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她对吃的和吃饭的人都很顽皮,不,其实是很严肃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文化

她对吃的和吃饭的人都很顽皮,不,其实是很严肃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张依依2018-11-06 14:02:29

“设计师只是提出问题,引发思考的人,并不是给一个问题下定论。”她表示,“我觉得设计师最应该避免的就是政治正确。”

“哦不,他们把鸡给砍掉了!”

Marijie Vogelzang 奔走各地为展览做演讲的时候,通常有一张照片,用来向异国陌生的观众介绍自己。

浅灰色背景的照片中, Vogelzang 正对镜头,面色从容,头上顶着一只羽翼饱满的白色母鸡——不过主办方往往会把这只比她的头还大一圈的生物从照片上剪切掉。

“那才是这张照片的重点所在啊。”因为 Vogelzang 觉得这张照片是某种态度宣言:人们可以换一个角度审视自己的盘中餐。

90 年代末,还在埃因霍温设计学院的 Vogelzang 开始将食物作为作品的核心要素。 2016 年, Vogelzang 入选 GOOD 杂志年度“ GOOD 100 ”,以及 Fast Company 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创意人员名单。

Vogelzang 的手绘,表达贯穿其许多作品的主题:食物与亲密性。

这部分得益于时代的变化。和 Vogelzang 刚刚成为设计师时的时代截然不同,食物设计已经成为近年来的一个大趋势,以食品为创作素材的艺术家层出不穷。另一方面,在气候危机下,食品问题也成了热议的主题,而她则被普遍认为是这个新兴领域的带头者。

“不是关于食物,而是人们进食的方式。” 

Vogelzang 每每会强调,自己的身份是“进食设计师”而不是食物设计师,意味着她并不在乎如何让食物变得可口,而旨在改变人们的进食体验,引发对饮食生产系统的进一步思考。“我关心的是与食物相关动词,可以是丰收、烹饪、进食,甚至排泄。”

“哦不,他们把鸡给砍掉了!”来源于艺术家Instagram

Vogelzang 出身于荷兰东部的城市 Enschede ,并在那里度过自己的年少时光。“肉、马铃薯和一些豆子,永远是这三样。” Vogelzang 形容自己童年的饮食记忆。这是荷兰典型的家庭食物,装在一个大盘子里,以寡淡、实用和无聊而闻名。

虽然甚少接触到外界的食物,但直觉告诉她“肯定不止有这些”。在食物上她体会到的第一次文化冲击,是在大学期间和朋友去了巴黎的一家寿司店,完全不一样的食材和进食体验让她大开眼界。

那时候几乎没人做食物设计,在国际上也同业者寥寥,因此她必须自己去探索这个方向的可能性,“所有人都认为这很有趣,但不是设计,只是家庭妇女在厨房捣鼓的东西。”

她的第一个作品围绕葬礼展开。在这个名为“白色的葬礼”的项目中,她将所有的东西都设计成了白色,取代荷兰传统的咖啡、海绵蛋糕,每个人都穿成黑色的葬礼礼俗。

“白色的葬礼”。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白色的葬礼”。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她提及小时候的一段经历。当亲戚到家里做客的时候,她会去厨房将不同的食材摆弄到一起,做出一个个小的手指点心,并且观察不同的人会做出什么样不同的选择。人和食物不由自主的,发自内心的交流方式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

在“白色的葬礼”上,通过食物和设计和选择,她希望构建一个恰合时宜的气氛,打破以往沉重肃穆的印象,让人们可以在这个场所里对逝者进行感怀,在传递食物的同时分享自己的感受。这个不同寻常的项目在荷兰吸引了很多关注。

“我的设计会成为你的一部分,这多棒啊。大家已经设计了那么多东西,比如椅子,各式各样的椅子,最后大多进了垃圾箱。”当身边的同学都在用木头塑料或者钢铁作业时, Vogelzang 转向了厨房,拿起日常可见的食材。她乐于人们会将她的设计吃下去,并最后进入下水道的想法。

“制造食物,而不是椅子。”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Vogelzang 早期的许多项目围绕“宴席”的主题。

在她设计的一场圣诞晚宴上,一群人围坐在一条长桌的两侧,从桌面上拖下的桌布被挂上天花板,食客需要从桌布上开出的空洞中伸出头和手,操作刀叉进食。

她承认,这是一开始她唯一能找到的与食物相关的工作,当时食物设计的概念才刚刚出现,大部分人都不理解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在和大量的观众互动过程中,她得以在人与人的亲密性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验。

在陌生的进食环境中,人们会如何做出反应?食物如何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这场长桌宴在日本进行时,所有入场的观众都穿着正式,非常礼貌和拘谨,在一旁观察的 Vogelzang 不禁有些紧张。但当人们从白色的桌布中探出头,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放松下来,不需要指引就自动开始分享眼前的食物,观众从日常的局促中被强行拉出,到了一个更加自然平等的环境中。

