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200 多个词条,可能能让你好好看看那些愚蠢的人类

曾梦龙2018-11-22 19:00:01

“没有人敢说自己一点儿不蠢,因为我们早晚都会有些愚蠢的念头,说些愚蠢的话,做点儿愚蠢的事,只是数量不定罢了。”

作者简介:

皮耶尔乔治·奥迪弗雷迪 (Piergiorgio Odifreddi),意大利家喻户晓的科普大牛,“国民科普爷爷”, 1950 年生,意大利著名逻辑学家、数学家,也是极其活跃的科普作家和评论家。他为意大利版《纽约书评》撰写社论和书评,还是意大利版《科学美国人》的定期撰稿人。他经常参与各种科学主题讨论,录制超过 400 期电视节目,由于他在科普上的卓著贡献, 1998 、 2011年两度获得“伽利略奖”,2002 年获得“裴诺数学奖“, 2005 年获颁意大利共和国功勋奖章。

书籍摘录:

前言

《人类愚蠢辞典》并不是一本百科全书,否则就该叫作《人类愚蠢百科》了。从愚蠢者在时空分布上的广度和在人群中的密度来看,也许确实需要一部百科全书,但因作者本身的局限性使他无法做到如此。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完全驾驭愚蠢,无论是其自身还是他人。每个人的视野有限,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因此,作者不得不为这部书感到满足,读者们也应如是。

《人类愚蠢辞典》正是一部辞典,否则就不该叫这个名字。既然是辞典,就不应该按照从头到尾,或从尾到头的顺序阅读,而是应该根据兴趣浏览相应的词条,虽然在阅读每个词条前,人们并不知道得到的会是愚蠢的正面例子还是反面例子。

甚至在读过后,人们可能也搞不清楚这个问题,因为在某些人眼里看来愚蠢的人或事,在另一些人看来却并非如此。无论如何,作者的目的是用所列举的例子来表明什么是愚蠢,怎样算是愚蠢,它的反面又是什么样、怎么样。当然,这一切都是出于作者的个人观点,也许他能看到别人的愚蠢之处,却看不见自己的。

正是这种对其他人的愚蠢的确信,让每个人可以与自己的愚蠢和谐共处。没人想否认几乎所有人都是傻瓜的判断,但同样没有人想到,如此说来,我们自己也肯定是其中一员,作者也不例外。

读者很快就会发现这个事实。如果把这件事提前告诉读者,就是把读者当傻瓜来对待,但若是读完以后还不明白这个道理,那就是真正的蠢货了。没有人敢说自己一点儿不蠢,因为我们早晚都会有些愚蠢的念头,说些愚蠢的话,做点儿愚蠢的事,只是数量不定罢了。作者知道自己做过的一些蠢事,在这部辞典中已经写下了一部分,也为不能想到更多蠢事而深感抱歉。

Guerra 战争

愚蠢是没有终点的。如果有,其中之一应该就是相信战争有什么崇高的动机:种族、宗教、政治、意识形态、哲学,甚至道德。如果没有这些动机,就很难说服傻瓜和自以为不是傻瓜的人心甘情愿且热情地参与战争。

不过,制造弥天大谎需要极高的智慧。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莱夫·格兰杰和罗伯特·恩格尔共同研究了时间序列中经济数据的走向,认为收入、消费和投资的变化是分立的,而价格和汇率的变化则是持续的。他们还发现了这些因素之间存在着隐藏关系。

比如,美国市场的繁荣时期均是朝鲜、越南、巴拿马、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的产物,证明战争是经济的另一种延续。正如格兰杰所发现的,如果想消灭战争,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我们就必须保证和平的利益。

Hegel(Georg)格奥尔格 · 黑格尔

亚瑟·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1819)中写道:“赤裸裸的胡说八道,拼凑无意义的、荒谬的话语,如人们从前只在疯人院听过的最大的狂妄,最后出现在黑格尔身上。这种狂妄已经成为有史以来最无耻、最普遍的神秘化工具,取得过后世难以相信的成果,它也将成为德国人愚蠢心理的一座纪念碑。”

威廉·詹姆斯则在《信仰的意志》(1896)中谈到他使用笑气进行的试验。在吸入笑气后,他肆意写下一切出现在脑海中的句子。当笑气的作用消退,重读这些句子,他发现它们与黑格尔写的句子如出一辙。比如其中一句:“如果区别的程度不在相同与不同之间,就不存在区别。”

实际上,从唯心主义的角度来看,黑格尔的愚蠢就在于玄学。对于柏拉图而言,世界上既存在着抽象的理念,也存在着具体的物体。但对于黑格尔,却只有前者,而且就像后来尼采说的,“世界变成了童话”,或者像在詹姆斯身上产生的幻觉,又或是印度教中毗湿奴神的一个梦。总之,它就像除了真理以外任何诸如此类的胡话。

Hitler(Adolf)阿道夫 · 希特勒

哲学家列奥·施特劳斯在《自然权利与历史》(1953)一书中强调:“当我们谈论一件事时,在某个观点上最后往往不可避免地被投入到希特勒的阴影里。应该避免将希特勒归谬法用作归谬法的替代品这种错误,现在这样的错误太多了。不能因为希特勒支持某件事就拒绝它!”

