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美国有一群自制弹药的业余爱好者,他们为何这么做?

Ian Urbina2018-10-22 07:01:43

在自制弹药的爱好者看来,拥有枪支不仅仅是受宪法保护的权利,从各方面来看,也是美国社会和历史的象征。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宾夕法尼亚州赖茨维尔电 — 站在杂乱的车库作坊里,29 岁的军械工人迈克尔·克拉姆林(Michael Crumling)自豪地炫耀着他收藏的铅弹头。这些数量惊人的藏品都是他费尽心血从零开始自制的。

如今,全美有上百万像克拉姆林一样的武器迷正在自己重填子弹的火药、自己铸造弹头。从很久以前开始,这种耗时的爱好就成为了美国枪械文化的一部分。

但克拉姆林的一项发明让他从同类人中脱颖而出,因为它也许可以解决长期以来困扰 3D 打印枪支制作者的一个难题:如何保证弹头不会损坏塑料做的枪支。

然而克拉姆林说,他并不打算卖掉或者大规模生产他的发明。它的出现虽然能增加 3D 打印枪支的实用性,但也会带来新一轮关于如何监管自制武器的斗争。

“我不觉得这个发明有多重要。”他最近表示。他解释说,虽然 3D 打印的枪支和弹药很有吸引力,但是人们可以用五金店里或 eBay 上出售的普通零件做出更好的武器,他在制作冲锋枪的时候,用的就是在 eBay 上购买的零件和自己加工过的金属。

虽然全国范围内正在掀起一场是否该加强枪支管控的讨论,而且立法机关正在努力监管不受控制的弹头、子弹售卖,但人们对自制弹药的兴趣依然浓厚。这是因为互联网上形成了一个活跃的自制弹药社区:人们不仅在网上传播 YouTube 上的教学视频,而且在论坛里热烈地讨论最佳的操作方法和制作过程中可能会碰到的法律问题。

29 岁的军械工人迈克尔·克拉姆林在赖茨维尔自家的作坊里。图片版权:Sam Hodg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拉姆林在演示如何为 3D 打印枪支装填特制的弹药。图片版权:Sam Hodg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还有一群和军械工人一样热衷于自制弹药的人也组成了一个活跃的网上社区。出售重填火药工具的公司表示,在美国 4300 万猎人和射击运动员之中,有 500 万人正在自制弹头和子弹。这些自制弹药的业余爱好者可以分为两个群体。其中一个群体选择用重新装填火药的方式制作子弹。他们收集用过的弹壳(通常是半自动武器的弹壳),然后重新往里面装填火药,并将之与新的底火和弹头组装在一起,以此制成弹药。另一个群体则自己铸造制作子弹需要的弹头。他们通常从网上购买,或从废品场、汽车修理厂、射击场等地收集铅,并将之熔铸,从零开始制作弹头。

自制弹药的爱好者称,这么做是为了用特制的弹药提高设计的精准度和杀伤力,也是为以后可能发生的弹头被禁或供应不足的情况做好准备。

加文·吉尔(Gavin Gear)开了一个博客和一个名为“最佳重填者”(Ultimate Reloader)的 YouTube 频道,二者都很受欢迎。他的 YouTube 频道提供了重新装填火药的教学视频和对制作工具的点评。他说:“制作弹药能给我带来思考的乐趣。” 他把整个过程看成是一种放松活动:“这跟铁匠打造小刀或武士刀的感觉一样。”

但大多数人自制弹药是为了省钱:很多自己铸造弹头的人都提到过弹药的价格。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在过去几十年间,弹药的价格一直在稳步上升,今年的价格还创下了历史新高。

大卫·赖斯(David Reiss)自制弹头已经 10 多年了。他说,买 50 颗工厂制作的点三八左轮手枪子弹要花 15 美元,而他只需要花 4 美元的材料费,就能制作出同样数量的子弹。

.44 麦格农子弹(.44 Magnum cartridge)等弹药的价格甚至高达 50 美分/发。一般的射击运动爱好者去一次射击场可能要用超过 150 发子弹,而射击运动员每周要用 1000 多发子弹。

现在及未来的障碍

约翰·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在自己家的作坊里铸造弹头。铸造前,他需要将铅加热到 370 摄氏度以上。

大多数弹头都是铅制的,而获取这种金属并非易事。

汽车轮胎上都有配重铅块,以保证车辆运行时的稳定性。 所以,自制弹头的人一般从当地的修理工那里获取便宜或免费的铅。但自 2009 年开始,修理工持有的铅就逐步减少。这是因为,出于保护环境的考虑,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在那一年与一个由汽车制造商、轮胎制造商和零售商组成的联盟合作发起了一场运动,旨在淘汰使用金属制作车轮配重块的做法。

车辆驶过路面坑洼或者发生碰撞事故时,配重块就会脱落。根据国家环境保护局的统计,每年都有超过 453 吨的铅流入路边的树林或水道。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九个州已禁止生产铅制的车轮配重块。

赖斯同时也在一个弹头铸造者协会里负责会员方面的事务。他表示,协会的大多数会员通过网络渠道获取铅,或者在射击场收集用过的弹头。有些废品场还在出售这种金属,价格大约是 75 美分/磅。

