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Cover:大公司威胁资本主义的未来,恢复竞争是关键

蔡一能2018-11-19 17:33:28

具体给出了三点药方:改革数据与知识产权制度,取消市场准入门槛,更新反垄断法律。

“美国经济已经成了资本主义的恶托邦。” 11 月 15 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清点了一趟旅行所涉及的大公司后,发出了上述感慨。“恶托邦”(dystopia)一词来自“乌托邦”(utopia),指的是和理想期许截然相反的黑暗未来。

该期特别报道中,这家持古典自由主义立场的英国媒体认可了对当前经济的一种普遍担忧:大公司正变得过于强大,对市场形成了支配作用;同时,它也给出了资本主义实现自我革新的药方:全面恢复竞争。

情况究竟有多糟?《经济学人》给出了一组数据:1997 年以来,美国三分之二的行业都出现了市场集中化的趋势;十分之一的经济总量来自各个由四家公司控制的垄断行业;理论上,企业利润会在竞争中被摊薄,而在现实中,企业的自由现金流占 GDP 比重较近 50 年均值高出 76%;2000 年来,所有行业内四大龙头企业的平均市场份额都有所增长。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欧洲,大公司对市场的支配力都在加强。

当市场竞争消失,企业就可以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获得不正当的好处。《经济学人》测算,当前全球非正常利润的总量高达 6600 亿美元——按国别计算,三分之二来自美国;按行业划分,三分之一来自科技公司。Google、Facebook 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则找到了另一种寻租方式:他们没有向消费者收取费用(按原文说法),而是借助垄断的推广渠道,推高了其他公司的运营成本。

并不是所有大公司的崛起都是拜垄断所赐。麻省理工学院的 John Van Reenen 指出,一些大公司的成功得益于创新带来的效率提升,这些公司掌握了数字技术,之后通过网络效应保持了优势。在科技行业,这个解释还说得通;但在传统行业,尤其是受管制的行业,居高不下的利润和僵化的行业格局终究反映了竞争机制的失效。

更微妙的是,即使是 Netflix、Amazon 这类打破原有行业壁垒的搅局者,之所以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超高估值,或许也来自一种预期:他们也终将走向垄断。

大公司市场支配力的增强,也关联着一些宏观经济现象。第一,在低利率的刺激下,企业依然不愿意将利润用于再投资,这可能要归咎于企业对于打入一个行业的悲观预期;第二,大公司通过价格垄断而不断壮大,挤压了劳动者工资的购买力,最终反映在劳动者收入占 GDP 比重的整体下降;第三,缺乏竞争也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如何解决资本过剩的问题?左翼政治给出了不少答案。美国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主张在公司董事会增加劳工代表;英国工党承诺将推行强制员工持股;大部分左翼人士都想要恢复正在衰落的工会力量。

但《经济学人》认为,企业不该像 1960 年代那样,将丰厚利润用于摆平工会的罢工威胁;容忍当前的非正常利润分配也不是个好主意;最好,还是直接切断企业借助市场支配力寻租的环节。

可以从三个方向寻求突破。首先,数据与知识产权制度应当更有利于激励创新,而非保护既得利益者。科技服务获取和利用用户数据将受到限制,匿名化的大数据应以授权形式在行业内共享;专利授权将减少,保护期缩短,也更容易通过司法途径提出挑战。

其次,在行政层面取消行业准入门槛。这些门槛目前以五花八门的形式存在,包括非竞争条款、职业执照和复杂的行业规制。

最后,制定适用于 21 世纪的反垄断法律。反垄断执法者目前更多着眼于消费者保护,《经济学人》则认为,监管者需要把更多精力花在维护市场竞争的整体健康水平上。今天,科技公司能够轻松地收买潜在竞争者,比如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这种模式不能一直延续下去。


题图来自:bfishadow / 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