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Voice:100年前大流感带来的启示,就是别对病毒掉以轻心

张晨曦2018-11-27 06:52:52

1957 年、1968 年、1977 年和 2009 年都爆发了全球范围的流感。

流感大流行就像地震、飓风和海啸:它们发生时的情况比其他流行病更严重。认为人类不会再发生类似 1918 年流感大流行的想法是愚蠢的。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Michael Osterholm  

1918 年 1 月至 1920 年 12 月,全球性爆发 H1N1甲型流感疫潮。这是由一种称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Spanish flu)引起的传染病,共造成全世界约 5 亿人感染,5 千万到 1 亿人死亡(当时世界人口约 17 亿人)。它在全球平均致死率约为 2.5% - 5%,一般流感的致死率是 0.1%。

一个世纪以后,虽然人们似乎解决了天花和鼠疫,但是流感从未被解决。数据显示,每年仍有 25 万至 50 万人因此死亡。每一年季节性流感情况不同,动物宿主也可能引发流感病毒的进一步传播,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全球性流感疫情是 2009 年的甲型 H1N1 流感,它是一种新型流感。

鉴于病毒的变异性及其它在自然界中的持续存在(一般认为野生水鸟是病毒的最大宿主),专家们一致认为,出现像 1918 年传染性强、致命性高的流感大流行只是时间问题,甚至情况会更糟糕

“流感大流行就像地震、飓风和海啸:它们发生时的情况比其他流行病更严重。认为人类不会再发生 1918 的事情的想法是愚蠢的。”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 Michael Osterholm 说。

我们无法预测这种情况的发生,只能做一些有根据的猜测。圣杰德儿童研究医院传染病科的 Robert Webster 表示,刚开始病毒影响范围取决于我们能否在足够早的时间发现它,有一些系统正在做这件事:世界卫生组织在世界各地设有 6 个关键实验室监测病毒,一些农业实验室也对家禽和猪的样本做同样的事。

“我们的监测工作尽一切所能,但是我们无法监测世界上的每一只鸟、每一头猪——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 Robert Webster 说,“我们只能祈祷足够好运,流感病毒刚好在我们监测范围之中。”

流感在不同时间、不同国家的影响程度有所不同。

首先是范围。流感一旦进入易感染人群,就会迅速传播,早在发现之前可能被感染的人已经传播了一天。再加上今天交通工具的发达,一种病毒传播到全球可能只需要几周,而不是曾经的几个月。另外,世界上的人口更多、更密集了,相应当年 5000 万的死亡人数,今天的这个数字会达到 2.5 亿。

不同人群反应不同。当年的西班牙流行感冒致死率在不同国家的差异达到 30 倍,印度的感染人口有 8%,丹麦不到 1%。在 2009 年的甲型 H1N1 流感期间,墨西哥死亡率达 2%,但在墨西哥以外死亡率仅 0.1%。专家认为这种差异受到很多因素影响,比如当地人口此前接触过此类病毒有可能会产生抗体,或者由于遗传基因问题一些种族会显得更脆弱。

此外,流感的应对与各地卫生、医疗服务水平、经济水平息息相关。比如 2009 年很多墨西哥人在感到极度不适之后才来到医院,但为时已晚。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经济决策,请一天假就会少一天的工资。如果没有医疗保险覆盖,一些人同样坚持不下去才会到医院。

如何应对流感?华盛顿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 Lone Simonsen 说,疫苗是阻止流感大流行的最佳方法,但先要识别出病毒、生产疫苗、然后分发到世界各地,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容易。

流感疫苗在 20 世纪 40 年代才开始供应,但研发过程普遍需要数月,就算成功研发,数量也不一定足够。全球范围内,在最初的 6-9 个月中只有 1% 的人能够接种疫苗。另外, 疫苗只是起到预防作用,目前的季节性流感疫苗最好的效果是 60%。

Chowell 指出,储备也是个问题,“虽然我们现在有达菲这样的药物可以对抗流感,但我们并没有为流感大流行进行储备。”

在 2005 年亚洲范围内的 H5N1 流感和 2009 年的 H1N1 流感后,很多国家都进行了新的订购储备。

有一个希望是,医学专家们能够研究出一种普遍适用的疫苗。

“研究正在进行当中,希望在下一次流感大流行前我们就能成功研发,” Robert Webster 说,“但此时我们离那一天还很遥远。”


题图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