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Meme:关于 #Himtoo,有人又想到了糟糕的儿童隐私问题

孙若空2018-10-19 12:59:01

法国政府曾打算立法,如果父母在孩子小时候随随便便地把他们的照片放上网的话,那么长大之后孩子们可以把他们的父母告上法庭。

今天我们要继续围绕上次的 #Himtoo 话题做下展开。

上回,这个因女权运动而起,目的是为了呼吁给男性放松两性环境,最后收尾于群嘲妈妈式关怀。

不过最近,它又发生了新的延伸。

契机就是作为当事人的儿子本人,那个样样优秀但是在当前激进的女权氛围下不敢单独和女孩约会的男孩自己在 Twitter 上专门创建了一个@那是我妈 (@Thatwasmymom )的账号为自己挽尊。That was my mom 这句话带有潜台词的含义,就是“那是我妈干的,不代表我。”

这个小伙子自我介绍说名叫 Pieter Hanson 。

然后他讲出了自己老妈所做的这件事令自己感到的困扰。

“有时候我们所爱的人做的事会伤害我们,但自己却意识不到。”他说,希望大家能翻篇,并强调“自己不曾且永远也不会支持 #HimToo 。”

完了,他还特意摆了张摆拍照,照片里是和老妈放出来的海军服照片一模一样 pose。

老实说, Pieter Hanson 的这份无奈很多人应该都感同身受。有时,老妈们出于为我们好的目的把我们的情况告诉别人(有时还带着自己的曲解),把我们的照片到处放在网上。但对于孩子来说,这却是种莫名的困扰。

被老妈代表,还因为妈妈随随便便就发了他的照片而没通知他。而那又是一张在老妈看来倍儿精神,网友觉得又土又娘的照片。于是当时有一些人带着嘲讽的语气对他妈妈说,你儿子不单独和女生约会是因为他是 Gay 啦。

很多时候,孩子在这件事上是无力的。我是说在面对父母随便发自己照片这件事上。

在 2016 年一项针对 160 位父母的调查中,每人平均每年上传 116 张子女照片,尽管多数都在 8 岁以前拍摄,但很多都是尴尬的情境;即便隐私权被侵犯,孩子也无力干涉父母的网络行为,有时候因此成为被欺凌的对象。就像 Pieter Hanson 一样。

密歇根大学与华盛顿大学曾经也做过一个关于小孩对家长互联网科技使用的研究。从受调查的来自 249 组家庭的 10 至 17 岁的孩子口中,他们提炼出了几条小孩希望给父母制定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要过多分享。分享小孩信息之前,最好征求同意。”

愿望的反面就是糟糕的现实。

密歇根大学信息学院助理教授 Sarita Schoenebeck 说,“家长未经小孩同意,就在社交媒体上过度分享信息。许多小孩表示父母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内容很尴尬。对父母继续这么做表示很无奈。”

青春期的时候,几乎每个小孩都冲父母抱怨过他们根本不懂自己,但仗着“你是我生的”这件事的父母却依然觉得孩子尽在自己掌握。或者说在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因为承担了养育和教育的使命,父母会不自觉地再加上一种他的一切我说了算的情绪,忽略了孩子自我的人格。

半岁大的时候,爸妈随便发了自己洗澡的裸照,长大后看到爸妈的朋友想到他们曾把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反复捧在手里看,羞愧的要死。十岁的时候,自己参加比赛输了,哭得脸都扭曲了,爸妈却拍下照片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自己如何摔倒或者不服气说傻话的画面,即使结尾加上一句“你是最棒的”但也尴尬的要死。长大一点要相亲,他们二话不说就发了自己手机里拍的他们觉得清新自然不做作但其实超丑的照片,结果被人家偷偷嘲笑。

法国政府曾打算立法,如果父母在孩子小时候随随便便地把他们的照片放上网的话,那么长大之后孩子们可以把他们的父母告上法庭。

法律干预或许是保护隐私的终极做法了。但在很多国家,人们甚至可能没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诸如此类的悲剧可能就是社交网络时代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大概率会遇到的新童年阴影吧。

题图:giphy

#Meme 是《好奇心日报》2018 年 9 月上线的新栏目。

“Meme”(/miːm/),“梗”、“包袱”、“表情包”的意思。我们用它来记录一些文化现象,有些事情光记录下来就很有意思。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