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Google 之后,Facebook 也不再强制员工私下仲裁性骚扰

Daisuke Wakabayashi and Jessica Silver-Greenberg2018-11-12 06:58:41

批评人士称,由于仲裁听证会在私下进行,这些指控通常不会公开,骚扰者很容易调离当前工作岗位,新部门的同事也不会被事先告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上周五,继多家科技公司后,Facebook 也表示将不再强制员工通过私下仲裁的方式处理性骚扰指控。批评人士认为,“强制仲裁”的做法对性骚扰受害者颇为不利。

就在前一天,Google 公司也宣布了类似的决定。上周,世界各地约 2 万名 Google 员工举行罢工,要求公司改变性骚扰事件的处理方式。微软在大约在 1 年前做出了政策调整,Uber 则于 6 个月前改变了做法。

近年来,以颠覆性的产品和标新立异的办公室文化而著称的科技行业,一直不遗余力地防止员工发生纠纷后诉诸法庭。强迫员工接受仲裁的做法就像免费午餐和班车一样普遍。

专家表示,在仲裁过程中,法律的天平往往会向企业倾斜。根据康奈尔大学工业与劳动关系学院教授亚历山大·科尔文(Alexander J. S. Colvin)2011 年的分析,一旦案件由仲裁员而非法官裁决,那么公司提起仲裁案越多,对它们就越有利。

Facebook 副总裁洛丽·戈勒(Lori Gol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我们行业和美国企业界来说,这是一个关键时刻。这是正确的做法,希望其它公司也这么认为。”

过去 10 年里,由于各大企业不愿让员工纠纷公之于众,在合同细则中附加仲裁条款的情况愈演愈烈。

劳动法专业律师、Baker Curtis & Schwartz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克里斯·贝克(Chris Baker)解释说,仲裁案件通常由退休法官审理,他们可能不像陪审团那样同情性骚扰受害者。案件详情通常秘而不宣,仲裁赔付的金额往往也比陪审团审理的要少。

贝克表示,科技公司的这些举措可以进一步废除各类员工纠纷被迫仲裁的政策,因为公司很难仅仅止步于性骚扰方面的案件。

“一颗小石子儿也会引发雪崩,”他说,“这件事的影响十分深远。”

员工遭到性骚扰时,特别是牵涉到有权有势的高管时,涉事人员往往能逃避处罚,这让众多员工愤怒不已。科技行业对此或多或少做出了回应。Google 的罢工事件源于《纽约时报》上月的一篇文章,文中披露即使 Google 发现几位高管受到了可信的性骚扰指控,公司仍向他们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离职赔偿金。

批评人士称,由于仲裁听证会在私下进行,这些指控通常不会公开,骚扰者很容易调离当前工作岗位,新部门的同事也不会被事先告知。

这在硅谷已经成了一个重大问题,硅谷性别失衡的情况原本就颇为严重,性骚扰案件层出不穷。反对强制仲裁的人士已经敦促各大公司废除仲裁和保密条款,因为有了这些条款,公司就可以让公众和员工蒙在鼓里。

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The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指出,强制仲裁“可能会妨碍雇员了解他人在其工作场所共同关注的问题”。

Facebook 表示,如今雇员举报性骚扰事件可以选择仲裁,但不是必须。公司还计划“在一定时间内”修改仲裁政策,但没有透露具体时间框架。尚未有迹象表明 Facebook 正面临压力、不得不修改政策。

今年 5 月,Uber 公司宣布将不再要求对该公司提出类似指控的员工、乘客、司机进行强制仲裁。此前,14 名女性指控 Uber 司机对她们实施了性侵,并向董事会写了一封联名信,敦促公司取消这一政策,允许她们公开提起上诉。

Uber 的最大竞争对手 Lyft 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类似政策调整。

去年 12 月,几位女性技术人员称自己受到歧视而向微软提起集体诉讼,微软于是承诺终止强制仲裁性骚扰案的做法。不过本案原告败诉,目前正在提起上诉。

微软的政策调整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因为该公司很少在劳动合同中使用仲裁条款。不过微软也表示将支持联邦立法,使骚扰案中的强制仲裁条款失去法律约束力。

许多公司都设法利用仲裁,避免员工发生纠纷后诉诸法庭,并防止客户等提起集体诉讼。一些州法官曾把禁止集体诉讼的做法称为雇主的“免罪卡”(集体诉讼是普通公民对抗财力雄厚的企业、反对不平等商业及雇佣行为的少数几条途径之一)。

近年来,普通人申请信用卡、接通有线电视、租车、网购都不得不同意通过仲裁解决一切纠纷。而找工作同样如此。

仲裁条款的启用还要从信用卡公司和零售商的结盟说起,双方联手推出了能让自己远离高昂诉讼案件的计划。大约从 1999 年开始,它们的法律团队开始研究如何利用合同附加细则来防止人们提起集体诉讼。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大通银行(Chase)、花旗集团、Discover、Sears、丰田公司和通用电气均有参与。

包括梅西百货、凯玛特(Kmart)在内的企业都采用了禁止集体诉讼的仲裁条款。2016 年,格蕾琴·卡尔森(Gretchen Carlson)指控她在福克斯新闻的前上司罗杰·艾尔斯(Roger E. Ailes)存在性骚扰行为,后者的律师竭力推动将此案提交仲裁。

两周前发起抗议活动的 Google 职工团体“为真正改变罢工”(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在 Twitter 上回应 Facebook 的决定称:“这是一场全球性的运功,我们指的不仅仅是 Google 内部——看到 #Google 罢工的影响到了其它公司,确实很鼓舞人心。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BGR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