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洪晃首部长篇《张大小姐》,用旁观者的视角调侃“上流社会”

张依依2018-11-20 07:27:48

但最大的卖点好像还是她自己。

洪晃刚刚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

人们对洪晃的印象很多面,一些与名人相关联,一些停留在她的家庭身世,也有人记得的是《一步之遥》里她的银幕形象。 2015 年,洪晃因难以维系关停经营多年的杂志《 iLook 》,在辗转很多角色的大半生之后,她停下来开始专心写作。

新书《张大小姐》被洪晃定义为“时尚悬念爱情侦探小说”。这些标签也许都对,但本书最突出的一个卖点仍在于其设定中的一张张上流社会面孔。

“如果上流社会是一幅抽象画,一定是要有金箔打底的,因为一切似乎都是围绕着钱。而金箔下面会局部渗透一些红色,那是钱后面的权力。而在金箔上面有无数的圈,这是各个不同行业,不同人脉,不同势力的圈子。有的时候圈子会勾肩搭背,有的时候会冲撞,还有的时候会怼得很厉害。”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书面采访时,洪晃勾勒出这样一个画面。

拿“上流社会”开涮的通俗小说

《张大小姐》这本小说的灵感来源,是洪晃喜欢的美国小说《虚荣的篝火》,一本试图捕捉上世纪 80 年代纽约市上流阶级生活的讽刺文学。“很多人对上流社会有种莫名其妙的向往。”她在 10 月 10 日的新书发布会说,“但是,对于我来讲,我总觉得,可能上流社会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里头最虚伪的一个人群。”

这份莫名的想象一方面源于参考的稀缺。在西方的文学创作中,不乏对于上流社会的揶揄调侃,但在中文世界中却不那么有存在感。“我想了解的‘上流社会’的人都很在意他们的一席之位,怕写了什么以后没法在‘上流社会’混了。”洪晃说,因此国内此类题材的写作,不是励志的个人奋斗故事,就是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

在洪晃看来,这让大众对上流社会的想象充满了误解,“最大的误解是把挤进‘上流社会’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把财富作为一生唯一的追求。”

而这里所谓的“上流社会”又如何定义呢?在洪晃的描述中,那是一个个钱权交易的圈子,同样出席发布会的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则称之为“一群拥有大量隐形财富的人”。

浙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邱建国表示,这本书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在改革开放 40 年之际,我们去回望我们的国民,在这么一起走过来的过程当中,尤其在初期是有很多的探索,那么这个小说,我认为她写出了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当中的幽暗部分所走的路。”似乎也暗示了《张大小姐》作为一本通俗小说所带有的现实意味。

洪晃出身名门,外公是著名学者、民主人士章士钊,母亲是外交官章含之,继父是中国前外长乔冠华。“特权”一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与她的生活关联在一起。去年接受《卫报》采访时,洪晃表示现在的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中产,搬出了史家胡同,住在北京郊区的村子里,院内养着鸡。

站在这个节点回望,洪晃对“上流社会”的生活充满了讽刺的表达。锦衣玉食的张大小姐是个“没有自我”的悲剧性角色,而表面和气的饭局关系往往虚伪易碎,首富党小明家中常年备着一个用以准备跑路的 Go Bag : 3 本护照, 30 万美金,一部香港手机和一部美国手机。

《虚荣的篝火》影版海报。来源于Wiki

另一种发声的方式

2016 年左右,《张大小姐》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始进行连载。洪晃认为自己保持着一种媒体人的心态,需要读者,需要目光和催促,才有写下去的动力。

连载的形式让这本书整体的基调都颇为直白和轻松,不出几章就会有一个剧情的小高潮,洪晃在里面保持了自己贯有的,调侃性的文字风格。但这同样带来了短板,整个故事偏扁平和简单,“作为一部小说、一部长篇的话它还太干净了。”邱建国评价。

写作是洪晃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早期写专栏,办杂志,出散文集,接下来还计划继续把小说写下去。

“写东西对我来说就是让脑子去健身房锻炼一下,可以把思想整理清晰,把一些杂乱不堪的东西从脑子里赶出去。”但她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作家,说是“写字的”可能更合适。

上世纪 70 年代,年仅 12 岁的洪晃作为公派小留学生赴美读书。归国时,她的思想和中国社会价值观与语言环境发生了一系列碰撞,在那时被视作“大胆直白”的言论也让她一下子收获了“名门痞女”这个追随她至今的标签。

“我的教育强调独立思维,强调有观点一定要去表达,这是一个人存在的证明。”她在接受澎湃新闻关于本书的采访中提到。这也是洪晃写作的特点,一种明确的态度表达和社会参与。她说以前写散文通常都源于一个事件,如果遇到什么让自己恼火的事情,转过头就能在手机上洋洋洒洒两千字码完,“就是一股情绪一下子扔那儿”。

这种批判性质的文字在 20 年前打开了大部分人认识洪晃的窗口,但如今,短明快、情绪鲜明甚至过于鲜明的内容已经铺天盖地。

洪晃也意识到这点,“我其实近几年已经不怎么太多说话了,一是觉得批评性文章在网络时代已经变味道了,有的时候,真的是吐槽,不是批评,更不是建议性的批评。”

近年来除了公号连载,洪晃还在个人微博上定期发布外媒讯息摘选的#晃剪报# ,同时被邀请做了一些关于女性主义的演讲。各方面看来,洪晃的观点表达都在变得趋向平和。

“吐槽很时髦,因为能赚眼球。我们离真正的批评越来越远了。所以我更愿意写推荐类的文章,哪怕经常被人质疑是否是软宣,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多分享好东西,少吐槽。”

洪晃在新书发布会上。图片来源于当当

不希望把自己变成卖点

但凡对洪晃的背景有一些了解的读者,大多忍不住去猜测书中有多少内容来源于她的亲身经历。当有粉丝在微博上问及《张大小姐》“是完全虚构还是有部分是真实事件?”洪晃简短回复“完全虚构”。还在宣传的时候强调,这不是自传体。

她似乎极力想将自己与书中的人物划清泾渭,并表示张大小姐是她一辈子都不想成为的女人。

在新书的宣发方面,洪晃也希望能将视线从自己的身上移开,甚至因此和电商平台当当产生了一些意见相左。“不明白平台和书商做推广总是不卖书卖作者,买鸡蛋非要看老母鸡吗? ​​​​”

李国庆是洪晃多年的好友,也是鼓励她将连载出书的关键人物。目前此书在当当网上专售,未来还有影视化的计划,从一个商人的视角,李国庆认为,洪晃本身就是 IP ,这是绕不开也不必绕开的。

而事实是,正是洪晃本身的背景让这本书有了更多的可读之处。她坦言,自己的生长环境和背景给了自己机会去接触上流社会,也为她提供了资料与素材,尽管故事中的人物没有直接的影射,但都多少拥有数个原型。

自连载之初,书中的角色孟大主编屡屡被拿来和《时尚芭莎》前主编苏芒进行对照。洪晃并不避讳这种对比,她认为想要去描绘一个圈子,必须借用一个人们熟悉的标签。

而不论愿不愿意,洪晃自身显然也成为了一个标签,红二代、时尚场、政商圈……绕来绕去,人们想要窥探的,是角色后面一个难以触及的、真实的“上流社会”。而较之小说的可读性和文学性,读者到头来也许还是对洪晃这个人更加感兴趣。


题图来源于当当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