火药的获取就简单多了。它的售价大约是 25 美元/磅,而且很容易在网上或者体育用品店买到。而且,购买大多数种类的火药,尤其是购买量在 50 磅以下时,是不需要许可证的。

对射击迷来说,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要使用别人制作的枪支、铸造的弹头和重填火药的子弹。制作过程中的不严谨可能导致武器存在缺陷,或导致质量不好的弹头卡在枪膛里。而这样的情况可能会使人受到重伤,或是损坏武器。然而,即使存在这样的禁忌,还是有很多规模不大的制造商专门出售所谓的“重制子弹”。从 10 年前弹药短缺的情况出现后,这些公司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

刚刚浇铸完、正在模具里冷却的 .223 口径弹头。

制作完成的弹头。

道格拉斯·黑格(Douglas Haig)是来自亚利桑那州梅萨(Mesa)的一名航空航天工程师。在受到指控之前,他就经营过一家这样的公司。去年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一场乡村音乐节上射伤、射杀了上百人的史蒂芬·帕多克(Stephen Paddock)是他的客户:帕多克使用的穿甲曳光弹正是在他那里购买的。

和普通的枪械爱好者一样,自制弹头的人和自制便携式枪支的爱好者(便携式枪支[kit-guns]是一种多功能手枪,一般体积小、重量轻,可放在工具箱里,译注)也感到焦虑。在网络论坛上,他们表达了对自制弹药面临的政府管控、监管障碍,以及原材料供应不足、价格飙升等问题的担忧。他们担心,这些问题会增加他们获取铅、火药等基本原材料的难度。

几年前,美国最后一家粗铅熔炼厂将要被关闭时,有人在一个网络论坛上写道:“政府有可能会通过伤害制铅业的方式来禁枪。”

坚定的持枪拥护者也担心极端分子——比如那些持枪滥杀无辜的罪犯——会牵连到他们,因为严重的枪击案发生后,对枪支弹药的监管就会增强。考虑到今年发生了几件重大枪击案,YouTube 在 3 月份宣布,公司将会禁止用户发布自制弹药的教学视频。而搜索引擎 Bing 表示,搜索结果中将不会再出现自制弹药所需工具、材料的广告。

自制枪支文化的未来

自制弹药的人正在加工 6.5mm 克里德莫尔弹(6.5mm Creedmoor)的弹壳,

自制枪支和弹药的群体内部也因为文化和年龄的差距而分为不同的类别。重新装填火药和自己铸造弹头的人一般年纪较大,而且多数已经退休。他们所用的方法并不新奇,技术含量也不高。

赖斯表示,铸造弹头协会(Cast Bullet Association)的会员一般都是 55 岁左右的男性,具备数学头脑,而且从事的是要求动手能力强的职业,比如牙医、修理工和外科医生。他们对自制弹药所涉及的技巧感兴趣,也喜欢做试验,即使这项爱好要求极其精准的操作、无限的耐心和不断的摸索。

与此相反,那些对 3D 打印枪支感兴趣的人通常更年轻,也更了解互联网。他们中的很多人把自己看做是网络无政府主义者。科迪·威尔森(Cody Wilson)就是其中之一。最近,联邦法官要求这位来自得克萨斯州的持枪拥护者不得在网上传播他自己的 3D 打印枪支图纸。与此同时,这个群体也支持开源软件,欣赏维基解密和爱德华·斯诺登,而且对政府限制言论自由心怀不满。

威尔森在其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写道:“如果有一天,每个公民想要武器时就能立刻从互联网上获取,政府还会像现在这样暴虐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上个月,威尔森因为涉嫌性侵未成年人而被逮捕

这两类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对政府持有根深蒂固的怀疑态度,而且都信奉理想个人主义,这种主义一直都是美国枪支文化的标志。他们中的很多人和多数特朗普的支持者一样,视自己为社会规则的打破者,对个人和国家的关系有不同于常人的看法。在他们看来,拥有枪支不仅仅是受宪法保护的权利,从各方面来看,也是美国社会和历史的象征。

过去,在控枪拥护者表达对 3D 打印枪支的担忧时,执法机关会用自制枪支不耐用这个理由来安抚他们。比如,在美国烟酒枪炮及爆炸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于 2013 年发布的一个视频中,一款用不结实的塑料制成、名为“解放者”(Liberator)的自制枪在试射过程中就发生了爆炸。然而,因为这类枪支的稳定性得到了提升,而且获取很多性能优越的产品——比如克拉姆林的新发明——也更加容易了,执法机关安抚控枪拥护者的频率没有以前那么高了。

克拉姆林表示,如果 3D 打印枪支继续发展且研发人员解决了弹药的问题,一次性武器可能会成为市场上的主流产品。

他估计,未来,3D 打印枪支可能会和胡椒喷雾一样,不仅能够放在汽车储物箱或者钱包里,而且可以在使用一次或者几次之后就扔掉。

克拉姆林说:“我看,如此一来,要管控的就不是枪,而是弹药了。”


翻译:熊猫译社 刘子尧

文内图片版权(未标注):Max Whittak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