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Cronut,比羊角好念一点,比甜甜圈灵活一点

文化

Cronut,比羊角好念一点,比甜甜圈灵活一点

何姗2014-05-20 18:36:01

说真的,甜品的串串技术,其实一直都在。著名的家政欧巴桑玛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的2010的节目里面出现过布朗尼饼干。伦敦一家萌萌哒下午茶和点心专门店 Bea’s of Bloomsbury 两年多前就推出过玛芬和甜甜圈的杂交产品——Duffin(Donut+Muffin)并收录在店铺自己推出的食谱书中。

先说两个事件:

5月9日,一个叫多米尼克·安塞尔(Dominique Ansel )的人将华夫饼(Waffle)和意式浓缩咖啡配雪糕(Affogato)杂交出的一款新物种——Waffogato。

5月13日,安塞尔拿了詹姆士·彼尔德(James Beard)奖,这篇文章在《美食与美酒》杂志上、给詹姆士·彼尔德写的一篇致敬文中被称为“饮食奥斯卡”,于是国内的翻译新闻上也出现了这样巨大的名号。

还有一个线索:

安塞尔,Cronut 的发明者。

下面我们来说正文:

Cronut ——哎我都快不好意思说这个词了,在它快要从潮流的缝隙滑出去的时候,新的奖项和新的继任产品又把它带回了媒体的视线中。前倾提要很简单,多米尼克·安塞尔,这个前任 Daniel 餐厅的饼房总厨在 2 个月的时间里通过 10 次试验做出了这个小东西,顾名思义,可颂+甜甜圈,1 个月换1种口味。

2013 年 5 月 10 号,这东西在纽约曼哈顿苏荷区的多米尼克安塞尔面包房(Dominique Ansel Bakery)正式发售。8 点开门,5 美元一个,一天限量 200 个,每人限购 2 个。有连夜扎营抢位的脑残粉,有明星用私人飞机外带到洛杉矶。黑市应运而生,从 20 美元到 100 美元,不同档次不同服务。店家也曾经发愤图强,自己开订购网站,每周一预定两周后的 Cronut。只是从去年 11 月到现在,仍然挂着测试版几个大字,因为每人限量 6 个的名额每次开启,网站就和奥巴马医改网站一样变成脑瘫。

除此之外,有大学提供外送服务的,有利用 Cronut 做慈善的,有买到的哥们在网上以此“换炮”的……总之,都 21世纪了,人类还是可以轻易地被饥饿营销当猴耍,就好像欲望从来没有进化过一样。脑洞被瞬间炸开之后,人民群众纷纷鸡血一般地开始了甜品杂交育种计划。河粉屯邮报(Huffington Post)曾经展示过一组图片,从萌系的杯子蛋糕派,到家庭分享的雄壮型巧克力蛋糕夹核桃派,还有颇具哲学意义的挖空苹果装进一个苹果派,以及嗑药嗑多的三层派……

你们不要天天笑中国又山寨了这个或者那个,外国山寨起来姿势水平一点不比我们差。如果说北京某大饭店是直愣愣地无视注册商标也做了 Cronut 的话,澳大利亚一个面包房半个月内山寨出来的、通过推特票选出来的 Dossant……也有一种哈波利特的既视感……

小店抄抄就算了,大企业也来搅局,Dunkin Donut 推出只要不到三美元的培根鸡蛋甜甜圈三明治,大洋彼岸的英国的平价点心连锁店 Gregg 及时推出只需要一英镑的爆款,并雄心勃勃地称之为其王牌产品香肠卷之后最强力作。

说真的,甜品的串串技术,其实一直都在。著名的家政欧巴桑玛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的2010的节目里面出现过布朗尼饼干(只是因为很多人不喜欢她所以没红吧)。伦敦一家萌萌哒下午茶和点心专门店 Bea’s of Bloomsbury 两年多前就推出过玛芬和甜甜圈的杂交产品—— Duffin(Donut+Muffin)并收录在店铺自己推出的食谱书中,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水果挞和布朗尼碰撞出的布朗尼挞,提拉米苏式的纸杯蛋糕以及英国传统焦糖蒸布丁式纸杯蛋糕等各类产品。

2013年末,星巴克供应商擅自将 Duffin 注册商标,尽管星巴克表示并不会挟注册商标以令其竞争对手停止生产,但是群众们还是围观着这以大欺小的事情好一阵子。

我想认真严肃地说,甜品由于其“整体性”和“均质性”的特点,很容易被这种混合性(hybrid)手法进行拉郎配。

例子一:粉丝炒肉丝、香干炒豆芽这两道菜如果放在一起很难创造出一个复合名词——它们合起来是包在春卷里的合菜而不是什么 vermeat tofrout(vermicelli +meat+ tofu+bean sprout),因为它们不具备强烈的整体性,和别人放在一起马上就需要以另一道菜的身份出场。

例子二:一块碳烤的T骨牛排,无论旁边是西兰花、土豆泥还是烤芦笋,牛排永远是菜名中的主语,而不会出现 Beegetable (Beef + Vegetable)。因此甜品的配种虽然混成词(portmanteau,即音义合并词)频生,却并不像语言学中的复合词(compound noun)那么多样,名词介词、名词连词、名词动词都能绑一起用。

例子三:就拿顺势炒起来的炒面汉堡来说,两者都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且没有明显的互相吞并的不平等存在,所以放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说这是拉面汉堡(当然啦其实这个东西日本人早就发明出来了,连北京的一家日本面包店都早有了炒面面包,里面还有芥末和姜丝呢)。

只是这样只会让我想起动物园里面的狮虎兽,以及农贸市场里的苹果梨。我喜欢的不是融合菜(fusion),而是克里奥耳化(creolization),是“它为体、我为用”的实用主义,是在手边缺乏食材时的民间无声即兴,是痛苦的乡思忘不了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拨弄心跳,是美国路易斯安那的什锦饭,是福建东南沿海的地瓜米,信奉时空、信奉自然、信奉实在,信奉灯泡点亮前九百九十九次没有成功的尝试。

我并不介意店家和个人的新奇尝试,只是现在的“排列组合”游戏想成为风潮的制造者和媒体热爱的高光点,它能走到多远,我并不以为然。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周末的早上,北京居然一直下着雨,我想着 19 世纪就被命名成功的早午餐——Brunch,这种创造出菜单体系、成为人类饮食习惯的、经年累月各国各地汇集而成的壮举,比一时兴起往轮胎里插黄瓜、往戒指里塞擀面棍、还要满世界瞎嚷嚷的牵强育种技术,高明得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P.S.S. 安塞尔还有一个新品,一口杯的形状的巧克力饼干,中间倒上牛奶,怎么吃随你,这个看上去尚可试一试。

关于何姗:《好奇心日报》特约作者,又名”玛丽莲鱼露“。一直学习吃饭,一直认真吃饭。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