“共享晚宴”。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共享晚宴”。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共享晚宴”,背面的视角。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进食是一种集体行为。” 

Vogelzang 认为。在她的世界里,进食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你可以就着台灯加热烘焙的巨大薄饼喝汤,也可以砸开叫花鸡一般的陶土块吃里面烤熟的蔬菜,不变的核心是饮食方式应当让人回归原始天性。

这也将她推向设计生涯中最重要的项目之一—— Eat Love Budapest (布达佩斯的食与爱)。

Eat Love Budapest 是一个多感官的表演项目和经验,汇集了两个陌生人,分享和喂食的亲密行为。项目强调独立个人内心的个性和浪漫,可以跨越阶级和差异,把无名的陌生人连接在一起。在匈牙利所处的文化中,吉普赛人(也称罗马人)时至今日仍然是一个饱受歧视的族群,在工作生活中都与本地人割裂,不被接受。

Vogelzang 为此设计了一场为期 3 天的演出,邀请 10 位吉普赛女性匿名与帘子后的陌生人一对一分享她们的故事,亲手将带有个人意义的食物喂给她们的客人,同时讲述食物有关的记忆,吟诵歌谣。客人坐在一个被帘子包围的小隔间里,看不到喂食者的面孔,眼前挂着照片和文字,一些和故事相关的视觉记忆。

“Eat Love Budapest”装置草图设计。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装置演出选址于多瑙河岸的一条船只上,让整个空间显得隔绝又特殊。而喂食又是一个格外亲密的行为,“我们每个人小时候都被喂养过,是充满感情的仪式,但这在成年生活中变得罕见”。

当这些吉普赛女性被邀请参与到项目中时, Vogelzang 回忆,几乎每个人都对此表示怀疑,“人们不会喜欢这样的”。

然而,当项目进行到第二天和第三天, Vogelzang 发现,她们整体的仪态都发生了改变,“她们之前总是低着头,不自信的样子,现在她们可以很自然地谈笑,挺胸抬头,并且希望继续把这个项目做下去。”这几乎是一种权力层面的调转,从前,吉普赛人通常是被动接受的那一方,不论是怜悯还是恶意,在这里她们正在给予——食物、故事和爱意。

这是一段颇为亲密和情绪化的体验。持续三天的项目接待了数百名游客,离开小船后许多观众表达出想要与帘子后的人见面的想法。但被 Vogelzang 拒绝了,“人们总是倾向于特殊化单独的个体,我希望改变人们对于吉普赛人整个群体的偏见,而不仅仅对眼前的个人产生好感。”

“Eat Love Budapest”现场照片。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Eat Love Budapest”现场。图片来源于视频截图
“Eat Love Budapest”现场。图片来源于视频截图
“Eat Love Budapest”现场。图片来源于视频截图
“Eat Love Budapest”现场。图片来源于视频截图

尽管 Vogelzang 个人主页视觉上就像一张新兴餐厅的菜单,颜色鲜明跳跃,还有手绘卡通串杂其中,食物为元素的设计不总是那么让人愉快。不如说,她喜欢用设计挑拨人们的情绪。

在 Vogelzang 的一个项目中,她将一把糖做的枪戳进了自己的嘴里,这也是她 2009 年出版的书籍《食与爱》的书籍封面。“为什么要是枪?”有人在她的 Facebook 主页下留言,这个看起来有些激进的画面显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适。

“这也是一个棒棒糖啊,为了展示糖对于人体的影响。”她在下面回应。

“Sugar Gun”。来源于艺术家 Instagram 截图

同样引起不适的还有 2015 年在米兰设计周上,她带领学生举办的一场作品展: Eat Shit 。

同年年初,埃因霍温设计学院的“食品非食品”部门成立, Vogelzang 回归母校成为荷兰首个食品设计学院部的负责人。Eat Shit 是部门组建后的第一场大展。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以粪便作为主体的展览,学生分成小组以各种方式来展示,又或挑战大众对粪便的认知。从还原和优化排泄物回收系统、烘焙肠道形状的面包到制作肥料回收的卫生间、干燥保存排泄物。

“整个展览带领观众走过了一场对于排泄物从恶心到亲密,极富情绪张力的过程。” Eindhoven 学院创意总监 Thomas Widdershoven 评价。但展览也收到了许多争议,生理反应是不会骗人的。“观众的反应在作呕和怀疑间往复交替。”设计杂志Core 77 评价。

以粪便为主题做展览,尤其是在米兰设计周这样成熟和国际化的舞台上, Vogelzang 最初仍感到有些不安,但她觉得让人们意识到自己在循环系统中所处的位置非常重要。

