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500 年间,加勒比地区如何影响了世界?

曾梦龙2018-10-12 19:00:06

卡丽•吉布森写了一部睿智易读的、信息丰富的加勒比史,它的历史很少被世人关注和知晓。很多人只知道加勒比地区是一个旅游胜地;然而吉布森却带领我们走进它迷人的、复杂的、不幸的过去。——亚当•霍赫希尔德(Adam Hochschild),著有《利奥波德国王的鬼魂》

作者简介:

卡丽•吉布森(Carrie Gibson),获得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专注于研究海地革命时期西属加勒比地区。她曾经担任《卫报》记者,深入查阅了加勒比地区的档案馆。

译者简介:

扈喜林,自由译者,内蒙古人,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主要从事品牌管理、创新研究、心理学、小说等领域的翻译工作,已翻译出版了近 30 部作品。

书籍摘录:

第 1 章  进入西印度群岛的通路(节选)

现代加勒比的故事并非开始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那次闻名世界的远航,而是开始于东非北部一个可以望到伊比利亚半岛的港口小镇。 1415 年 7 月 25 日,恰逢圣雅各日,葡萄牙的亨利王子——后来被称为“航海家”——率领一支由大约 200 艘船组成的船队离开里斯本,沿塔古斯河顺流而下,驶向大西洋。在船上的大约 45000 名士兵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最终的目的地。有关这次远征,船上的人们议论纷纷,但知道内情的人寥寥无几。

调遣这么多艘船和人手,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葡萄牙的舰队不足以实施这一宏伟计划,不管具体的计划是什么,因而不得不向卡斯蒂利亚、佛兰德、布列塔尼、英格兰租借了一些船。卡斯蒂利亚王国驻里斯本的一个密探毫不费力地注意到了正在集结的庞大船队,并向斐迪南一世国王报告了这一情况。这位密探估计,这支船队一共有 5400 名重装骑兵、 4900 名弓箭手和 9000 名步兵。这一情况对卡斯蒂利亚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位密探和摄政王都猜测葡萄牙人要去攻打临近的格拉纳达。格拉纳达是伊斯兰教徒在信仰天主教的伊比利亚半岛的最后一个据点。一度几乎占领了整个半岛的强大的伊斯兰帝国,势力已日渐缩小。哈里发统治的地区因为内部危机而四分五裂,天主教国家一点一点地夺回了当初被占领的土地。位于内华达山脉脚下,作为壮观的阿尔罕布拉宫所在地,格拉纳达成了欧洲天主教国家的最后一个,也是最想拿下的目标。

消息传到斐迪南一世耳朵里,他大感惊讶,倒不是主要因为船队集结的规模,而是因为,他认为亨利应该知道,卡斯蒂利亚国王之前曾声称有权利侵略和再次征服格拉纳达。虽然早在 1249 年,葡萄牙就再次征服了阿尔加维南部领地,但是伊斯兰教长期统治格拉纳达一直让卡斯蒂利亚的天主教统治者如芒在背。另外,斐迪南一世还猜测,这些船只可能是要远征直布罗陀,因为该地区当时仍然在穆斯林的控制下。但两方面,他都猜错了。

扬帆起航之后,人们才慢慢知道了作战计划。他们的目标是距离葡萄牙海岸 150 英里的北非休达港。得知船队的目的地之后,大多数士兵,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都很意外。休达是北非半岛上一个建有城堡的面积很小的前哨。它不像格拉纳达那样尽是珠光宝气,但是,繁忙活跃的商业活动可以弥补它在繁华富庶方面的欠缺。在亨利王子的时代,这个港口以小麦、黄金交易闻名于世。休达的地理位置至关重要。相对于直布罗陀海峡北岸高出海面的巨型石灰岩,它是南岸的“海格力斯之柱”,是进入地中海商业世界的门户。它还是通向人们知之甚少的、令人恐怖不已的大西洋海域的出口。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选择休达作为军事攻击目标,士兵们十分困惑。虽然征服穆斯林符合亨利王子对外用兵的计划,但这并非唯一的原因。他考虑的还有黄金和小麦。

对于葡萄牙来说,小麦是一个亟须解决的棘手问题。葡萄牙面积狭小,内陆多山,可耕地很少,小麦严重依赖进口,而进口量往往受到与热那亚、荷兰等小麦出口地政治关系的严重影响。更为多变的是天气,导致有的年份产量过剩,有的年份歉收。获得一个稳定而可靠的小麦来源会让这个国家受益多多,而休达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另外,也有对黄金的渴望。很多人认为,休达是连接地中海与传说中的深藏于未知非洲内陆财富之间长长的供应链上的最后一环。说到黄金,欧洲所有君主的黄金储备欲望没有尽头,不过,亨利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对于葡萄牙国王约翰一世与兰开斯特的菲利帕之间幸存的第三个儿子(一共有 5 个儿子幸存),父母亲希望他能够像英格兰王子那样拥有奢华气派的宫室。然而,与英格兰不同的是,葡萄牙的人口少得可怜——仅有 100 万人口,大多数人只能勉强填饱肚子。向他们课税也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财政收入。实际上,葡萄牙甚至没有发行自己的金本位货币。仅有的财政收入几乎都用在了与实力不断增长的卡斯蒂利亚的长期战争上。直到 1411 年双方签订休战条约,这场战争才暂时告一段落。

亨利出生于波尔图,那天是 1394 年 3 月 4 日,恰逢“圣灰星期三”。他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受到的是出身于金雀花王朝家族的母亲灌输的英格兰骑士教育。同时,家族还向他灌输了对“异教徒”摩尔人的仇恨。攻打休达让他一举成名,也让他亮明了对伊斯兰教的态度,同时也是他增加财富的机会。这在当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前,在卡斯蒂利亚与摩尔人作战时,贵族首领允许部下将部分战利品据为己有。亨利也保留了这一传统,但是,他希望在扩大地盘的过程中,能够另外有所收获。

