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对木头更好一点!一把来自 Ercol 的温莎椅,它有什么秘密

设计

对木头更好一点!一把来自 Ercol 的温莎椅,它有什么秘密

姚芳沁2014-05-21 18:30:00

“在家具中使用木材已经变得那么寻常,以至于我们都忘了这是一种多么珍贵的材料,你必须懂得它的强韧和弱点才能最好的利用它。好在, Lucian Ercolani 知道这些。”这是英国设计师 Margaret Howell 对 Ercol 的评价,她一直是 Ercol 家具的仰慕者,也是她在2002年建议 Ercol 重新推出战后由 Lucian 开发的经典温莎系列设计,一开始这些再版温莎系列只在 Margaret Howell 的零售店里销售,但它们的受欢迎程度直接让这个家族企业把它们包装成 Ercol Original 系列,并畅销至今。

“在家具中使用木材已经变得那么寻常,以至于我们都忘了这是一种多么珍贵的材料,你必须懂得它的强韧和弱点才能最好的利用它。好在, Lucian Ercolani 知道这些。”这是英国设计师 Margaret Howell 对 Ercol 的评价,她一直是 Ercol 家具的仰慕者,也是她在2002年建议 Ercol 重新推出战后由 Lucian 开发的经典温莎系列设计,一开始这些再版温莎系列只在 Margaret Howell 的零售店里销售,但它们的受欢迎程度直接让这个家族企业把它们包装成 Ercol Original 系列,并畅销至今。

温莎椅被称为椅子中的灰姑娘,由于它实在是太普通了,人们都不会刻意发现它还有什么特别之处。让 Lucian 觉得惊叹的是,只需要 14 根木材,就能做出这样一把富有极简主义美感的椅子——那是在1930年代,温莎椅的生产技术还只是掌握在少数地方工匠的手中,虽然它们已经存在了有两个多世纪。尽管那时工业化的流水线生产已经在很多家居工厂中普及,但温莎椅却依然必须依靠手工,椅背的弧形架必须被弯成特定的曲度,这样才能稳定的支撑座椅和其他背部框架结构,在弧形的椅背上钻孔需要有经验的技师凭感觉来判断,孔洞的大小和角度必须十分精确,否则椅子就会轻易被摔得粉碎。


Lucian 自立门户成立以自己家族名命名的 Ercol 还是在1920年,这位来自意大利的移民从小目睹着父亲如何对不同木材加工打磨,十岁那年,他们举家迁往了英国。 Lucian 来到位于伦敦郊外,被称为英国椅子制造中心的 High Wycombe 的一家家具工厂里当学徒,这段经历不仅让他掌握了一般制椅的手工技术,也让他看到了在工厂标准化运行下打造出来的设计简洁,并且价钱亲民的家居产品的魅力——越是简单的设计越是需要精细的工艺。

“为功能设计”( Fit for the Purpose )这个理念从此一直贯穿到今天,“这些家具是为了功能,为了打造它们的材料而设计的,它们的比例看起来就像艺术品那么完美。”之后,就被 Lucian 反复提及,也成为他家具设计的终极标准。到现在, Ercol 传到第三代,现任主席的 Edward Tadros 是这家英式家具公司创始人 Lucian Ercolani 的孙子,被工厂所有人亲切称为“老家伙”的 Lucian 至今依然是 Ercol 的灵魂人物。

Lucian 为这家家具公司做出的最大贡献是让手工制作的温莎椅进入到工业化生产。

二战后重建需要大量的家具,英国贸易部决定为那些能够提供基础设计,并且保证最经济的使用木材的家具生产商颁发特许生产文件,从而获得大量政府订单。Lucian 意识到这会是 Ercol 发展的绝佳机会。

他的第一个任务是以一周 1000 把的速度生产十万把温莎椅,由于成本控制, Lucian 必须要改进目前的制造工艺加速流程,也就不可避免的引入新的机器和新的生产线,让温莎椅能够实现量产。

