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意大利扩大赤字支出,或将成为下一轮金融危机的“风暴眼”

Jack Ewing2018-10-15 10:03:56

意大利经济至今仍未恢复到 2008 年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加之近来民粹主义政府上台,为了兑现竞选承诺,政府正准备进一步扩大财政支出,令欧盟官员和债券市场大为恐慌。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新的一轮金融危机即将卷土重来。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第一个面临崩溃的国家或许就是意大利。

意大利的现状符合金融危机爆发的许多先兆:堆积如山的不良贷款、不堪一击的银行体系、反复无常的中央政府……何况意大利经济规模庞大,一旦崩溃就会对其它国家产生冲击。

债券投资者总能冷眼评估政府的偿债能力,而他们已经反复敲响了警钟。意大利民粹政府提出的预算草案在金融界被普遍视为鲁莽之举。国内债务市场利率飙升,或将引发所谓“厄运循环”(doom loop),在陷入困境的市场中掀起连锁反应。

新草案暴露了意大利执政联盟两大党派之间的嫌隙:一派主张减少税收、扶持小企业,另一派则支持实行代价巨大的社会福利计划。宽泛地说,新草案分化了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和国内金融机构,前者要坚持推进势在必行的预算案,后者则担心赤字支出会对国民经济、国家信誉以及与欧洲的关系产生不利影响。

对这些后果忧心忡忡的还不仅是意大利人。

金融危机往往 10 年一个轮回。除了土耳其经济与政治的动荡、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英国“脱欧”事件、全球经济增长普遍放缓等问题,意大利也很有可能成为新一轮危机的导火索。

据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经济学教授理查德·波特斯(Richard Portes)分析,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各家央行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这一次可能无法再次挽救颓势。

“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很难再想出别的办法摆脱困境了,”波特斯说道。他指的是欧洲央行的行长。

这也是为什么投资者对意大利担心不已。自从 2010 年希腊爆发债务危机以来,欧元区仍处在恢复阶段。而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占到了欧盟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 11%,是希腊的 10 倍,它的破坏力也更为可怕。

意大利的诸多问题由来已久,各大银行资产负债表中的不良贷款常年过高,国内经济也长期增长缓慢。意大利经济至今仍未恢复到 2008 年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加之近来民粹主义政府上台,为了兑现竞选承诺,政府正准备进一步扩大财政支出,令欧盟官员和债券市场大为恐慌。

往届意大利政府通常先会对欧盟的要求表示不满,但最终都会同意妥协。但这届政府恰恰相反,因为当初正是由于与欧盟针锋相对,民粹主义才会在意大利大行其道。

不管市场反应如何,也不顾意大利的救星、政府债券的最大持有者会面临什么后果,民粹政府与欧盟委员会展开了激烈的对抗。

上周,反移民政党联盟党(League)领袖、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政客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洲的敌人正躲在布鲁塞尔的堡垒里。”他一再称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委员会经济专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是两个恶棍,说他们缩紧开支,“让欧洲和我们的国家陷入了崩溃”。

根据欧元区规定,意大利必须在周一前将预算草案提交给欧盟委员会审查。草案拟计划让明年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 2.4%。对一个债务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 131% 的国家而言,这一数字实在太高,超过了欧元区上限的两倍。

上一届中左翼政府提出的赤字预算是 0.8%,原本能让意大利逐步减轻债务总额。

新预算的很大一部分将用于大型福利计划,这是反建制的五星运动党(Five Star Movement)所提出的一条重要的竞选承诺,旨在拉拢年轻、失业,又心怀不满的选民群体,其中许多人住在经济萧条的意大利南部地区。

五星运动党领袖、意大利经济发展部长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上月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有了这项措施,有了这份预算,我们果断出手,就可以消灭贫困。”

上周三,评级机构惠誉国际(Fitch Ratings)针对草案发布的负面报告为预算谈判注入了新的不安。报告中,惠誉提到了预算开支“混乱增长”、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在财政要务上存在分歧、税收提案缺乏细节,以及“兑现核心承诺的高昂成本与减轻国债”两者格格不入。

五星运动党领袖、意大利经济发展部长路易吉·迪马约近期表示:“有了这项措施,有了这份预算,我们果断出手,就可以消灭贫困。”图片版权:Gianni Cipri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报告还指出,意大利人对欧盟的敌对态度(它正是促使民粹政府上台的原因)“说明政府发现,可以通过攻击欧盟的财政政策来拉拢选民,特别是目前(他们)正在为明年 5 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做准备。”

