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限制性别的法律定义,跨性别者将不复存在

Erica L. Green, Katie Benner and Robert Pear2018-10-24 06:42:00

美国已有大约 140 万人通过手术或其他方式选择了不同于出生时的性别。这项新定义将从根本上消除联邦政府对这 140 万人的认可。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盛顿电 — 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根据由出生时的生殖器决定、不可改变的生理特征,狭隘地定义性别。这是联邦民权法下,政府在承认与保护跨性别者方面最激烈的一次倒退。

奥巴马政府的一系列决定放宽了教育和医疗卫生等领域联邦计划中法律法规对性别的定义,主要根据个人选择而非出生时的性别定义性别。这一政策引发了人们对卫生间、宿舍、单一性别项目和其他曾把性别视作一个简单概念的领域的争论。保守派被激怒了,福音派基督徒尤其愤怒。

《纽约时报》得到的一份文件显示,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现在正带头树立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下文简称为“第九条”)中对性别的定义。这条民权法案规定,接受政府财政援助的教育项目禁止实行性别歧视。

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在这份文件中表示,关键的政府机构需要对性别采取明确统一的定义,而“根据生理特征确定性别是清晰、科学、客观、可管理的”。《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草案显示,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提议根据一个人出生时的生殖器定义其性别为男性或女性,且性别不可更改。

“性别意味着,一个人是男性还是女性,是根据其出生时或出生前能够辨识且不可改变的生理特征决定的,”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在文件中指出,“除非有可靠的遗传证据能够加以反驳,否则一个人原本出生证明上写的性别就该是确定其性别的决定性证据。”

美国已有大约 140 万人通过手术或其他方式选择了不同于出生时的性别。这项新定义将从根本上消除联邦政府对这 140 万人的认可。

奥巴马政府教育部民权办公室负责人凯瑟琳·E·拉敏(Catherine E. Lhamon)表示:“这种观点认为,医学界对病人的理解——也就是人们对他们自己的理解——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政府不认可他们的见解,”

特朗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行动,消除对人们公民权利的保护,打压奥巴马政府此前更加灵活的性别认定方式,而此次行动将会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特朗普政府曾试图阻止跨性别者参军,还从法律上对美国医疗卫生法律中对跨性别者公民权利的保护提出了挑战。

一些机构取消了奥巴马时代在学校监狱收容所的性别认同政策。政府甚至还想从 2020 年人口普查和全国老年人调查中剔除有关性别认同的问题。

去年,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曾私下表示,“性 / 性别(sex)”这个概念从来就不应该包括性别认同乃至同性恋。因为在这点上缺乏清晰认识,奥巴马政府错误地扩大了民权保护的范围,把本不应该享受到这些民权保护的人纳入了保护范围。

民权办公室主任罗杰·塞韦里诺(Roger Severino)拒绝回答有关这份文件的细节问题,也拒绝详细透露跨部门讨论修改第九条中性别定义时,他本人所扮演的角色。

但是,该部门的官员证实,他们努力限制性别定义是为了联邦民权法律,而这一切都源自他们自己对法律法规和一项法院判决的解读。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狄维士宗教与民权中心(DeVos Center for Religion and Civil Society)负责人塞韦里诺是一名保守派,此前他就对奥巴马政府将性别认同纳入性别范畴的行为很不安,他说这只是一种“激进的性别意识形态”(radical gender ideology)。

他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表示,这项政策是“经常目无法律的政府一系列单方面行为中最过分的一个,它试图强加给全国人民一个新的定义,告诉人们做男性或者女性意味着什么”。

“跨性别者很害怕,”人权运动组织(Human Rights Campaign)法务主任萨拉·瓦毕勒(Sarah Warbelow)表示,“此前在所有可以做出选择的时候,政府都选择了背弃跨性别者。”人权运动组织是一个旨在为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争取权利的组织。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发布后,跨性别者们在社交媒体上带上 #WontBeErased(不会被抹去)的标签贴出了自己的照片。

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呼吁会用到第九条中部分条款的“四大”机构(教育部、司法部、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和劳动部),在法律法规中采纳他们的定义,这将树立政府的统一性,提高法院接受这一定义的可能性。

