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万物简史」鸟粪事大

苏琦 2015-01-31 17:26:21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鸟粪成为秘鲁最重要的出口产品。

一个物品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商品,一个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个物品又是如何实现全球化制造?「万物简史」这个栏目将从“物品”出发,去看这些“物品”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它近期将会关注的内容包括,集装箱铁路,水,迪士尼,气候,T恤,航海图,武夫,香料鸦片咖啡木材旧衣服,贸易,大豆,宜家,玉米,酒店,黄金,白银,皮毛,石油,天然气,汽车,奢侈品,抗生素,瑞士旅游业,有线电视,广告,探索频道,商人,传教士,冒险家,蒸汽机,航线,棉花湖广填四川尼加拉瓜运河……


鸟粪似乎是登不上台面的东西,更遑论登上大历史的大雅之堂。但围绕秘鲁海岸群岛鸟粪的故事,曾经是 19 世纪的全球化浪潮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其间涉及跨大西洋贸易,跨太平洋贸易,欧洲城镇化,美洲“荷兰病”和华人苦力劳工等历史关键词,至今读来仍饶有兴味。

秘鲁沿海的钦查群岛不适合人类居住,因而成为鸟粪的天堂,鸟粪一年年积累,厚度达数百米。在西班牙人到来之前,印第安人就知道用鸟粪给沿海的农田施肥。但在西班牙人征服该地区之后,由于印第安土著人数锐减,而拥有最肥沃土地的西班牙人仅靠牛粪就足以满足肥田的需要,使用鸟粪的习惯中断了。

三百年后,饥饿和运输革命引导欧洲人找到秘鲁鸟粪。到 1830 年代,欧洲人口激增,人民也越来越富裕,人们对粮食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而都市化浪潮则导致耕地面积减少。提高土壤肥力进而提高单产量被视为一个出路。远在美洲的秘鲁鸟粪进入了欧洲人的视野。

此时轮船开始崭露头角,跨大西洋运输变得更加经济,港口设施变得更有效率,从港口到内地的铁路线也越伸越远,这些构成运输革命的因素相叠加,才使得“漂洋过海”淘来的鸟粪能够进入欧洲农民的田间地头。

但是仅有运输革命还不够,还需要廉价而高效的劳动力把鸟粪从高高的悬崖峭壁弄到货船上。被美国跨太平洋苦力贸易诱拐来的华人劳工成为“理想”的鸟粪搬运工。随美国飞剪船来到南美洲的中国苦力中的绝大部分进入古巴、秘鲁等地的甘蔗、烟草和棉花种植园,而大约有几千人被送往钦查群岛挖运鸟粪。

种植园的工作被很多人视为不堪忍受,然而和鸟粪工人地狱般的工作相比,种植园的劳工简直是在人间天堂工作。《纽约时报》的记者曾在 1853 年到访过钦查群岛,据他描述,中国苦力被迫在烈日下工作,每人每天都要挖出五吨鸟粪,再用手推车运到 1/4 英里外,倒入通往船只货仓的溜槽。

那位记者用充满同情的笔触写到,由于岛上罕有降雨,鸟粪非常坚硬,挖开之后粉尘飞扬,苦力经常会被呛到,眼睛、喉咙和肺部也会被灼伤。生存条件如此恶劣,以致每周都有一些苦力不堪痛苦而自杀。

在 1850 年代到 1870 年代的二十余年间,一千多万吨价值数亿美元的鸟粪被从钦查群岛运出。鸟粪贸易规模的扩大需要更多的苦力加入搬运工的行列,再加上种植园经济扩张对劳动力的需求,苦力贸易迅速蓬勃发展,伴随的苦难也不断被放大,仅运输途中苦力的死亡率就高达 12%。这最终激起美国各界民众和政府官员对苦力贸易的高度反感,1862 年 月 19 日,林肯总统签署美国国会通过的一项法案,禁止美国公民利用美国船只从事苦力贸易。这和《废奴法案》一道被视为美国禁止强迫性劳动的历史创举。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鸟粪成为秘鲁最重要的出口产品。这在某种意义上由鸟粪的做成的“馅饼”导致秘鲁人患上现代经济学意义上的“荷兰病”:收入增加令进口产品激增,进而导致本地工匠和制造业工人失业率升高。等到鸟粪挖的差不多的时候,秘鲁人发现自己不仅丧失了一个重要的出口财源,还面临制造业竞争力萎缩导致的整体经济实力下滑。

推荐阅读:《贸易打造的世界》《美国和中国最初的相遇:航海时代奇异的中美关系史》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