制的建立。

好奇心、不随波逐流的口味和独立精神都是独立杂志的珍贵之处,但是对世界的热情和关心,是每一个时代独立杂志有特殊印记的核心特点。

在 2018 年的十佳杂志中,我们可以看到创作者关心当下的变革者、年轻人的焦虑症状、非洲的创造力等。照片、插画或者长文章,这都是他们对时代表达关心的独特方式。

2018 年度最佳杂志—— Good Trouble 

“使支持者重回抗议”,这是经典独立杂志 i-D 对  Good Trouble 的评价。杂志的标题说明了它的内容:记录反叛者的创意故事、寻求反叛艺术和文化变革推进的政治变革。

这本杂志诞生于 2016 年,主创罗德里克·斯坦利 (Rod Stanley) 和理查德·特里 (Richard Turley) 分别从业界的著名杂志 Dazed & Confused 和《彭博商业周刊》“出走”,做出了这本主流之外的杂志。

他们两个都谈及年轻时经历过的 90 年代,共同回忆起了激进的摄影师马修·史密斯 (Matthew Smith) 的作品——他从 1980 年代开始拍下了 5 万张集会、狂欢和抗议时的年轻人的照片。“他作品里的色彩、面庞和能量让人记忆犹新”、“他点明了‘年轻人就是要选择以反抗的方式生存’这件事”。而现在的这本杂志能让他们听到那个时代模糊的回响。

是什么回响?

“今天的很多事情让人觉得更虚无、暴力和不可预知;气候变化的幽灵让我感觉到小时候对核毁灭的恐惧”,特里。2016 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他觉得是时候重回反叛者身份了——他参加了各式的集会和抗议,最终决定在网页上写下他们的看法、记录抗议者的故事,并在 2017 年 4 月开始印刷纸质版的杂志。

整个杂志的配色简单,有黑、白、灰色和一个显眼的亮色(橙、玫红),正文中需要突出的部分就用亮色整片标记,有些用马克笔手写的效果、还有些像墙壁上的涂鸦喷漆。黑色的刊头标题引出放射性的亮色线条,又连接到文章的标题上去,起到引导的作用。每期最夺人眼球的照片在版面中央占据五分之三的面积。

第 23 期 Good Trouble ,图片来自 Goodtrouble
第 22 期 Good Trouble ,图片来自 Goodtrouble

在杂志里,他们记录了反特朗普展览的女权主义艺术家、“阿拉伯之春”时的突尼斯歌手等反叛艺术家的故事,还有伦敦的妇女游行、独立反抗杂志的制作的过程,也会放上他们怀念的马修·史密斯拍摄的九十年代英国青年的集会照片。

2018 年度新刊—— Suspira 

这本杂志的网站首页和杂志封面都充满了神秘气息:在网站首页上,白色、大写、粗体的 “Suspira” 几乎充满了整个屏幕,只在每个字母中间留下黑色的缝隙,是经典的恐怖字体样式;而第一期纸质版的封面上,白色的散点几乎填满黑色的背景,下凹的 “Suspira” 和封面一样是黑色。

 Suspira 网站首页
第一期纸质版 Suspira 封面,图片来自 MAGCULTURE
第一期纸质版 Suspira 封面,图片来自 MAGCULTURE

这本杂志每一期都探讨一种人类认为恐怖事物的来源,第一期的主题就是“怪物”,试图揭示怪物背后的真相、以及人们对它的误解。围绕这个,他们谈了女性与怪物的关系(为什么女性总被构造为怪物恶行的受害者、少女和恶魔的联系)、如何运用科学的心理学方法应对对恶魔的恐惧等。

“恐怖电影和形象历来是当代社会的反映……我想剖析这些 ‘可怕’的主题,让人们了解这种现象的心理学、文化和艺术价值”,杂志的创始人Valentina Egoavil Medina 这样说,她认为直视、而非压抑恐惧才能有效克服它们,而 Suspira 就提供了一种方式。 

第一期 Suspira 内页,图片来自 MAGCULTURE。

年度最佳编辑—— The Skirt Chronicles 

这本叫做《裙子编年史》的杂志创作者是三位来自法国的女性,杂志是她们友谊和共同爱好的结晶。

不过,杂志的内容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只是讲裙子的故事;她们会从裙子谈开去,或者干脆从别的话题讲起,试图探索更多的不同时代和文化背景下的时尚、文学以及背后的人。

The Skirt Chronicles 的创始人 Sarah de Mavaleix, Sofia Nebiolo 和 Haydée Touitou。图片来自 MagCulture

第三期 The Skirt Chronicles 封面

无论是杂志的选题还是文章中讨论问题的方式,都没什么拘束:她们讲故事、写诗、做访谈录、或者索性提出一个问题然后试图解答。

在第一期里,文章《山的传说》就讲到了 1968 年法国的学生运动“五月风暴”对女性穿着的影响:一位住在偏远山区的女孩在这之前一直只穿长裙,也因为运动的缓慢影响最终换上了迷你裙和裤子。

而第二期探讨法国风格的文章就由一连串的问题开头:“时尚品牌指的‘法国风格’到底是什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开始建议女孩们用 ‘法国方式’ 行动、吃饭、打扮?”

