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人工智能开始协助小说家工作,不过它们不是什么威胁

David Streitfeld2018-10-22 06:58:28

不过,如果现在要在将被人工智能淘汰的工种名单上加上“小说家”一职,很可能还为时过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电 — 罗宾·斯隆(Robin Sloan)在创作新小说时有了一位新的小伙伴:电脑。

有人认为,仅与决心和灵感相伴的小说家,总是孤苦无援地在房间里独自奋战。但是,这种想法很快就要过时了。斯隆正在自制软件的帮助下写作,按下 Tab 键就能替他完成句子。

不过,如果现在要在将被人工智能淘汰的工种名单上加上“小说家”一职,很可能还为时过早。但如果当你看过斯隆的工作场景后就会很快明白,编程即将重新定义创意。

曾以处女作《生命之书》(Mr. Penumbra’s 24-Hour Bookstore)赢得褒奖的斯隆,在写作时会先以信息的形式发送给自己一些写好的文字片段,然后再把它们扩展成为长篇段落。他的新小说还未命名,讲述的是近未来时期(near-future)的加州经历万物复苏的故事。前几天,这位作家写下了这样的短句:“野牛回来了。牛群排成的队伍有 50 英里长。”

在工业园区一间杂乱无章的办公室里,他正在扩展这个还有待充实的想法。他写道:“野牛聚集在峡谷附近”……接下来呢?他按下了 Tab 键,电脑发出类似“噗”地一声,在分析了最后几个句子后,加上了这样的短语:“头顶是万里无云的天空。”

斯隆很满意这一句。“这简直太神奇了,”他说。“我自己能写出‘万里无云的天空’(bare sky)这样的语句吗?可能吧,但也可能不行。”

他继续写道:“野牛已经来来回回游走了两年”……然后他又按下 Tab 键,在“噗”一声后,电脑建议加上这句:“在城市的主要区域之间”。

“我根本没想到这一点,但挺有意思的,”这位作家说,“突然蹦出这样的语言,我觉得‘很好’。”

斯隆用传统写作方式创作的处女作被《纽约时报》的评论家形容是一本“关于科技以及抒发对科技不满的戏谑小说”。图片版权:Patricia Wall/The New York Times

他的软件并没有被贴上诸如人工智能一类的标签,而是机器在学习、促进和扩展他自己的语言和想象力。从某一层面来讲,这只是在帮他完成一些写作新手老是会做的事情——让自己沉浸在想要效仿之人的文字中。举个例子,亨特·汤普森(Hunter Thompson)曾努力想写出菲茨杰拉德作品风格的文字,所以他用打字机把《了不起的盖茨比》反复打出来好几次,以此作为达成目标的快捷方式。

毕竟,作家也是读者。“这些年来,我已经饱读了无数著作和文字,这些内容全都进入我的大脑,而且以未知和不可预知的方式煨在一起,之后一些东西就会跑出来,”斯隆说道,“输出(的作品)仅随着输入(的内容)而变化,而不靠别的东西。”

不过,输入(的内容)也可被推向某些方向。四分之一世纪前,一位名为斯科特·弗伦奇(Scott French)的电子监视顾问利用一台性能超强的 Mac 电脑模仿写出杰奎琳·苏珊(Jacqueline Susann)创作的性爱小说,但他的方式和斯隆的有所不同。弗伦奇编写了数千条电脑编码规则,来推测从苏珊作品里衍生出来的人物类型会如何进行合理的互动。

弗伦奇和他的 Mac 电脑花了八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这部作品——后来他觉得只靠自己的话,一年就能完成了。这本名为Just This Once的书得以付梓出版,尽管无法和苏珊的《纯真告别》(Valley of the Dolls)一起被列为畅销书单中,但本身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作为一个喜欢捣鼓小发明、爱做实验的人,斯隆开始走上这条靠电脑协助的创作之路只不过是受到“基本的、带书生气的好奇心”所驱使。还有很多人也在用小说做实验,来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

Botnik 工作室就利用一个文本预测程序创作出 4 页《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说,其中比较新奇的句子有:“他一看到哈利,就立即开始吃赫敏的家人。”今年一月,阿里巴巴集团称,公司的软件首次在一项全球性的阅读理解比赛中击败了人类。如果机器可以阅读,那么它们也能写作。

斯隆也想亲自来尝试看看。他从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一个非营利性的数字图书馆组织,译注)获得了在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广受欢迎的两本科幻小说杂志《Galaxy》和《If》的内容。经过反复试错,他的程序已经可以写出一些让他印象颇深的句子,例如:“这艘拖船缓慢地驶过翡翠港。”

“这是一句能让你感叹‘再多来一点’的句子,”斯隆说道。

但是,这些原创杂志都太有局限性了,而且充满着陈词滥调和刻板印象。所以,斯隆在资料库里又添加了被他称为“加州语料库”(The California Corpus)的内容,其中包括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达希尔·哈米特(Dashiell Hammett)、约安·迪迪翁(Joan Didion)、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及其他作家的电子版小说;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的诗歌;关于硅谷的口述历史;《连线》杂志的旧文章;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局的鱼类公报(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s Fish Bulletin)等等资料。“这个资料库一直在变化和成长,”他说。

与四分之一世纪前的弗伦奇不同,斯隆很可能不会把他的电脑伙伴作为作品完成后的卖点。在小说中,他把人工智能写作,限制在一台人工智能电脑上。这样也意味着,大部分故事来自他自己的灵感。他不急于把这个软件付诸商业化,尽管他本人对这些可能性也有兴趣。相比之下,像约翰·格里沙姆(John Grisham)和斯蒂芬·金(Stephen King)这样的重量级畅销书作家可能更容易让这个程序变得市场化,因为程序可利用他们出版的多部著作,协助粉丝创作出得到授权的仿作。

若要说更遥不可及的前景,旧金山湾区另一位科幻小说作者在多年前就预测过:有那么一个时刻,小说家会把创作这件事变成电脑化的“词语磨坊”(wordmills)。弗里策·莱贝尔(Fritz Leiber)在 1961 年出版的《The Silver Eggheads》中提到,人类“小说家”把他们的时间都花费在改善机器和建立名声上。但当他们试图反抗并毁掉“词语磨坊”时,却发觉自己已经忘记了如何去书写。

斯隆完成了以下这一段落的写作:

“列队长达 55 英里的野牛群,不是在冰冷的阳光中,而是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下聚集在峡谷附近。它们在城市的主要区域之间已经来来回回游走了两年。牛群环绕着最偏远的郊区,发出咕噜呼噜的声音。在再一次回到起点前,它们是令人头痛的问题。这曾是一个被摧毁的循环系统,现在已被重新建立起来。”

“我喜欢这一段,但看上去还很原始,”这位作家说道,“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它进化,变得好像一个世纪前的晶体管收音机一样。”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Peter Prat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