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上海办了场致敬改革开放的当代艺术展,开幕式有些特别

蔡一能2018-11-13 07:23:57

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罕见同台。

激昂的背景音乐声中,大屏幕上出现 1977 年高考恢复的场景。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话音刚落,画面转换到星星画展、1985 年劳森伯格访华、1989 年中国现代艺术展等标志性事件,以及此间登场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编年体式的叙述到 2000 年戛然而止,这一年始于烟花簇拥的大本钟,对应的字幕是“市场化与全新的艺术系统”。随后,镜头在拍卖会、艺术家和他们的代表作之间飞速切换,如同电影节上介绍各个奖项的入围者。

这是 11 月 9 日傍晚,一场当代艺术展在上海宝龙美术馆的开展现场。展览有个不短的标题:《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策展人吕澎解释,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显然不止这 40 位,取 “40” 为限,是为了对应已经定下的主题。

除了宝龙美术馆的 “40×40” 展览,刚刚过去的一周,上海新开的展览、展会还有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ART021 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双年展、辛迪·舍曼中国首展、刘野个展“寓言叙事”、村上隆中国首展等等,当然,还有备受瞩目的进博会。上海的会展中心、美术馆、画廊甚至商业地产各自拿出了重磅节目,赶在艺术圈热议的“上海艺术周”集体亮相。

“聚集”的效应有很多种——不少观众从其他城市甚至境外赶来,利用周末时间集中赶场;文化记者的日程表几乎被排满;对参展的艺术家来说,展出的不仅是他们的作品,更是他们在过去数十年间积累的名望与符号价值。

“40×40” 展览本身也是“聚集”的产物——吕澎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将这些作品集中起来非常不容易,因而要向艺术家和收藏家表示感谢。

大屏幕上闪过的面孔当中,大部分就坐在台下:罗中立,傅中望,王广义,张晓刚……一些人的身影已不常见于新的展览,一些人在 1990 年代成为国际藏家的宠儿,至今都是那个市场上最有说服力的名字。当那个被称为“新潮”的年代逝去,这些人再次聚在一起,目的成了向过去的 40 年致敬。

主持人一一念过他们的名字,掌声井然有序地响起。

宝龙美术馆用了数个巨大的展厅展示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很多是近年新作。张晓刚的《浴缸》用巨幅画布呈现了他一再重复的符号与风格:不苟言笑的神情,冷郁的色调,集体主义时期的家居用品,坐在男性角色身边的女士则换上了一个兔头;方力钧笔下的光头们背向观众,注视着正在升起的一轮红日;曾梵志的《无题》里不见了曾经赖以成名的人皮面具,密集、凌乱、缺乏所指的笔触倒是让人想起上世纪中期的抽象表现主义,类似的笔法出现在他今年为刘德华跨年演唱会创作的海报上。

不仅是展览,一些作品自身也透露着某种“回顾”的意识。王广义在《我们如何向人类解释 Sindone》中将西方艺术史上的三件作品组合在一起,统一处理成胶卷负片的效果,意在反思基督教文化中的“基础”问题。陈丹青的一件作品也用到了类似向艺术史“致敬”的元素。

这的确契合了“艺术史”的展览主题,但它也带来了问题。除了不熟悉艺术史的观众会对这些作品的主题感到困惑,“当代”在这些被展出的作品中也沉淀为了历史,与人们正在经历的时代则显得若即若离。它让人想起宣传片里 2000 年之后的空白:告别了前 20 年应接不暇的历史事件,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驱者已经到了清点战果的时候。今天,艺术界的英雄不再取决于作品的前卫乃至挑衅,而取决于拍出了多少、被哪些美术馆和画廊展出、收藏。

开幕式结束,艺术家们被邀请到台上,举起酒保递过的香槟酒合影留念。展厅里响起《疯狂动物城》的主题曲《Try Everything》。不断有人从台前走过,踩破刚从屋顶纷纷飘落的气球,都是“喜气的声音”。


展览信息

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

展期:2018 年 11 月 9 日 - 2019 年 3 月 3 日

地点:上海宝龙美术馆

策展人: 吕澎

参展艺术家:罗中立、尚扬、陈丹青、何多苓、黄锐、毛旭辉、夏小万、傅中望、谷文达、黄永砯、张培力、朱新建、刘小东、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王广义、张晓刚、马六明、丁乙、洪磊、隋建国、展望、徐冰、李山、余友涵、蔡国强、尹朝阳、杨福东、李松松、宋冬、邱志杰、尹秀珍、汪建伟、毛同强、姜杰、向京、毛焰、叶永青、曾梵志、周春芽 


封面及内文图片来自:上海宝龙美术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