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对英国青少年来说,喝酒和抽烟一样,都不是什么很酷的事情了

Iliana Magra2018-10-12 06:55:13

“变化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些新闻媒体给今天的年轻人贴上了‘新清教徒’和‘明智的一代’的标签。”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希妮娅·克莱格·利特勒(Xenia Clegg Littler)和她的朋友们还没有成年时,他们的乐趣是购物、在公园里散步、吃冰淇淋,而不是喝酒。在年满 18 岁(即英国的法定成年年龄)之前,她从未喝过酒。现在她 19 岁,和过去一样对酒精没什么兴趣。

“我更希望早上醒来,开始我的一天,完成要做的事,而不是在严重的宿醉中醒来,”来自伦敦西部的女演员克莱格·利特勒(Clegg Littler)说,“我希望能够掌控自己身处何地、在做什么。”

近年来,整个欧洲的青少年和年轻人的饮酒率都大幅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英国。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英国青少年已经从欧洲最大的未成年饮酒人群,降到了平均水平。

对于推动这一趋势的动力,人们的观点相互矛盾。但多项研究都证明了这一趋势,其中包括今年 9 月底发布的一项研究,它基于世界卫生组织在 30 多个国家每四年进行一次的调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2002 年,欧洲 15 岁的青少年中,大约 26% 的人每周至少喝一次酒,但到了 2014 年,这一比例降至 13%。该组织分别对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进行了调查,但结果是相似的。综合来看,经常饮酒的 15 岁青少年比例从大约 46% 降至大约 10%。

谢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Sheffield)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基于另一组调查,发现英国的未成年人和年轻人中也存在类似的惊人结果。2002 年,8 岁至 12 岁的人群中有 25% 的人表示他们曾尝试过酒精,但在 2016 年,这一比例仅为 4%。调查发现,2001 年,16 岁和 17 岁的英国人中,只有 12% 的人认为自己不喝酒;2016 年,这一比例高达 35%。

谢菲尔德大学的报告称:“变化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些新闻媒体给今天的年轻人贴上了‘新清教徒’和‘明智的一代’的标签。”

在英国及整个欧洲,年轻人酗酒、醉酒的比例也有所降低,但降幅不及经常或偶尔饮酒的比例。(在美国,年轻人喝酒的现象也显著减少——在最高法院的听证会上,未成年人酗酒曾占据显著比例——但长期以来,这一现象并不像在欧洲那么普遍,而且也没有急剧下降。)

非营利组织英国酒精研究中心(Alcohol research UK)研究和政策发展主管詹姆斯·尼科尔斯(James Nicholls)表示,围绕英国年轻人比前辈喝得少的相关理论很有趣,但尚未得到证实。但他认为,社交媒体的传播是一个因素。

“酒精在社交中的作用不像过去那么重要,”尼科尔斯说,“现在年轻人不用出门就能拥有活跃的社交生活。”

他指出,社交媒体让用户更加在意自己的形象,同时也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为人们可能更希望忘掉的行为提供了持久的记录。

“年轻人的健康意识越来越强,”尼科尔斯补充说,“他们开始远离酒精和毒品,醉酒文化的影响也越来越小。”

英国的酒吧曾经以松懈对待未成年人饮酒而著称。但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在政府的压力和吊销营业执照的威胁下,酒吧在要求年轻顾客出示身份证明方面变得更加警惕。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调查了未成年饮酒者试图从哪些地方弄到酒,迄今为止,这些来源中减少最多的是酒吧。

19 岁的亚历克斯·布特(Alex Boote)是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of London)的学生,在康沃尔长大。他说,18 岁之前,他主要是在聚会上喝酒,但即便在那时,也只是偶尔为之。

“我认为在那个年纪,喝酒就是为了喝醉,”他说,“我确实认为,年轻的时候你肯定会觉得喝酒很酷——抽烟已经远不如过去那么酷了。”

但他支持这样一种理论:社交媒体帮助降低了青少年的酒精消耗量。“除了在聚会上喝醉,人们还可以通过社交媒体给别人留下印象。”

过去的十年里,在英国,酒精变得更贵了。高税收是一部分原因,这可能有助于劝阻年轻的饮酒者。一些年轻人猜测,年轻人饮酒率下降的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同龄人更有可能吸食大麻和摇头丸等毒品。未成年人往往更容易接触到这些毒品,而不是酒精。

19 岁的历史系学生詹姆斯·萨穆尔(James Samouel)在伦敦南部长大,他在谈到同龄人吸食大麻时说:“我想这是一种更酷、更愉快的结合,也是一件健康的事情——酒精对身体的伤害要大得多。”

但事实上,调查显示,吸毒虽然仍很普遍,但在年轻人中的流行程度也有所下降。

“人们似乎并没有从饮酒转向吸毒,”谢菲尔德大学报告的主要作者梅丽莎·奥尔德姆博士(Dr. Melissa Oldham)说,“而是从酒精和毒品转向了其他爱好。”

尼科尔斯指出,年轻人远离酒精可能还有另一种解释。他们的父母成长于年轻人喝酒更为普遍的时代,而且可能现在仍然经常喝酒。

“如果你父母喝酒的话,”他说,“那喝酒就不酷了。”


翻译:熊猫译社 刘溜

题图版权: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Sammie Vasquez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