在接受采访时,这三个好友说现在她们都各自在家工作,也不为工作时间设限,希望杂志能最终呈现出她们期望的样子。排版的方式是传统的左图右文,文章行距的行距和图旁边的留白都很大,能给人平静、放松的感觉。

2018 年最佳艺术指导杂志、最佳年度插画—— Anxy 

这本关于现代人焦虑症候群的杂志创刊于 2016 年,在去年就被评为“最佳新刊”。

它不是严肃正经的心理学知识普及期刊,也给不了你很多心灵鸡汤;而更像是一个纸质的抑郁、焦虑患者讨论群,每期杂志里会围绕特定的心理问题,集成一个一个专访、随笔、视觉故事,偶尔还会出现疗愈指导和主人公对抗症状的个人经历。

前四本的主题分别是“愤怒”、“工作狂”、“界限感”和“男性气质”,它们都是人们那些不良、隐秘、不愿透露的情绪背后的指使者。“我们在做的是讲述人们怎么生活的真实故事”,创作者如是

这次它获得的两个奖项与它的视觉、艺术设计有关。仔细翻翻就知道,主创 Indhira Rojas 经常把暗色调的负面情绪用橙色、粉色或者明黄色呈现,无论是漫画、插图、版面里的点缀还是封面,一看就都是精致的设计、仿佛有疗愈作用。

第一期“愤怒特刊”的封面就是粉红的底色上一个看不清眉目、身上长满刺的红色人形,创意感十足又让人觉得有点好笑。

第一期 Anxy 封面,图片来自 Magculture
第一期 Anxy 内页,图片来自 Magculture

获得最佳年度插画的第二期“工作狂特刊”的封面同样是橘、粉色调,报表、浏览器图标、电脑窗口、公文包和日历在其中拥挤地漂浮着,活泼又贴切。插画师 Ori Toor 历来喜欢用多种颜色表达情绪和意象,在这期杂志里他用对比很强的色块构建人和物体,把明亮色彩的疗愈效果发挥到了极致。

第二期 Anxy “工作狂专刊”封面。图片来自 Anxy
第二期 Anxy 内页,图片来自 Magculture
第二期 Anxy 内页,图片来自 Anxy 。

Anxy 的网页上还能看到有杂志设计元素的周边产品,你可以看到亮橘色的布包和铅笔、用不同语言写着隐秘心绪和治疗句子的明信片等小物件。

年度最佳封面—— Eye on Design 

这是一本搜罗全世界好的平面设计的杂志,它隶属于美国最大的非盈利设计组织 AIGA。

Eye on Design 网站运营已经有三年。杂志一直是 Eye on Design 关注的领域,到现在为止他们自己也动手做出了两期杂志,第三期也快要面世了。

每一期杂志都会请一位客座设计师来制作封面。前两期的封面都是一个简单的标志性图标:一个占据封面三分之一面积的眼睛,看得出杂志的设计师是想围绕这一个元素发挥无尽想象力。

第一期 Eye on Design  杂志封面。图片来自 Magcukture

这次获得最佳封面的第二期Eye on Design 的主题是表示“酷”和“迷幻”的 “Psych”,封面设计当然也围绕这个展开:眼珠部分是发亮的荧光橘色和深蓝色,眼白部分是灰色;放射状的线条、横向的波浪线和围绕眼睛的圆形线条交错其中,带来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和漂浮迷幻的感觉,眼睛的动感也因此体现。

获得最佳封面奖的第二期 Eye on Design 封面。图片来自 Magculture
第二期 Eye on Design 内页。图片来自 Eye on Design

这期封面的设计师是来自布鲁克林的、擅长动画设计的 Shira Inbar,神秘和迷幻主题和动感是她的强项。她还曾经为布鲁克林知名的地下俱乐部 House of Yes 设计舞厅的大荧幕。

认为动态和静态的画面是相通的、都能表达丰富意义的:“不动的东西也有其丰富性”。在谈及这次的封面时,她想做到的是“眼睛的线条让它看上去突起、最后成为了花朵”。

第三期的封面已经出炉,因为主题是“闲言碎语(Gossip)”,上面的元素乍一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张着的嘴;但再一细看,在牙齿中间也是一只黑色的眼睛,眼珠里是 “Gossip” 的字样。

第三期 Eye on Design 封面,图片来自 Eye on design

最佳摄影—— Archivio 

这本英、意双语杂志去年十二月发出了创刊号。那期杂志的封面上,大写的“ARCHIVIO(意大利语中的 ‘档案’)”上面写着“隐藏的记忆(Hidden Memories)”;标题下面是一张黑白老照片,照片上是两个梳着朋克鸡冠头的青年。

