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默克尔支持马克龙打造欧洲军队的建议,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Katrin Bennhold and Steven Erlanger2018-11-16 07:08:02

分析家认为,在当前的全球局势及她本人即将卸任的时局之下,她的呼吁显露出一种新的急迫感。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柏林电 — 本周二,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一战终战纪念活动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另一个气氛紧张的国际会议上表示,欧洲应该在未来建立“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

默克尔已在上周宣布自己不会寻求连任。这番关于欧洲未来的讲话是她在出席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前发表的,此举也被视为她在自身力量减退之际,为了留下一定影响而做出的努力。她用前所未有的强烈语气提到,欧盟需要团结在一起,而且在捍卫自身权益时,应该更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依靠美国。

就在默克尔发表此番言论不久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因发表建立“欧洲军队”的提议受到了特朗普猛烈的个人攻击。

“我们可以无条件依赖别人的时代已经过去,”默克尔在发表关于欧洲大陆的电视讲话里说。“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欧洲人想要作为一个欧洲共同体生存下去,我们必须更果断地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一看法也呼应了默克尔在之前的观点。但是分析家认为,在当前的全球局势及她本人即将卸任的时局之下,她的呼吁显露出一种新的急迫感。

“我们应该为有朝一日创建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的愿景而努力,”默克尔说道。她还称,这样的军队可以向世人表明“欧洲国家之间再也不会发生战争”。

她强调,这支军队不会“对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即北约)”,而是对北约的补充。同时,她还提议建立欧洲安全理事会(European Security Council),让成员国轮流担任主席国,称这将有助于欧盟就外交政策迅速做出决议而不需要达成一致同意。

“听到全世界最信奉大西洋主义的德国总理如此谈论欧洲的防务问题和德国肩负的责任,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位于柏林的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任马克·莱昂纳德(Mark Leonard)说。

实际上,这样的言论是否会受到各方支持,目前尚无定论。许多人把“欧洲军队”视为遥不可及的雄心大志。

“建立欧洲军队的呼吁是一个大胆而长期的愿景,”位于布鲁塞尔的布鲁盖尔研究所(Bruegel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贡特拉姆·沃尔夫(Guntram Wolff)说,“但是我们也得承认,这确实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他指出,各国议会依然牢牢地掌握着派遣士兵参战的政治权利和合法性。

其他人则认为,在为欧盟一体化的努力过程中,德国在外交和国防政策中的领导地位深植于心,而这项提议可能让德国有机会摆脱长久以来对这一角色感到的不安。

就像莱昂纳德所认为的:“欧洲的军事行动可能比德国的军事行动更容易进行宣传。”

不过,“欧洲军队”的想法可能充其量不过被认为是一种抱负。每当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政府需要把本国军队部署到国外时,都得经过议会的批准,更不用提参战了。除此之外,如何组建、领导和管治“欧洲军队”,以及相关经费——已经有这么多的国家不愿花费 GDP 的 2% 用于防务——都是鲜有倡议者试图回答的问题。

法国一直都有建立“欧洲军队”的想法:前总统戴高乐在 1950 年代就曾试图建立这样的军队,但未能成功。对大部分欧洲国家而言,有美国的核保护伞及其做出的保证,参加北约作为集体防御的做法已经让他们感到满足。戴高乐曾在 1966 年宣布退出北约并将北约总部迁往比利时,但在 43 年后,法国于 2009 年重回北约。

随着特朗普把北约称为“成员国向美国缴纳会费的某种俱乐部”并不断提出批评,在北约内部重新出现了对加强欧洲防务能力的关注,但这出现在北约内部,而不是反对北约的地区。

很多智库也在为关于欧洲人“战略自主”(strategic autonomy)的想法进行辩论,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对这样的说法表示反对,因为这有分裂的意味。

不过欧洲人反驳称,“战略自主”指的仅仅是欧盟本身进行北约不想做的、小规模军事行动的能力。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还在就任何旨在加强欧洲防务而做出的努力做出批评,其中一个争议就在于,欧洲防务支出是否会在损害美国军事制造商利益的情况下,发展欧洲自己的军事制造商。

一年前,欧洲成员国签署了名为“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的防务协议,旨在提高欧洲军队的效率,也是为了回应对特朗普的批评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新军事行动。同时,欧盟国家还向欧洲防务基金投入了更多资金,以此推动欧洲的军事研发和装备。但是,即便是默克尔也强调,这些努力应该在与美国和英国的协调之下进行。

据称,上周末在法国举行的一战终战纪念活动深深打动了默克尔,在活动的大部分场合中,她都在马克龙旁边。在活动上,马克龙频繁地提出,要建立欧洲军队和欧洲干预部队,以处理北约之外的突发冲突。

默克尔是在巴黎举行的峰会之后发表上述讲话的,而这场峰会在很大程度上展现了特朗普与欧洲盟友之间的紧张关系。某些记者曲解了马克龙接受采访时的言论,误解他赞成建立一支欧洲军队,以此抵御俄罗斯、中国甚至美国。但事实上,马克龙讨论的是法国需要防御某些国家的网络攻击和网络间谍活动。

马克龙仅仅在在采访的后半部分才谈到“欧洲军队”的内容,但他的言论并没有直接提到与美国的竞争。相反,他强调的是欧洲必须为自身安全付出更多努力,而这也是华盛顿积极主张的。

“我们需要欧洲以一种更自主的方式来更好地进行自我防卫,而不是仅仅依靠美国,”他说。

周二那天,默克尔身穿一件与欧盟旗帜颜色相呼应的蓝色外套,在议事厅赢得了与会者的起立鼓掌——但其中也有大量的嘘声和质问。

“欧洲的灵魂是宽容,”她说。不过她也提到,近年来,随着一场又一场危机拉扯了欧洲大陆的社会结构,这种宽容已经不堪重负。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Laetitia Vanc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