这一性别定义与目前正在白宫接受审议的两条草拟法规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条是由教育部提出的,涉及如何处理接受联邦政府财政援助的中小学与大学有关性别歧视问题的投诉;另一条则是由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提出的,涉及如何处理接受联邦政府资金或补贴的医疗健康项目及活动中出现的相关问题。两条法律法规都有望在今年秋天公布,公开征求公众意见,这一过程通常会持续 60 天。两大机构在推出具有法律效力的最终规定前将会参考这些意见,而这两条规定都有可能纳入新的性别定义。

最近几周,民权组织一直在约见联邦政府官员,反对这项新提出的性别定义,引发了政府内部在职业和政治任命上的分歧。一些官员希望,卫生及公共服务部至少能够在其中一些极端行为上有所克制,比如呼吁用基因测试确定性别。

特朗普政府官员表示,经过一年多的讨论,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正准备在年底前正式向司法部提出这项全新的性别定义。如果司法部认为这项改动是合法的,第九条和政府各部门就可以使用这项新定义了。

司法部拒绝对卫生及公共服务部草拟的提议置评。一位无权谈论此事的官员表示,司法部目前尚未被要求提出正式的法律意见。

但是,司法部长杰夫·赛辛斯(Jeff Sessions)此前对跨性别者保护的一些决定让民权倡导者保留了希望。他们认为,司法部有可能会阻止这项新定义实行。这似乎与 2017 年 10 月他发往各机构的一份文件中所持有的立场相符——当时,他在文件中指出,禁止就业歧视的民权法中没有包括“本人的性别认同”。

倡导团体美国跨性别平等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政策主任哈珀·让·托宾(Harper Jean Tobin)称,这一行为“法律立场非常激进,与数十条联邦法院判决的法律立场不相符”。

布鲁克林一家酒吧外的跨性别旗帜。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提议根据一个人出生时的生殖器定义其性别为男性或女性,且性别不可更改。图片版权:Annie Tri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官员表示,他们只是遵守了法院指令,并引用了得州沃思堡市(Fort Worth)美国联邦地方法院法官里德·奥康纳(Reed O’Connor)的裁决。这位由乔治·W·布什任命的法官认为,“国会当时并未理解‘性别’,所以才将‘性别认同’纳入其中”。

里德·奥康纳法官 2016 年作出的一项裁决,涉及到执行《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里的一条民权法规。这条规定禁止接受联邦政府财政援助的“任何医疗健康项目或活动”出现种族、肤色、国籍、性别、年龄或残疾歧视。

但是,近来政府和 Lambda Legal 等民权组织的讨论指向了其他法院案件。数个民权组织联合向政府递交的一份法律文件中写道:“1998 年最高法院最相关的判例出现以来,绝大多数法院在判决此类问题时,都有着反对跨性别者的偏见,根据第九条等联邦法律,这已经构成了性别歧视。”

事实上,卫生及公共服务部之所以提出新的性别定义,部分原因在于,去年支持跨性别者的法院判决支持了奥巴马政府的立场。

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官员在文件中写道,由于缺乏独立定义,“法院和原告正竞相在制定规则之前作出决定”。

“法院和上届政府利用这一状况将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纳入了许多机构和许多法律,”这份文件表示,“这么做会导致医疗卫生、教育和其他领域出现混乱消极的政策后果。”

中小学及其更衣室、洗手间这样最显眼的战场无疑将切实感受到更狭窄的性别定义所带来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第一批决定性的政策行动中,有一项就是教育部和司法部撤销了奥巴马时代的指导方针,不再保护想要使用与自己性别认同相符的卫生间的跨性别学生。

这项指导方针撤销后,教育部民权办公室终止并驳回了跨性别学生因学校设备使用而提起的歧视案件。在政府层面施行限制性的性别定义,将会巩固教育部目前的做法。

但这也引发了新的问题。

教育部将需要确定,学校应该收集什么样的文件来确定学生性别。第九条适用于许多教育方式,比如体育和单一性别课程或项目,而这些课程或项目都涉及到性别认同。教育部表示,他们将继续接收跨性别学生受到歧视、欺凌和骚扰的案件,并将根据“基于学生性别的不受欢迎的行为”或“由于学生不符合既定性别刻板印象而产生的骚扰行为”来调查因性别产生的骚扰案件。

教育部并未回应对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提议的置评请求。

奥巴马政府教育部的拉敏表示,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提议的性别定义“简单粗暴地否定了人性”。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Yana Pask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