“你活着,你吃饭,你排泄——这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它位于食物链的起点和终点。”
背着巨大粪便背包的工作人员帮观众的小饼干挤上“酱”。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Eat Shit”现场。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当人们不知道是粪便时,是否还会对这种气味感到厌恶?”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排泄物回收系统。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Vogelzang 似乎并不介意于激怒自己的观众。

2016 年 2 月,她开始着手于一个名为 Egg-Change 的项目。在那期间,她在自己工作室的阁楼上养了 20 多只小鸡,亲历它们孵化长大的全过程。这些鸡拥有一系列特质,比如羽毛短小疏松,很容易拔除,比起大自然中的禽类,它们拥有更加丰满厚实的胸肌,而且性格温顺,不喜斗殴。带有这些特质的鸡将很难在外界生存下去,但却“几乎是完美的肉类范本”。

整个项目进行中,她持续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阁楼养鸡场”的近况,鸡长大后,她亲手宰杀了其中的两只放进了烤箱。

“当我把烤鸡的照片放到网上时,所有人都在夸赞说烤得有多么漂亮和诱人。”但当她随后发出自己手拎着一只刚刚宰杀的鸡时,评论里开始将其形容为残忍。“人们对于食物的态度是多么虚伪啊。我们在对做好的食物大快朵颐的时候,却否定它们经历的必然过程。”

“ Egg-Change ”。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养鸡场现场图。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 Egg-Change ”摊位。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值得注意的是,仅从一些设计本身,人们很容易获得一个印象,就是 Vogelzang 在倡导素食主义,或者饮食方面的极简主义。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想要告诉人们应该如何行事——成为素食者,或者吃的更少,正如欧洲近年来出现的风潮。

“设计师只是提出问题,引发思考的人,并不是给一个问题下定论。”她表示,“我觉得设计师最应该避免的就是政治正确。”

但当 Vogelzang 试图去探讨一些社会问题的时候,她的项目不可避免地被拉扯进相关的讨论之中。

Eat Love Budapest 的项目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续影响,在城市所在的匈牙利,观点往往对立的左右翼的媒体都对此进行了报道,并掀起一场关于吉普赛融合的新政治辩论,“不过是从更人道的视角”。而关于工厂养殖的 Egg Change 项目则引起了荷兰农业部长的注意,甚至被带到议会前进行讨论。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自己的设计被政治化时, Vogelzang 似乎并不对此感到担忧,反倒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更多人会被影响,而参与到话题的讨论中”。

世界的确也以惊人的频率在讨论食物。

肥胖、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等主要健康问题正引起前所未有的重视,一些国家出台法律对食品中的盐糖含量进行强行限制,或提高征税。而在全球变暖、塑料垃圾、过度消费、纯净水资源减少的环境大背景下,食品生产链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也似乎责无旁贷。

2011 年英国政府发表的一份“食物和农业的未来”的报告预测,未来 20 年世界人口预计将达到 83 亿,对食品的需求将增加约 40 %,淡水需求将增加 30 %,能源需求将增加 50 %。

而现有的生产构架让地球上 10 亿人陷入饥饿(缺乏足够的大量营养素,如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却有另外 10 亿因为“过度消费”,产生了新的公共卫生流行病,如二型糖尿病和普遍的心血管疾病。

在欧洲的超市里,食物的标签变得越来越复杂,你不仅可以知道其中的成分和热量,还可以知道蔬菜是否有机,禽类是养殖还是野生,来自工厂生产还是手工制品,有无麸质,有没有过敏源,甚至还可以通过标识的颜色了解食物究竟有多健康……

Marijie 近期的项目之一“Volume”(容),试图通过在视觉上“欺骗”食客,减少人们过度饮食和浪费的现象。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Volume”(容)。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Volume”(容)。 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主页

DEZEEN 杂志 2017 年设计发展趋势回顾中,你会发现对于政治问题、环保解决方案以及食品消费的关注都在增加。

Vogelzang 所在的荷兰在“食物设计”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国家地理杂志》曾刊文介绍这个小小的欧洲国家,如何通过农业和技术的创新,喂养全世界,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并同时设法减少了碳排放和化肥农药的使用。

一些人将其归咎于荷兰人的危机意识。近半领土位于海平面之下的荷兰,可以说一直处于和大自然权衡抗争的持久战之中,当关系到生态和人口,他们的眼光更加长远。

“我认为食物的分割是病态的。如果我们继续按照我们的方式消费,我们就不会拥有现在的食物,所以需要创造性的想法来改变这种食物系统。” Vogelzang 说。人类行为对生物本身带来的巨大影响让 Vogelzang 感到非常惊奇。她意识到,世界正在发生变化,而千百年来看待食物的方式也应当受到质疑。

“在食物方面,我们生活在一个分裂的世界。设计师需要与科学家、农民和政治家合作,联合起来,对我们的文化带来积极而大胆的破坏。”

这种破坏,针对的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食物,她通过把它们变得奇异而陌生,来回归原始的感性和亲密。


题图 Kawin Harasai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