惠誉国际暗示可能会调低对意大利的债务评级。如果其它评级机构也做出响应,意大利政府的借贷成本还将继续增加。

尽管意大利政府已经削减了部分开支,但却进一步激怒了欧盟。比如在欧洲增加北约开支、试图安抚特朗普的当口,意大利反而暂停了购买新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

莫斯科维奇和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瓦尔季斯·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上周写信给意大利政府时称,新预算计划“严重偏离了”欧洲各国领导人建议的财政路线,因此“令人严重关切”。

然而,布鲁塞尔的官员们正面临两难境的地。如果不对出格的成员国加以处罚,欧盟就会失去公信力。但如果采取过于强硬的路线,欧盟就会成为意大利政客的替罪羊。

因此,欧洲各国领导人可能会采取制裁措施,比如切断欧盟给与意大利的资金流,不过各国都将谨慎行事。格雷戈里·克拉埃(Grégory Claeys)是布鲁塞尔的布鲁盖尔智库(Bruegel)研究员,他表示:“他们不得不做点什么,但他们并不着急。”

至少在目前,本届意大利政府似乎颇受欢迎,不会在选举中折戟。9 月底,意大利议会通过预算草案时,迪马约和五星运动党的盟友一起走上了意大利政府官邸基奇宫(Palazzo Chigi)的阳台,在众多议员和支持者“路易吉!路易吉!”的欢呼声中摆出了胜利的手势。

但如果投资者对意大利债券失去信心,民众的支持就会产生动摇,给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后果。

意大利距离 2011 年欧元区债务危机最黑暗的时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当时,政府债券的市场利率(即收益率)抬高到了 7% 以上。但自民粹主义政府今年赢得选举以来,收益率大幅上升,上周超过了 3.7%,而在 5 月这个数字仅为1.7%。

意大利一家金属加工厂。一位专家表示,如果出现新的债务危机,各家央行可能无法再次挽救颓势。图片版权:Gianni Cipri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裕信银行(UniCredit)等意大利银行持有大量本国国债,一旦收益率上升,债券价值就会下降,侵蚀银行资本,让投资者对他们的财务状况产生怀疑。最近,裕信银行的股份已从 4 月份的 18 欧元下跌至了 12 欧元。

为了保护资本,银行在借贷时变得更为谨慎。消费者和企业不得不支付高额利息,甚至可能根本借不到贷款,从而扼杀了经济发展。

如果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上升,缴纳税款的人就会减少,政府财政状况随之进一步恶化。继而,投资者对意大利国债的风险溢价也更高(即要求更高的回报率),从而陷入了恶性循环。这就是为什么它被称为“厄运循环”。

意大利银行副行长路易吉·费代里科·西尼奥里尼(Luigi Federico Signorini)在上周二的议会听证会上表示:“债务危机会放大意大利混乱的局势。其价值波动也会对意大利个人、家庭、公司和金融机构产生影响。”

多项民意调查显示,意大利人不愿意离开欧元区,这或许会让政府有所收敛。曾撰文支持退出欧元区的经济学家保罗·萨沃纳(Paolo Savona)被提拔为财政部长时,一度遭到了各方反对。面对压力,意大利政府转而任命了温和派人士乔瓦尼·特里亚(Giovanni Tria)担任财政部长。

但是旷日持久的预算谈判让特里亚不堪重负,他已受到了来自联盟党和五星运动党领导人羞辱性的攻击。在一段被泄露给媒体的录音中,一名政府高级官员兼五星运动党重要成员威胁说,如果不能为预算草案中的福利项目获得资金,他们就会解雇特里亚手下的官员。

上周二,意大利议会下院预算委员会主席、联盟党疑欧派成员克劳迪奥·博尔吉(Claudio Borghi)甚至在委员会听证会上切断了特里亚麦克风的声音。

不过,特里亚坚称自己不会考虑辞职。

对目前的意大利政府而言,激怒欧盟似乎是其取胜的法宝,他们也没有表现出放弃这一策略的迹象。

迪马约上周在电视采访中表示:“我们关心市场的动向。”但被问及会选择债券收益率还是意大利人民,他补充说:“我选择意大利人民。”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Nadia Shira Co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