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英国目前至少有 32 万人无家可归,比去年增长 4%

Alan Cowell2018-11-26 06:48:11

这些数字表明,受房租上涨、福利减少以及 8 年公共支出削减引起的紧缩政策的影响,贫困问题逐渐影响着经济不发达城市,这种现象在首都以外地区正以更快的速度蔓延。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在伦敦的大街上,帐篷已经成为人们熟悉的景象,在因贸易放缓而关闭的商店外,甚至在高档家装店的平板玻璃窗下,都能发现它们的身影。

狭小且单薄的帐篷为城市中日益增多的无家可归者提供了简陋的遮蔽场所,然而这却是一座以其银行和企业所拥有的财富为荣的城市,正是他们帮助英国跻身于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周四,一家名为 Shelter 的非营利组织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尽管政府在 5 月份宣布了一项旨在让人们保留自己住所的举措,但英国无家可归者的数量正在稳步增加,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无家可归者的数量已达到至少 32 万人,比去年增加了 4%。

这一数字也包括了住在临时住所或收容所的人;Shelter 公布“露宿者”(rough sleepers)的数量是 5096 人——这是英国人对那些被迫睡在大街上的人的称呼。

这些数字表明,受房租上涨、福利减少以及 8 年公共支出削减引起的紧缩政策的影响,贫困问题逐渐影响着经济不发达城市,这种现象在首都以外地区正以更快的速度蔓延。

Shelter 的首席执行官波利·内特(Polly Neate)说道,“在房租急剧上涨、福利削减和缺乏社会保障房的多重打击下,创纪录数量的人露宿街头,或者被困在收容所狭小的房间里。”她补充说,成千上万的人“今年冬天将因无家可归而受苦”。

这份声明是英国财富严重失衡的最新迹象,尽管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领导的保守党政府表示,他们已经减少了儿童贫困现象,并将失业率降至多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11 月 16 日,联合国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调查员菲利普·阿尔斯顿(Philip Alston)访问了英国,并在一份报告中总结说,“这么多人生活在贫困中,这是很明显的不公平,而且违背了英国人的价值观。”

阿尔斯顿写道,“任何人只要稍加注意,就能清楚地观察到食品供应站数目的激增,以及外面排队等候的人们,露宿街头的人、无家可归者的增多;这种深深的绝望感导致政府需要任命一位部长来负责预防公民自杀以及设立民间组织,深入报道人们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和孤独状态。”

这种评估令英国政府深感尴尬,因为政府正在加紧进行于明年退出欧盟的进程,并宣称自己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能够在不受欧洲伙伴和欧盟官僚机构拖累的情况下创造更多财富。

针对阿尔斯顿“有 1400 万人生活贫困,150 万人处于极端贫困中”这一结论,前内政大臣、现任工作和养老金部内阁部长安伯·拉德(Amber Rudd)做出了尖锐的回应。这项研究中的统计结果削弱了政府用一种名为“通用福利”(Universal Credit)的单一支付方式来取代英国众多社会福利的努力。而反对者则批评这种新制度加剧了贫困问题。

“至少可以说,我对他离奇言论背后包涵的政治本质,感到很失望,”当她谈及奥尔斯顿的报告,拉德对议会这样说。

“我们并不过分骄傲,因为我们认为,在努力调整‘通用福利’以造福所有人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学到新东西。但他的这种言论是完全不恰当的,而且他说的很多都是不可信的。”

Shelter 的最新评估是其第三个年度总结,报告显示,无家可归者的人数从 2016 年的 29.4 万人上升到 2017 年的 30.7 万人。无家可归问题最集中的地方是伦敦,那里有 17 万无家可归者,其中超过 5000 人住在肯辛顿和切尔西,那里是伦敦最富裕的行政区。但增幅最大的是英格兰中部地区和英格兰北部约克郡,据 Shelter 报道。

负责住房和社区事务的政府部长詹姆斯·布罗肯希尔(James Brokenshire)说,“不应该让任何人无家可归,这就是我们决心结束露宿街头现象的原因,并对无家可归的原因做出回应。”

他说,政府在解决无家可归问题上投入了超过 12 亿英镑,同时还在促进新住房的建设工作。

但他补充说,“我们知道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做。”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来自  Jonathan Kho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