第一期 Archivio 封面。图片来自 Facebook

这就是一本关注历史档案的杂志,涉及的内容是宽泛的文娱领域:时尚、设计、电影、体育。它由致力于恢复和重新传播历史档案的意大利公司 Promemoria 出版。

把玩和回忆过去当然不是目的,给现在提供借鉴才是。“我们想从当代的视角来看待一切,因为档案能教给我们的是记忆如何成为未来的”,杂志的网站上有一段这样的

第二期 Archivio 封面,主题是“犯罪与力量”。图片来自 Facebook

在已经出版的两期里面,杂志重温了经历了激进变革的 20 世纪,其中出现了苏维埃时期的青年亚文化、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诗歌艺术,还有意大利电影黄金年代、新现实主义时期的重要人物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

老照片理所应当地成为了亮点,你可以看到二战后“经济奇迹”期间的米兰,也可以看到“行走的时装博物馆”、意大利版 VOGUE 传奇编辑 Anna Piaggi 那些引领时尚潮流的经典形象。

杂志中“二战后‘经济奇迹’期间的米兰”专题。
杂志中前苏联地下文化专题。

年度最佳非虚构作品—— Nataal 

这是一本在英国伦敦出版的、非洲主题杂志,用时尚摄影和长文章记录这片大陆。

避开贫穷、落后或者社会变革, Nataal 想探讨的是这片大陆上的创造力,以及它在不同地点、以不同形式的延伸。正如杂志的主编 Helen Jennings 所,“这本杂志是关于从非洲汲取灵感的视觉艺术、时尚和文化集群,服务的是任何想要与这些有所联结、曾被它们感染、或者熟知这其中丰富能量的人们”。

Nataal 第一期封面。图片来自 It´s nice that

和很多优秀的独立杂志一样,“青年”和“先锋” 成为了这本杂志最突出的特点。它想发掘年轻的非洲为这片大陆贡献的新话语。例如,试图打破非洲影像中惯有的、父权思想下对女性的凝视,从而发掘非洲女性的另一种美感。

Nataal 从 2018 年才开始发行第一期纸质版,但是从 2015 年起就有线上平台。以 Helen Jennings 为代表的几位主创之前合作过与非洲相关的项目,这成为了他们杂志创作的起点。在那时候,很少有国际化的、为非洲年轻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提供的平台, Vogue 杂志也是在今年才新设了有类似目的的 Vogue Africa

Nataal 杂志内页。图片来自 Stack
Nataal 杂志内页。图片来自 Stack
Nataal 杂志内页。图片来自 Stack

年度最佳原创虚构作品—— Ecotone 

这本文学杂志 2005 年在美国的北卡罗莱纳大学威明顿分校创刊,现在已经有了 25 期,仍由学校里艺术、文学系的学生运营。

这看上去是一本严肃的杂志,不过这不妨碍创作者用它来表达丰富的想象力和好奇心。杂志试图把文学与科学、人文话题结合起来,能谈人与生物、也能谈城市与农村。

这也是杂志名称 “Ecotone” 的含义:它指的是自然上的群落交错区,是两个相邻生态群落之间的过渡带。这意味着这里是一个试验场,充满着新的可能性。

每一期杂志都会有一个固定的主题,然后邀请作者写出不同形式的文学作品。这些主题能很好地展现杂志学科交叉的特点,出现过的主题有“声音”、“快乐”、“工艺”等。当诗歌、小说、散文围绕这些主题呈现出来时,会有“交错”、“环游”的感受。

第 24 期 Ecotone 封面。图片来自 Ecotonemagazine。
第 23 期 Ecotone 封面。图片来自 Ecotonemagazine。

年度最佳学生杂志—— Brasilia 

这本年刊杂志的制作者是德国汉诺威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们。和想象中专注于学术研究和抽象讨论的学生杂志相比,这本《巴西利亚》用更现实的方式表达对时代的关心。

每一期杂志都有一个主题,创作者们围绕主题做人物采访和跟踪报道。从创刊以来,出现过的主题都有“邻居”、“理想与怀疑”、“等待”、“母与子”、“污染”。

第三期 Brasilia 内页。图片来自 It´s nice that
第三期 Brasilia  内页。图片来自 It´s nice that

参与制作的学生来自公共关系及设计系,他们与设计工作室 Bureau Bordeau 合作,让杂志在页面设计上十分出彩。每一期杂志都有专门设计的字体,排版和选图也都讲究、经过几方的讨论。

以第三期为例,它的主题是“等待”。为了凸显主题,封面和封底的设计都是黄色的背景上加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人物分别是前苏联国际象棋棋手鲍里斯·斯帕斯基 (Boris Spassky) ,还有他的对手鲍比·菲舍尔(Bobby Fischer),两个人以不同的姿态在 1972 年冰岛世界国际象棋竞标赛上等待对方。

第三期 Brasilia 封面。图片来自 it´s nice that


题图来自 Stack 和 Anx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