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Netflix 拍了一部纪录片,讲述 40 年来女权主义者的变化

陈莉雅2018-10-18 06:51:24

“真不敢相信我们还要为这种鸟事抗议”

对于完全不了解女权主义者的人,女权主义就像是一群女人聚集起来一起憎恨男人一样,在他们眼中,这是个带有贬义的标签,避之唯恐不及。

一名年轻女导演 Wendy J.N. Lee 接受访问时说:“每次有人问我是不是女权主义者,我都会觉得这是陷阱题。在我的朋友圈,我们不会常常提到女权主义这个词,我们会说的更具体,像是我们捍卫性别平等,或者我们争求同等待遇……说真的,在我的朋友中,会公开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并且使用这个词的人都是男生,因为这样感觉很酷。”

这样的现况,也正好是 19 世纪女权主义兴起之后,令人感受到挑战依然在前方的最佳证明。实际上,女权主义更多的是一群女生聚集在一起团结, 通过审视现下的问题讨论如何在各方面都达到平等。

10 月 12 日,Netflix 发布一部新的纪录片《女权主义者:她们的所思所想》(Feminists:what were they thinking?),内容再次访问 1970 年代在女权主义第二波浪潮中的十几位女性的生活,询问一个问题:现在的社会更公平了吗?

影片的开头从纽约“史蒂芬凯夏艺廊”开始,这里正展出摄影师辛西娅·麦克亚当斯(Cynthia MacAdams)的摄影集Emergence ——一本被视为 1970 年代女权主义宣言的作品。

Emergence 里, 辛西娅·麦克亚当斯记录了许多女人的面貌,她认为女权主义浪潮,让女人的外貌产生了改变,因此她想知道这样的改变,能否在摄影中体现。她试图通过相机捕捉女人感受到真我的自由那一刻的样貌,镜头下的她们可能表情严肃、可能放松、叼着烟、穿着裙装、穿着裤装,甚至是裸体。

辛西娅·麦克亚当斯原先是演员,1974 年于科罗拉多州遇上“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诗人之后,启发她开始从事摄影,记录 70 年代社会中的变化。她先从认识的女性开始拍起,接着是艺术家、作家、民运家,从洛杉矶到纽约,除了记录当年的政治狂潮,也记录这些女性当下的样貌。

四十年过去,当纪录片导演 Johanna Demetrakas 再访摄影集中的女人。她们每一个人打开摄影集的第一句话都是:“实在是太美了!”

《女权主义者:她们的所思所想》剧照

她们仔细凝视当年的自己,有时会用手轻轻抚摸那张照片上的脸,仿佛再次被自己年轻时的意气风发迷住。接着,才缓缓说出自己与女权主义认识的那一刻,而那一瞬间,往往比政治浪潮来得早。事实上,就是她们成长过程中,第一次遇上性别歧视的那一刻。

如今,她们遍布各个行业,有些人做到了当时无法做到的事(职业)。

当年,她们不是聚集在沙龙里,就是在街头上,尽情地表达自我,并且想方设法,希望达到一个更公平的社会,但她们没有想过这一天会需要多长的时间。

2017 年 1 月 21 日 到 22日,特朗普刚上任第二天的时候,全美发起“女性大游行”(2017 Women's March),光是华盛顿特区就有超过 50 万人参与,联合其他地方大约共有 200 万人左右。

一对母女 Carol Zais 与 Nicole Zais 走在游行队伍当中。在她们身边尽是反对性别歧视的标语,其中一个标语画上一只怒吼的黑猫,还写着:“真不敢相信我们还要为这种鸟事抗议。”

“我在 1993 年时候,与我妈一起站在这里,当时我也带着这个徽章。她现在已经不在了,我们要代表她参与,这感觉很好,能与我女儿一起站在这里,不过同时我也很伤心,我经历过平等权利修正案的失败,经历过没能选出女性总统……,我至今仍然常常落泪。拜托,都已经 2017 年了!” Carol Zais 说。

1970 年代女性纷纷走上街头表达愤怒

《平等权利修正案》最早是在 1921 年由艾丽斯·保尔和克丽丝特尔·伊斯曼联合编写而成,直到 1960 年代第二波女权主义的兴起,开始受到许多女性的注意。

1972 年的《平等权利修正案》只有 3 条,其中一条写着:“美利坚合众国及其各州不得拒绝或者削减基于法律的男女平等权利”,另外两条则是:国会有权强制执行该法令和法令自批准之日起两年生效。根据美国的相关法律,《平等权利修正案》须经美国 3/4 的州议会通过才能成为法律。

同年三月,正当女权主义的浪潮席卷美国社会时,这项法案在美国参众两院顺利获得通过,此外也有 30 个州通过这项法案,但接下来法案却受到许多保守派的阻碍,使得无法在有效期限内获得足够的州数实施,而成为宪法修正案。

好莱坞女演员简·方达(Jane Fonda)在片中讲述自己认识女权主义的起点

2012 年,纽约州议员在国会中重新提案,她说:“如果过去 40 年平等权利写进了宪法,我们可能就不会听到妇女到外面工作要三思而行,妇女不应该避孕,那些违反这些清规戒律的妇女被扣上了各种恶名。”

这项法案至今仍是美国社会中受到关注的草案,但对不少四十年前就站在街头上高声疾呼平权的女性,她们当时也确实没能想到,这一条路,有多漫长。

一名女性在纪录片里说:40 年前,谈性别歧视还是社会禁忌,当时的女性尽管因为教育而有了意识上的抬头,但依然会怕被指为被标签化的“妇女参政者”,就如同现在的年轻女性担心自己被指为女权主义者一样。

今年 Netflix 推出的众多纪录片当中,与女权主义相关的除了这部,还有《罗诉韦德案》(Reversing Roe)等。


题图来自《镜头下:女权的往日与现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