他的心中除了粮食、黄金和上帝之外,现在,又增加了约翰王。他是一个传说中的天主教徒。据说他长途跋涉前往一个遥远的国度(一般认为是埃塞俄比亚)。在那里,他当上了国王,手中不计其数的黄金和士兵能够击败基督教国家的任何敌人,强大的军队能够抵御来自伊斯兰教的任何新崛起的威胁和日益强大的奥斯曼帝国。人们说,一旦约翰王发现自己的基督徒兄弟面临危险,他会义不容辞地派军队打败异教徒。并且,他当然拥有大量黄金。虽然中世纪的传说中经常提到约翰王,但没有证据证明他确实存在,即便他活在亨利及同代人的脑海中。关于约翰王的故事,在漫长的几个世纪里,人们众说纷纭,依据当事者心中期望和忧虑的事情而变化不定。亨利坚定地相信约翰王的存在。他认为,占领休达,葡萄牙不但可以在穆斯林主宰的地中海获得一个立足点,得到取之不尽的小麦,而且还能深入内陆,找到约翰王,分享他的财富。心怀这种渴望的不仅亨利一人——自从 300 多年前十字军东征开始后,关于约翰王的传说就一直存在。这一传说激励人们去寻找他和他的财宝。亨利对约翰王的坚信不疑和对黄金的渴望产生的结果,远远超越了休达城堡的范围。

那年 7 月,亨利的船队起航后穿过直布罗陀海峡时,天上出现了不吉利的日食。暴风雨接踵而至,船队不得不退到安达卢西亚南岸的阿尔赫西拉斯,在那里下锚休整。同时,休达总督萨拉赫·本·萨拉赫接到敌军进犯的消息,正在调遣援军之际,听说来犯者已经返回,他以为敌人改变了主意。萨拉赫的这一误判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他收回了调集援军的命令。结果, 8 月 21 日的战况让他深感意外,懊悔不已。经过 13 个小时的苦战,休达的马林人被打败了。按照获胜方的惯例,葡萄牙军队洗劫了这座城市,掘地三尺寻找传说中的黄金。虽然他们对这种贵金属几乎一无所获,但是,在疯狂寻找黄金的过程中,他们毁掉了大批的贵重香料,全然不知那些来自异国的香料价值往往并不逊于同等重量的黄金。

哥伦布,来自:维基百科

在葡萄牙人占领休达期间,本地居民仓皇出逃。很快,这次行动就被证明是一次经济上的失败。亨利的军队接管了休达,这位王子确立了声名,但这是一场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胜利。穆斯林商人——作为小麦和黄金的关键来源——已经离开了,来自内陆小麦产区的穆斯林商人没有人愿意和葡萄牙人做生意。因为经济前景黯淡,欧洲大陆的人也不愿意到这里来,所以士兵们不得不长期驻守这个殖民地。虽然找不到他们渴望已久的黄金,但是亨利并不气馁。搜寻行动开始了。

虽然有“航海家”这个绰号,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位所谓的“航海家”曾经去过比休达更远的地方。. 事实上,亨利在 15 世纪推动葡萄牙开启海上霸权时代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源于成功占领休达,并且是以葡萄牙最大的船主的身份进行的。虽然占领休达在某种程度上属于表面的胜利,但亨利和其他人品尝到了海外征服——而不是征服伊比利亚半岛——的滋味。这位王子和身边的贵族精英知道,找到黄金不仅对于个人财富至关重要,而且对整个国家的繁荣,对于解决长期与穆斯林作战的资金问题,都至关重要。休达的胜利让亨利倍感振奋,后来,他虽然在 1419 和 1434 年两次怂恿卡斯蒂利亚王室入侵格拉纳达,但这场会战几十年之后方才爆发。

大约在亨利突袭北非之际,地中海地区的航海技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与之前的数百年一样, 15 世纪的航海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传统的桨帆船(galley)需要桨手。这意味着,这种船走不了很远,载重量也有限。船上要带着一队队的桨手,还要给船上的每个人备足饮用水和食物。当时,探险家为数很少,虽然据说数个世纪之前,北欧海盗(Viking)就曾抵达北美的一些地方。然而,随着造船技术的进步,一些勇敢的葡萄牙人已能够有组织地探索大西洋。当时的大西洋被称为“大洋(Ocean Sea)”。这一进步的关键是设计出了卡拉维尔帆船(caravel)。先前的多数船只是柯克船(cog),它们起初航行于波罗的海,船体呈圆形。这种船能借助水流航行,却不能利用风力。虽然它装有横帆,但航行距离很有限。而卡拉维尔帆船——这种船与阿拉伯单桅三角帆船存在相似之处,这不是巧合——使用了大三角帆,也称纵帆,可以更省力,以更接近逆风的角度行驶。中国人也使用了新技术,可以让船走得更远。他们早在 15 世纪就到过非洲海岸。中国人还使用了火药和罗盘,不过,那是因为这两种东西是他们自己发明的。这些发现让葡萄牙人感到振奋和新奇,只是因为西欧当时大大地落后于世界的其他地方。在 15 世纪,中国、印度王国和伊斯兰世界出现了很多水平相当的科学发现,远远超过了当时正逐渐走出黑暗时代的欧洲。不过,形势再一次发生改变。伊斯兰世界的衰弱和欧洲的复苏意味着地中海的力量平衡即将发生改变。


题图为电影《加勒比海盗》剧照,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