虽然有着漂亮的颜色和纹理的榆木当时在英国的郊区非常普遍,但由于其易弯曲变形的特性,作为家具原料很难控制,很少有人选择榆木作为家具材料,榉树相对而言则要稳定许多,因而被大量用来制作椅子。尽管“驯服”榆木相当的困难, Lucian 还是把它加入自己设计的温莎椅中,“榆木有美丽的外表但不具力量,它与榉木的结合能让椅子兼顾审美和韧性。”

High Wycombe 上的所有人都认为 Lucian 注定要失败,那些掌握着温莎椅工艺秘方的家族们还给他捎去了语带嘲讽的口信:“告诉 Erkie 他永远都别想做出一把温莎椅来。”

木材被用作家具生产之前必须经过好几年户外的干燥,等其中的水分被充分蒸发掉之后才会被切割成厚木板,干燥木材是一个极为缓慢的过程,只有木材里里外外充分并且均匀干燥,才能达到家具制形的标准。

为了加速木材的干燥过程,当时的家具工厂里已经使用了干燥炉,但是榆木显然没有办法在传统的干燥炉中干燥, Lucian 发明了蒸汽干燥炉,首先木材会被完全浸透,然后在一个可控的环境下缓慢烘干,木材中的水分能被均匀的蒸发掉。榆木需要被放置在干燥炉里两到三周的时间,这不仅仅是干燥,也是稳定木料的过程,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到了 1950 年, Ercol 的工厂里总共有 32 台蒸汽干燥炉,每一台炉子可以容纳 1000 立方英尺的木材,是当时全欧洲最大的干燥炉基地。


为了解决榆木不够坚韧的问题, Lucian 把好几片榆木粘合起来做成复合板。组合在一张椅座上的每一片榆木都经过精心挑选,确保它们的颜色和纹理一致,相邻的两块木板用暗钉和合成树脂胶组装在一起,用钳子敲击让它们牢牢扣死,无线电加热钻用来加速合成剂的作用。一个机器操控的恒定压力机可以同时合成好几块榆木板,这个技术在后来的好几十年里成为了家具工厂的必备。

另一个 Ercol 的独特设计是插入式接头,椅腿穿过整个座椅以加固整把椅子的结构,一个楔形的木块打入椅腿上方的凹口,把木条顶出椅座嵌入表面的孔洞中,等胶水干了之后,突出部分会被磨平,这个过程只用到胶水和一定的压力,而不需要任何螺丝。在 Ercol 椅座的表面与椅腿衔接处会留下圆形的图案,这也成为了他们标志性的元素。

为了降低成本而引入的机械化生产让 Ercol 背负了很大的争议,也就是机械化与手工艺,传统和现代,质量与价格之间的冲突,他们提出了人性化机器的概念,机械化有助于效率,把工人们从枯燥的作业中解放出来,为消费者提供平价的产品,但 Ercol 并不是用机器取代手工,尤其是那些手工的雕琢,它们为整个产品注入灵魂。

所以现在你会在 Princes Risborough —— Ercol 的工厂已经从 High Wycombe 搬到了这里——看到,一个看起来充满大工业色彩的 16 万平方英尺的有着巨型落地窗外墙的透明工厂里,工人们在做着“为产品注入灵魂”的事:像精心排练过的一样,两个工人分别控制着一块固定在夹具上的榉木的两头,节奏一致的把它压弯成特定的弧度,尽管高科技的机械化生产工艺早已普及,但在 Ercol 的工厂里,还没有一台机器能够取代手工弯压木材,这些技师们需要多年的训练才能琢磨出对不同木材该用多少力度的手感,稍有偏差,木材便会断裂。

在工厂的另一边,一位工人正在机器上打磨椅背架,他一会左右甩动木条,一会把它高举过头顶,就像啦啦队员耍弄呼啦圈一样。 Edward Tadros 开玩笑说当年他学手艺时总是把这个环节搞砸,“这可一点都不容易。”

题图来自:Ercol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