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多地出现草间弥生与村上隆的假展览,“上海站”已被叫停

蔡一能2018-10-26 10:55:22

商场、消费者都在陷入艺术饥渴,与此同时,荒诞的造假戏码不断打击公众对艺术的信任。

多家日本媒体报道,针对中国多地出现的草间弥生与村上隆的假展览,两位当代艺术家的律师准备诉诸法律,追究主办方责任。

根据共同社引述草间弥生的代理律师小野寺良文提供的信息,这些假展览有的号称草间弥生个展,有的是假借两位艺术家联展的名义。今年 4 月以来,这些展览在深圳、广州、武汉、上海、长沙举办。两位艺术家否认与这些展览有任何关联,现场的画作、物件据信皆为伪造,并且是“一眼就知道是伪作的粗劣作品”。

小野寺良文律师表示,对于 9 月中旬开始在上海举办的一场所谓草间弥生展览,他现场递送了警告书,从而叫停了展览。媒体报道显示,9 月 22 日起,上海 LuOne 凯德晶萃广场正在举行“草间弥生x村上隆艺术藏品双联展”,该展“首次亮相于上海商业综合体,是历次藏品双联展中,展出作品最多的一次”。

草间弥生官网显示,今年 3 月以来,这位以标志性的波点图案闻名的时尚艺术家仅在长野、东京、雅加达和美国俄亥俄州做过个展。据权威艺术资讯网站 Artsy 的资料库,过去一年,草间弥生的作品除在香港、台北展出外,未见在中国内地的展出记录。

《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道,这些假展览部分为免费开放,但“上海站”收取数十元的门票费用。演出购票网站“大麦”“永乐票务”上可以看到,今年 5、6 月间,“草间弥生X村上隆艺术作品亚洲巡展”曾到访武汉,票价从 40 至 60 元不等,地点是武汉新建的一处地产项目。“荆楚网”报道,该展前期在网上卖出门票 3000 余张,开展当日即有 1000 余人参观。目前,“大麦”和“永乐票务”上均无法以“草间弥生”“村上隆”为关键词检索到任何活动。

售票网站上的展览信息。截图来自:大麦,图片经过处理。

村上隆的代理律师上山浩称,假展览“极其恶劣”,正在考虑跟进草间弥生方面的法律行动。草间弥生方面正在寻求提起民事及刑事诉讼,前提是确定相关责任人。艺术维权类自媒体“抄袭的艺术”注意到,所谓“草间弥生x村上隆”巡展的所有海报上均未注明活动主办方。

不过,“豆瓣同城”上依然保留了以“草间弥生x村上隆”为关键词的多场展览信息,活动组织者 “MO2art” 的账号介绍为“广州微充氧文化艺术有限公司”。2016 年起,该账号在“豆瓣同城”上发起了约 80 场活动,除了武汉、济南、乌鲁木齐、青岛、深圳等地的“草间弥生”“村上隆”,展出的还有“毕加索”“达利”和一些“签约艺术家”。同名官网显示,MO2art 是一家在香港和广州活动的艺术机构,“专注于国际艺术家的专业艺术推广运营”。

这些展览大部分位于城市综合体和街头,甚至包括一些新建楼盘。以上海马当路上的“草间弥生&村上隆”联展为例,该展实际上是一家商场的开业展览,这家商业地产公司的管理人员表示,商场“契合黄浦区商圈发展要求”,“将结合更多人文艺术、美学感官和智能科技的呈现,给人们一个精品生活的美学方式”。

“商场+艺术”的展览模式已经成为许多新建城市综合体的标配,形成低配版“艺术地产”。对商家来说,一场有噱头的展览也是“引流”的工具。宁波一家购物中心的总经理曾这样描述艺术展览的作用:“顾客会因此多停留一会儿,他们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就越有购物的可能。”而草间弥生、村上隆这类以可爱风格闻名的“视觉系”人气艺术家,或许最完美地契合了商家的需要。

对于此次“假展览”事件,村上隆的代理律师给出了一种解释:“村上的作品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人气较高,成为了投机对象。”这种现象在中国并不罕见。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多家知名美术馆举办的“贝利尼家族”所藏文艺复兴三杰作品展就曾引发虚假宣传的争议。博主“咱说”爆料称,正式出版的文艺复兴三杰作品目录中查不到贝利尼家族的收藏记录,展出作品的图片经 Google 检索几乎全部来自中文网站,藏家接受媒体访问时也存在前后矛盾的表述。此事并未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杭州博物馆的“贝利尼家族收藏大展”随后如期举办。

不过,在艺术界,“投机”一词并不只属于造假者。甚至,对“真实性”本身的嘲讽也会被冠以“投机”之名。《好奇心日报》不久前拜访的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就曾被指为“投机”“犬儒”。在余德耀美术馆新近的“艺术家此在”展览上,他刷上了好莱坞地标 “H-O-L-L-Y-W-O-O-D” 字母标识,供观众自拍;他等比例复制了一个西斯廷礼拜堂——真的教堂禁止拍照,假的可以拍个够。

当艺术家、艺评人为是否投机争论不休,普通观众依然在执着地买门票、晒自拍,你知道艺术界真的出问题了。

或许,假展览主办者的唯一失误,就是没有给展品都署上自己的名字,或者干脆叫它:“草间弥生赝品展”。


题图来自:Kristoffer Troll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