这种给古典修辞手段增加的现代补充,显然是愚蠢的。举个例子,如果说希特勒不喜欢吃肉又喜欢狗,那么并不代表我们应该选择吃肉和讨厌狗。

这一领域的最新理论是高德温法则(Godwin’s Law)。大法官麦克·高德温在 1990 年建立了这一关于网络的法则:“当网络讨论不断延长时,参与者将用户或其言行与纳粹主义或希特勒进行类比的概率会趋于 1 (100%)。”发生此类情况的时间点叫作高德温点,是一个人开始胡言乱语的征兆。

皮耶尔乔治·奥迪弗雷迪,来自:维基百科

Hollywood 好莱坞

约翰·萨克洛博斯克,笔名“好莱坞约翰”,是 13 世纪英国著名逻辑学家。不过,他和美国电影圣地好莱坞毫无瓜葛。更无趣的是,“好莱坞”这个名字仅仅来自 1886 年一个中国移民用蹩脚的英语回答他的地主时说的一句话:“I haully wood.”(我收集柴火。)而好莱坞,正诞生在这位地主的土地上。

1911 年,源于新旧金山郊区的电影业的“柴火”,在世界各地燃起了熊熊火焰。好莱坞顿时成了美国生活方式的“宣传部”。在这里,无数伟大的投资家、化妆师、明星和广告用他们的电影作品席卷全球。不过,好莱坞在知识和艺术层次上并没有多少追求。

如此所诞生的后果就是愚蠢的狂欢节 — 奥斯卡颁奖典礼。从以外星人主题的愚蠢科幻片,到以吸血鬼为主题的愚蠢恐怖片;从上演愚蠢追车戏的动作片,到充斥着愚蠢交火场景的暴力战争片。独立电影和民族电影的诞生恰恰是为了反抗这种电影至上论,尤其是在好莱坞。

Tifo 狂热

愚蠢的古罗马平民阶层用“面包和竞技场”(panem et circenses)来概括自己的物质和精神追求,并将两者混为一谈。当今的平民阶层并不比古人高明几分,也追求同样的东西。唯一的区别在于,比起竞技场,他们更钟情于体育场,尤其是绿茵场。

球迷协会往往也是那些臭名昭著的足球流氓的聚集地。他们日复一日地在球场发泄自己的怒气,以防止这些怒气在其他场所爆发出来。因此, 2007 年 2 月 2 日在卡塔尼亚主场迎战巴勒莫时发生的球迷骚乱中被杀害的警察菲利普·拉基蒂的遗孀表示:“国家已经屈服于足球了。”

足球狂热其实是反体育精神的,因为它并不是在鼓励一项运动的发展,而仅仅是支持自己的球队却贬低另一方。同样愚蠢的态度并不只存在于运动领域,在政治和宗教范畴内也同样普遍存在,如马洛事件、移民事件,以及反犹主义和各种战争。

Tolstoj(Lev)列夫 · 托尔斯泰

托马斯·曼在《写在托尔斯泰百年诞辰之际》一文中指出:“对于拥有歌德的我们来说,自然之子托尔斯泰为了让生活更理想化所付出的热情,应被视为一名保有野性的老男孩笨拙却可敬的抗争。”若你了解德国人,包括歌德及这位托马斯·曼,便会明白这段话就是为了说明托尔斯泰并不是个傻瓜。

确实,在《战争与和平》(1869)和《安娜·卡列尼娜》(1877)这两部公认为最伟大的小说中,愚蠢并没有出场。可是,虽然托尔斯泰不像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属于天生的傻瓜,却不幸与帕斯卡一般在某一时刻变成了傻瓜。《安娜·卡列尼娜》中的最后几页恰恰证明了作家正在滑向深渊的危险趋势。

之后的许多作品,包括令人尴尬的小说《克莱采奏鸣曲》(1889),还有愚蠢的文集《艺术论》(1897)及《论科学》,都表明他陷入了无谓的对精神的探索,这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典型行为。正因如此,他甚至开始重新评估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后对其颇为赞赏。令人遗憾的是,托尔斯泰如此努力地希望成为一名大圣人,却最终变成了疯子。

Totalitarismo 极权主义

如果认为在奥威尔的《1984》(1948)中暴力极权主义落败后,自由已经支配了世界,那就太傻了。事实上,从美国到梵蒂冈,如在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1932)中的后极权主义依然存在。这两国均公开宣称从希特勒的《我的奋斗》(1925)中获得启示一事并非巧合,他们也赞同印度问题的所谓“最终解决方案”,欣赏贝拉尔米诺主教“有效的”宗教审判方式。

如果认为这些是陈年旧事那也挺愚蠢的。因为现在西方极权主义势力正在无耻地介入整个世界,以战争为大棒、宣传为胡萝卜,强制所有人接受唯一的经济模式(资本主义)、唯一的政体(民主)以及唯一的宗教信仰(基督教)。

世界已经迷失在全球化、以美国为模板的均化和一律化的诱惑中。但是,在全球范围内强制推行统一模式的生活和文化并不能解决 8 亿人忍饥挨饿,甚至每年有 900 万人因饥饿而死去的问题。


题图来自: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