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移工骄傲同志游行:移工也是人,也想去爱 | 香港市井⑧

祉愉2018-11-27 13:31:54

“香港市井”是好奇心日报特约撰稿栏目,它致力于一个在快速变化的地方迅速记录下力所能及的侧写。不定期刊出。

在香港,紧接着 11 月 17 日的同志游行,18 日是属于移工骄傲同志游行的日子。前者录得一万二千人参与,后者只有现场所见的几百人,在主流媒体的曝光更加少。

由高空看下去,移工游行只占一小角,后方已是汇丰社区活动

比起游行,移工骄傲日(Migrants Pride)更愿意自称为一整天的文化活动,仅仅在下午一点到两点半举行短短的游行,由八个移工组织举行,今年已经是第四届。这些移工组织,大多依靠佣工贡献仅有的休息日,即星期天运作,忙着打电话,主办活动,例如选美等等。

同志游行以紫为主调,移工游行选择由红、紫、橙、蓝和绿,分别代表 LGBTQ 的群体,色彩夺目,穿上不同颜色的 T 恤。

移工在渣打道跳舞
舞蹈表演
人群里的小孩

随着一声声英文口号喊出:“不要歧视(No discrimination)!结束恐同(End homophobia)!国际团结万岁(Long live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LGBT 工作者对社会排斥说不(social exclusion)!”移工由中环大会堂广场游行到渣打道西,他们惯常的集会角落。在渣打道上载歌载舞,像嘉年华多于抗争。早上甚至有化妆品牌 M.A.C.设有免费摊档,给她们在脸上绘上彩虹和妆。

香港在八百万人口中,共有三十万外佣,多数来自印尼、菲律宾,以女性为主。每逢周日,这天他们唯一的休息日。至于 LGBT 的群体有多少,没有准确数字,因为人口浮动,不过以女性恋者居多。

菲律宾加布里埃拉妇女党(Gabriela)香港分主席 Shiela Tebia 来到香港已经十二年,“移工骄傲同志游行有另一层意思,因为不止是因同志身份被歧视,也是因为移工身份被歧视。”“女同志在香港比较可见,第一,他们在家中躲藏,他们的家人不能接受她们,LGBT 的概念出现了,但未被接受。”她指出,菲律宾有国家天主教国家,教会不能接受 LGBT。

Gabriela 香港主席 Shiela
Gabriela 发言人 Tina

组织者宣布早前分发给 146 名移工收回的问卷,有超过一半已向家人、朋友甚至雇主出柜,但只有百分之十认为自己曾经遭受歧视。台上其中一个组织者指:“如果细心一问,就会发现好多人曾经遭受欺凌,尤其言语,不过他们(移工)的反应是走,或者出柜后受到忽视。如果我们希望被社会接受(acceptance),仍需要发掘这个问题。”

30 万名外佣中,约 18% 曾遭雇主身体虐待。“每五十位移工就有一位住在地下室、㓥房或者储物室等恶劣的环境中。”Gabriela 的发言人 Tina 指出,香港政府对移工的人权漠视。Shiela 指,由 2009 年政府研究全民最低工资,外借家庭佣工亦被排除在外,就可见一斑, “人类移动的过程是自然发生的,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发生的。”

2014 年印尼女佣 Erwiana 被虐打一事,曾经令《时代周刊》以“印尼佣人是香港的现代奴隶”为题,同一雇主甚至曾牵涉三宗案件。 Erwiana 在八个月中,每天工作 21 小时,从未休假。

Gabriela 的 Shiela 也指出,手上有不少个案,因为雇主忽然发现他们是 LGBT,先被冷待,毫无预警之下,毫无理由遭解雇。由于香港佣工在雇佣合约被终止后,只有两星期时间寻找下一位雇主,因此失去工作回家的人不在少数。

找了好几位参与者,都表示不愿意谈话。找到 Rea 和 Siera 时,她们正兴高采烈地与朋友摆姿势合照。

Rea(左)及 Siera

不同颜色的衣服代表她们的身份,Rea 是双性恋者,Siera 是同性恋者,属于 LIKHA(菲律宾移民文化机构),她们分别来港四年和八个月,穿着艳紫和粉红的衣服,都为了今天涂满油彩。Rea 认为“香港其实已是比较自由的地方。”

她们二人都已经和家里出柜,Rea 正是生于保守的大家庭,“他们不接受也好,我跟他们说,这就是我。”移工的爱情,同样和移工,她的女友因去了台湾工作,二人无法继续长距离恋爱而中断。

“我们也是人,值得被平等对待,也想要去爱。”Siera 说选择了不问不说(Don't ask,don't tell)的出柜态度:“不过每个星期天都是我们表现自我的途径。”二人都表现,本地人的支持很重要。说罢不久,她们又回到舞动的人群里。

参加者 Candice 

参与者 Candice 指出,女同志跟移工“最基本的连结不仅是同志身份,还有同样是社群边缘群体,虽然可以很不同,但香港也很多移民家务工帮忙工作,譬如移工有一些在工作上有住屋问题,雇工不好对待,羞辱和暴力对待,同志也会面对这样的困境,在家中里被家人排挤。见到不公义的事情发声,以壮大运动。”

参与者 Candice 又曾经因为工作关系,进入 Facebook 雇主群组,看到有雇主贴文抱怨:“星期天姐姐(佣工)又穿得花枝招展上街去了。”那人还说,住在旁边的邻居在一旁煽风点火:“哇,而家(现在)都不知谁是雇主了。”

Candice 续道:“移工和女同性总者有几点相似,我们看移工也是去性化的,女同志好像也很少扯上性。他们(雇主)对外表批评衣着,甚至有本地政客叶刘淑仪曾说:她们沦为外借男士的性资源,其实这一种对外表的批评,不止女同志,是一种对其他人普遍的恶意。”

移工游行以呼吁一起跳舞作结

移工游行,最后以邀请大家一起跳舞作结,只见不同肤色的人群舞着,白人、外佣、本地人……通通随音乐摇摆,唱着:“Don’t let other people live your life, you are beautiful(不要让别人过你的生活,你很美丽)。”

图片由作者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