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每周有一两百座教堂在美国关门,后续用途对信徒也是考验

钟宛彤2018-12-01 06:37:55

关门之后,就只是一块普通的地皮了

“我们手头在做的事,都是最后一次做了。”

今年 7 月,美国明尼苏达州拉萨尔路德教堂面临关门,当地报纸 Star Tribune 记下了牧师、信众、理事会成员、档案管理员的无奈心情。

“1918,2018,100 周年”——一条横幅上还绣着这些字样。当月,人们还在策划教堂的百年庆典。一名 86 岁的女士回忆,过去几乎所有人都上教堂,假日里更是挤得水泄不通,过道得临时摆上折叠椅。另一位 74 岁的老人说,过去周日就是教堂时间,各家如此,但现在子女们已经搬走,孙辈们在周末忙着打排球、跳舞或别的事情。

教堂周围则多是百年前种下的草木,这里数十家农场曾居住着不少大家庭,以及一批批从欧洲坐船至此的虔诚信徒。如今,教会只剩下 25 人,资金人手的紧张和日常仪式的淡出,尤其困扰亲历变迁的一代人。

“我在这里受坚信礼,在这里结婚,本以为还会在这里长眠。现在,我还不知道要去哪里。”那位 86 岁的老人说。

据统计,在美国,每年有 6000 到 10000 座教堂关闭——这些教堂大多设备老旧,屋顶漏雨,活跃信众稀少。尽管超过七成的美国公民自称基督徒,但持续下滑的不仅是捐款数额,还有表示自己每周都参与宗教仪式或前往宗教场所的人数比例——如此看来,每周只使用几个小时的教堂确实不太经济。此外,几乎所有主流教会信徒的年龄中位数都超过了 50 岁,关门、合并的浪潮可能难以抵挡。

Star Tribune 引用哈特福德宗教研究所(Hartford Institute for Religion Research)所长 Scott Thumma 的观点称,礼拜会众的减少只是时间问题,20 年后的人数将只有今天的一半。据称,这个研究所钻研宗教问题已有三十年。

图/Statista

《大西洋月刊》最近的一篇文章指出,越来越多难以为继的教堂或被出售,或要设法找到新用途。纽约圣樊尚-德保罗教堂(Saint-Vincent-de-Paul Church)建于 19 世纪,到 21 世纪初陷入上座率和资金上的窘境,布鲁克林教区决定将其卖给开发商时,钟楼甚至已经长出了一棵树——但如今经过改造,一套一卧室公寓的月租已经高达 4812 美元。

不少教堂坐落于城镇中心的黄金地段,直接出售有助于止损清偿。但神圣空间的世俗化毕竟十分敏感。以波士顿的圣奥古斯丁教堂(St. Augustine’s Church)为例,由于当地居民反对拆除这座 140 年的建筑,房地产开发商不得不服软,同意只在原建筑基础上作改造。

一家以改造衰败教堂为初衷的基金会 “Mission Wisdom Foundation” ,则与达拉斯的白石联合卫理公会(White Rock United Methodist Church)合作,把交谊厅改造成了一个共用工作空间,主日学校改成工匠车间,并分别成立舞蹈和瑜伽工作室以及一个学习中心,向当地的非洲难民教授语言和商业技能。另一个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实验则引进了公司会议室、休养所、厨房和一个带游乐场的花园。会众在支付费用的同时,也能通过利润分享协议创收。据称,以往周日教堂里还不到 10 人,但现在能超过 50 人。

还有一些教堂还被改造成书店、民宿、旅馆、兄弟会总部甚至酒厂、酒吧,以及儿童室内游乐场、激光枪游戏场、滑板公园和无神论社区

美国克里夫兰州立大学城市规划学院的研究者,搜集了全美144 处教堂再利用实例,经总结,再利用的方式共有 7 种:独立产权公寓占 10.4%,公寓套间占 23.6%,零售商店占 20.8% ,办公场所占 8.3% ,24.3% 改造成文化设施,11.8% 成为学校,用于工业用途的则占 0.7% 。

而历史建筑的改造成本要比同样面积新建建筑的建筑成本低 5-20% 。此外,美国政府还为供需双方提供减免 10-20% 的税收、降低贷款利率等优惠条件,鼓励建筑再利用。

但话说回来,这些现象是否表示基督教的式微?

这个问题可能还值得商榷。一方面,宗教实践可以在教堂之外,甚至转向新的仪式形态,比如 CNN 最近报道的 VR 教堂,况且,宗教情感和认同也不是唯有通过集体仪式才能表达。另一方面,统计数字的确有意义,但对于不能量化的那些价值仍然束手无策。《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理论研究》一书就提醒——若仅从信徒的流失,就直观认为美国主流教会在公民社会中的影响已然衰落,这就落入了世俗化理论的窠臼中。

比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系教授 Robert Wuhnow 认为,固然不该理想化基督教在公民社会中的作用——随着教会人数下降和资金限制,公共政策的标准转向理性规范,现代宪政体制在某种程度上驯服了基督教——不过,只要基督教会能够有效要求其信徒在生活中“活出信仰”,而不只是成为社交俱乐部,那么,纵然出席宗教活动的人数不占优势,也能保持公民社会的活力,即,影响人们的政治、经济活动,并保障公民社会的独特性和自治性。


题图来自 Stefan Kunze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