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Voice:一战停战百周年纪念活动,为民族主义抬头而担忧

蒋亦凡2018-11-12 18:16:26

“历史不会重复,但常常押韵”,马克·吐温据说说过。

“旧日的恶魔正在苏醒,准备播下混乱和死亡的种子……历史有时候重复其悲剧性的模式,破坏我们认为已经用前人的鲜血盖上封印的和平的遗产。”
    ——法国总统马克龙
“在我看来,今天的一些元素和20世纪的初期和30年代存在很多共同点,让我们有理由担忧一系列不可预测的事件有可能会发生。”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第一次世界大战向我们展示了孤立主义会将我们带入何种废墟。如果孤立在100年前不是解决方案,它今天怎么可能是?”
    ——德国总理默克尔

每年的 11 月 11 日对很多曾经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国家来说是一个肃穆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这场战争的停战日纪念日。而在今年刚刚过去的这个日子更是如此,因为适逢一战停战一百周年。

1918 年 11 月 11 日,法国和德国在法国贡比涅(Compiègne)一节停靠在一片林中空地中的火车车厢里签订了停战协定,标志着这场打了四年的战争的结束。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于 1914 年 7 月,绝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和俄罗斯、美国、中东,乃至亚洲、南美洲、大洋洲的数十个国家分为协约国和同盟国阵营交战。四年的战争造成了一千多万人死亡和史无前例的巨大破坏,最终以协约国获胜告终。它再造了世界政治秩序,包括四大帝国(德意志、俄罗斯、奥匈、奥斯曼土耳其)的解体和世界上第一个以维护世界和平为目的的国际组织——国际联盟(国联)的诞生,这被认为是 20 世纪多边主义的起源。

法德两国代表于 1918 年 11 月 11 日在法国贡比涅的森林里的一节火车车厢上签署停战协议后的合影,来自维基百科

今年的 11 月 11 日,法国作为主要的交战国、西线战区主要战场,以及停战协约签署地,在巴黎主办了一场一战停战百周年纪念活动。而它绝不仅仅纯粹是对历史的致意,而也是对近年来快速崛起的狭隘民族主义政治的“回击”。

当天上午,纪念仪式在巴黎市中心的凯旋门前举行。早上,84 位国家领导人从总统府所在地爱丽舍宫坐车抵达香榭丽舍大道,然后并肩冒雨徒步沿大道走向凯旋门。

马克龙在向位于凯旋门下纪念一战阵亡士兵的无名士兵墓敬献花圈之后,发表长达 20 分钟的演讲。内容包含着显而易见的现实指涉。

巴黎凯旋门下的五名士兵墓,来自 Flickr 用户 sacratomato_hr

他说:“旧日的恶魔正在苏醒,准备播下混乱和死亡的种子……历史有时候重复其悲剧性的模式,破坏我们认为已经用前人的鲜血盖上封印的和平的遗产。”

他还说:“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通过说:‘我们的利益优先,不用管其他人’,你是在抹杀一个民族最珍贵的东西,保持它生命力的东西:它的道德价值观。”

特朗普在 2017 年初的就职演说中宣布自己将推行“美国优先”的政治路线,并在不久前在一场政治集会上宣布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而马克龙在纪念活动前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一个爱国主义者,而不是民族主义者。

在特朗普于 2016 年当选之后,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和政客在多个国家通过选举上台或者发展壮大,并有结成联盟之势。与此同时,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也在民间快速扩散。特朗普胜选的鼓舞和这些国家面临的移民/难民压力,被认为是驱动这种变化的两大因素。

在 11 日上午的纪念仪式结束后,为期三天的巴黎和平论坛开幕。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他为论坛发表的开幕致辞中说:“在我看来,今天的一些元素和 20 世纪初期和 30 年代有很多相似之处,让我们有理由担忧一系列不可预测的事件有可能会发生。”

他所说的“相似之处”,包括 2008 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与 1929 年开始的大萧条都打破了中产阶级的稳定性,而当前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极化,以及对基本权利、自由和民主原则的侵蚀,也曾发生在上世纪 30 年代。他同时指出多边主义正在受到挑战,而在一个气候变化的时代,它所代表的国际合作却又尤为重要。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论坛上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向我们展示了孤立主义会将我们带入何种废墟。如果孤立在 100 年前不是解决方案,它今天怎么可能是?”她还提到 1948 年二战结束之后不久联合国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成就,说自己常常自问:如果今天的我们需要建立这样一份宣言的话,我们能做到吗?她的答案是:“恐怕不能。”

特朗普既没有在上午的仪式上发言,也没有参加下午开始的论坛。下午他在一座位于巴黎郊区的美国一战阵亡士兵公墓致辞后匆匆回国。媒体还注意到,特朗普和普京都没有加入上午的香榭丽舍大道行进,两人都晚于其他所有领导人入场就坐。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后曾表达对欧盟和联合国的鄙夷,并宣布退出国际合作的成就——《巴黎气候协定》,显然不是多边主义的信徒。

而马克龙和默克尔,这两位一战中主要敌对国的现今领导人,则极力试图将两国之间的和解与合作树立为典范。11 月 9 日,两人一同凭吊了位于贡比涅的当年停战协议签署地点,并排而非面对面坐在当年双方签字的桌前,并留下多幅携手的照片。

但是,两人和他们的政党都在面对国内极右翼势力崛起的挑战。开明政治和多边国际秩序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题图为一战凡尔登战役中的补给骑兵,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