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201 名男性因 #MeToo 运动丢了工作,继任者里女性占了一半 | 好奇心小数据

任思远2018-10-26 19:59:34

离职高发主要集中在政府机构、娱乐影视和新闻媒体行业。

#MeToo 运动已经持续一年。

事情始于 2017 年 10 月 5 日,《纽约时报》刊发了文章说明有数十名女性对好莱坞知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提出了性侵犯的控告。十天后,同样曾受到韦恩斯坦性侵的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ssa Milano)在推特上呼吁被性骚扰的受害者讲述自己的遭遇、并加上 #MeToo 标签。

韦恩斯坦在《纽约时报》报道刊发后的第三天,被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影业公司除名,2018 年 1 月 10日,妻子也宣布与他离婚。

从韦恩斯坦事件开始,不断有人在社交网络上用# MeToo 标签公开自己被性侵犯的经历,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件事的普遍性:被指控者遍布了政治、媒体、娱乐文化、教育等领域。

这些指控并非都有证据,也只有少数进入了法律程序。但因为性侵的证据难以采集,影响力大(2017 年《时代》杂志的年度风云人物榜单第一名被授予这群“打破沉默者”),一些被指控者直接丢了工作。在 #MeToo 运动发生前,这不可想象。

今年 9 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被指控多年以前有性侵行为,但这最终没有影响他当选大法官。

《纽约时报》在本周二统计了一年以来,因为 #MeToo 运动丢掉工作的男性工作岗位的继任情况。

美国至少 201 名男性因 #MeToo 丢工作,政界和娱乐圈是重灾区

在因性侵指控离职的人中,政界的人数最多(51 人),之后依次是影视娱乐业(45 人)和新闻出版业(33 人)。

“性侵”在这里的定义不是单指强奸,不当身体接触、不合适的言辞也被视作性侵。

比如 2017 年10 月,美国伊利诺伊参议员 Ira Silverstein 被一名政治活动家指控在工作中对其有性骚扰,原因是“在午夜发消息和打电话”,他因此辞职;11月,亚利桑那州代表 Don Shooter 也被同事指控“在多次拒绝后还要求建立浪漫关系”、“提着啤酒未经许可进入房间”。该代表也因此被迫离职。

华盛顿州的一名联邦政府官员说:“现在我在女性面前开任何玩笑会觉得不舒服,现在说什么都可能变成性骚扰指控。我可以和男同事出门,开玩笑、表现得友好。但是对于女同事,我觉得除了谈工作啥都不安全。因为现在就算只是逗她们笑,也有可能被认为是在占便宜。”

今年 9 月,#MeToo 运动在政界发酵到一个新高度。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被多名女性指控多年以前有性侵行为。其中美国帕洛阿尔托学院的心理学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 在提名听证会中详述了她的指控。提名人卡瓦尼否认指控,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认为这是民主党企图拖延和阻挠卡瓦尼的提名。最后卡瓦尼成功当选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全美各地也掀起了反对这一结果的抗议。

在娱乐圈,今年 1 月第 75 届金球奖颁奖现场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多名女性身穿黑色晚礼服,胸前别着 “Times up”的徽章,为了响应 #MeToo 事件。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也在获奖感言中谈及了这件事:“我们的故事不仅仅影响到娱乐圈,它跨越了文化、地域、种族、宗教、政治或工作场所”。

相对之前,控诉的影响力的确变强了:在韦恩斯坦事件发生的前一年,只有不到 30 个知名男性因为公开的性侵指控而辞职或者被炒。#MeToo 的发生很大程度上在刷新人们对于裁定性侵犯行为的边界、以及侵犯者应该受到的惩罚轻重的认知。

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的教授 Joan Williams 认为这是前所未见的现象,“之前(在职场上)雇佣女性被认为是有风险的,因为她们可能会有生育等一系列问题。但是现在,雇佣男性反而更有风险”,她说。

一半离职者已经被顶替,其中近半是女性

依据《纽约时报》的统计,201 名丢掉工作的男性中,98 人已经有了继任者。但由于有些岗位至少被 2 个人顶替,这导致 98 个人下岗、124 个人上岗。

其中 51 个职位是由女性接替。这其中有些是临时替代、还有一些是永久替代。

例如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新闻负责人、前《纽约时报》编辑 Michael Oreskes 被两名女性指控在 90 年代曾与她们有“非自愿”的身体接触,他因自己的 “不当行为”宣布辞职。他的两名替代者分别是临时的 Christopher Turpin 以及永久的 Nancy Barnes。

还有 96 个岗位现在仍未找到替代者,例如电影导演 Roman Polanski 被他所在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除名;以及 Ducktails 音乐计划的创始人、Real Estate 乐队的前吉他手 Matt Mondanile, 也因为性侵指控取消了当时计划的巡演。

除了这类非功能性的岗位及工作发生变动或者直接消失,还有一些独立工作者比如跟维多利亚的秘密有合作的时尚摄影师 Greg Kadel,他们职业的特殊性使他们不存在统计上的接替者。

高校教育、艺术文学和影视娱乐行业中已经找到接替者的比例较低,分别是 20%、30% 和 40%。而受震动最大的政府部门中, 有 67% 的人已经被替代。

女性替代男性掌握权力这件事为各领域带来了变化,它让长期以来存在但不够可见的、与女性相关的议题更多地受到了关注。在决策上,她们会受到自己生活经历的影响,这在政界会导致她们推出更多利于妇女、儿童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政策。

而在媒体和娱乐行业,#MeToo 也影响到了女性替代者们的表达。例如,女主持人 Tanzina Vega 接替了之前的 John Hockenberry, 成为了纽约公共电台和国际公共广播电台的节目 “The Takeaway” 的主持人,她在节目上谈过很多次关于性别的话题,尤其是性别和少数族裔关系的话题。她自己是波多黎各后裔。

除此以外,女性代替男性掌权可能还会给职场带来其他方面的变化。《纽约时报》引用的一些研究表明女领导者会更多地雇佣女职工、并且可以降低职场性侵发生的概率。

多于 10% 的“失势”男性在尝试“回归”

这些改变并不意味着女性“大获全胜”。依照《纽约时报》的评论,“崛起的女性们能做的改变只有这么多,她们仍处在男性主导的体系中”。原因之一是有 10% 的离职男性已经尝试、或者表明了自己“回归”的意愿;更主要的是,不少人并没有因为离职而失去财权,其中一些人成功地另谋出路。

一个例子是卡罗莱纳黑豹橄榄球队(Carolina Panthers)的创立者和前老板 Jerry Richardson, 在遭到指控后被美国橄榄球联盟(N.F.L) 罚款 275 万美元。但是,之后他出售了这支球队,并因此收获了至少 22 亿美元。

另外,总体而言,女性在美国高级别的权力机构中占的比重仍然很小。《纽约时报》今年四月的一则统计显示,在共和党参议员中,女性的数量甚至少于叫“约翰”的男议员数量——而全国的女性人口占总人口的 50.8%,全美叫“约翰”的男性只占 3.3%。这个现象也是美国政治、法律、媒体、商业等领域中高层人员的性别比重的缩影。

关于女性是不是真的能胜任这些工作的讨论也一直持续。而因 #MeToo 成为男性掌权者接替人的女性们认为,#MeToo 运动只是给了人们一个机会,让他们看到有不少能胜任这些工作的女性。

“我们有技能、经验、道德和聪明才智,是时候让我们接替这些工作了”,“The Takeaway” 的新主播 Tanzina Vega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 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