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ofo 资金困难仍然没有解决,让用户用押金换理财产品

罗骢2018-11-23 18:50:43

这个活动很快下线了。

11 月 23 日下午,ofo 在 App 里发布通知称,此前支付 99 元押金的用户可以将押金转为购买理财应用 PPmoney 内的产品,之后能永久免押金骑行。但在活动开始 1 个小时后,合作方 PPmoney 迅速将该合作下线。

活动详情页介绍称,99 元押金用户成为 PPmoney 的新用户后,默认将 99 元押金变为 PPmoney 的 100 元特定资产,同时默认购买 PPmoney 新用户项目。100 元需要锁定 30 天后用户才可申请提款。

PPmoney 平台于 2012 年 12 月上线,由万惠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运营。从官网发布的信息来看,PPmoney 主要做互联网金融借贷服务,涵盖出借和借款两大业务。实际上就是一家 P2P 借贷平台。

“当用户同意授权把押金转换成 PPmoney 投资后,PPmoney 向 ofo 支付 100 一人的导流费,还包括利率”,PPmoney 相关负责人向《界面》解释称。这个活动目前尚在测试阶段,测试时间为一周。今天结束后,后期会不会继续合作,要重新评估转化率。PPmoney 相关负责人表示,一人 100 块的导流成本比行业的平均获客成本要低。

从表面上看这是 ofo 用自己的用户量为合作方 PPmoney 进行拉新,同时将押金转为 P2P 理财产品的活动,但背后是 ofo 无力偿还押金,尝试试图用导流的方式来换取支付押金的资金,解决退款困难的问题。

最近半年,ofo 已经出现了包括拖欠货款、用户押金退款困难、总部搬迁等多起负面消息。

今年 9 月 3 日,ofo 的供应商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ofo 运营方东峡大通拖欠 6815 万元货款,上海凤凰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 ofo 支付货款,同时赔偿逾期付款违约损失 186.52 万元。

根据多家媒体曝光的一份大约半年前的 ofo 负债表显示,ofo 在当时整体负债为 64.96 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 36.50 亿元,供应链为 10.20 亿元。

随着经营情况越来越恶化,ofo 最近还被曝光出拖欠 6.5 万元招聘费。互联网招聘平台职人社的创始人黄海均告诉《好奇心日报》,ofo 拖欠职人社 6.5 万元招聘费用,但因无钱支付,希望能将这一项费用折算成 ofo 平台的广告费,同时他还透露称 ofo 拖欠供应商款项可能上亿。

不止是拖欠货款和招聘费用,ofo 还尝试用官方微信公众号开始卖货。11 月 19 日 12 点 37 分,9 天没有更新推文的 ofo 公众号发出了一条题为《一个长期喝蜂蜜的人,竟然变成了这样???》的头条文章。

文章内容为一种土蜂蜜产品带货,文章标题中特别注明了“文末福利”四字。文中表示,留言排名前 10 的用户将会获得特供的土蜂蜜产品。末尾还放了一张产品购买的动态二维码。

之后有自媒体称 ofo 推广的这种土蜂蜜产品可能是勾兑的劣质蜂蜜,该篇文章在发布后又被 ofo 进行下线处理。

而最令 ofo 资金紧张被关注的是,大量用户开始反映 ofo 出现押金退款困难的问题。

从 2018 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有 ofo 的用户在官方微博以及论坛上发贴称,押金退款时间越来越长,从原来的“秒退”变成了15个工作日,即便如此,还有很多用户向媒体反映称 15 天后也并未收到押金退款,最长甚至拖延了一个月之久。

在苹果 AppStore 的 ofo 官方应用页面上,有大量用户留言评论称遭遇拖延退款的问题。这类评论最早从今年 3 月就开始出现,申请后长达半个多月没有收到押金退款。

目前,在 ofo 官方应用中,退款时间从过去 1 到 3 天到账,被修改成 15 天内到账。同时,ofo 还提供其他退款方式,但只有一个将 199 押金充值成余额的选项,且余额只能使用,无法提现,并不是实际的退款。

在微信平台上,已经有多篇指导快速获得 ofo 押金的文章获得大量阅读和转发。其中包括联系电话客服加速退款等方式。《好奇心日报》尝试在应用内联系在线人工客服,一个多小时时间内始终显示当前排队咨询人数超过 50 人,最终我们并未联系上 ofo 在线客服。

截至发稿,《好奇心日报》未从 ofo 处获得任何关于此事的回应。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统计,截止今年 5 月,ofo 的用户规模在 2800 万人。同时间,《财新周刊》报道称,ofo 剩余押金的余额仅为 35 亿元左右。

并不常在网络上发声的 ofo 创始人戴威在几天前向全体员工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就在戴威说这句话的一周前,ofo 总部从原本占据四层的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搬离开,将人员安置在了一公里之外的北京分公司所在地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大厦内。

在全员会议上,面对盈利困难的问题,戴威当时表示未来 ofo 会分化出更多 APP,多元发展,至于如何分化,如何实现多重方式变现,他同样没有给出答案。

为 P2P 导流用户来换得押金退款显然是戴威提到的“其他都有可能”,但这种方式也并没有显示成效。在活动开始 1 个小时后,合作方 PPmoney 发布公告称,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已下线该合作渠道。

同时,即使 PPmoney 没有下线该项合作,ofo 从法律上也很难将这种退押金的形式进行下去。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ofo 供应商债权人可以依据破产法第 32 条的规定,要求法院阻止 ofo 把押金导入 P2P 平台,理由是 ofo 已资不抵债,不能单独对个别债权人清偿。同时,把押金导入 P2P 平台会导致 ofo 债权债务更加复杂,增加了其他债权人风险。

题图来源:好奇心日报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