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东京筑地市场正式关闭,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Motoko Rich2018-10-08 16:54:02

“在东京,像这样的地方已经不多了。别的地方都是新建的,但新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东京电 — 东京的筑地市场积累了整整 83 年的污垢,要取代它着实不是一件易事。

上周六,在这座著名的水产批发市场里,鱼贩们在自己熟悉的摊位上开始了最后一天的忙碌。一个脏兮兮的时代就此落幕,店家和顾客都叹息不已。

“越脏越好,”38 岁的守也义尧(音)说道。他是东京大田区一家鱼店的老板,经常会来筑地市场买海鲜。这周六,他正在选购金枪鱼、海鲷、牡蛎和鰤魚。“这样鱼市才有活力。鱼贩子都太忙了,没有工夫打扫卫生。”

占地 57 英亩(约合 23 万平方米)的筑地市场据信是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市场。在即将关闭的日子里,血水浸透了市场里高低不平的鹅卵石走道。尽管这里严禁吸烟,但地上散落的小块鱼骨和肠子里仍混杂着一支支烟蒂。

未来一周,筑地市场的 800 多个摊位,连带其销售的 480 种海鲜和 270 种果蔬就将告别这座锈迹斑斑的巨大钢架顶棚,搬到另一座造价 53 亿美元、设有空调的全封闭建筑里。

东京的地标筑地市场即将关闭,搬至新的场所。

现年 78 岁的渡边昭夫(音)是一名金枪鱼批发商,在筑地市场设摊已有 60 年了。他表示:“这太让人伤心了。我不喜欢改变。”

周六,最后一场金枪鱼拍卖会结束后,在场的人们一起拍手致意。除此之外市场里一切如常。

堆得高高的塑料泡沫箱子里盛满了鱿鱼、鲍鱼、鲭鱼、三文鱼籽,还有嘴巴张得大大的三文鱼头;在市场里做了几十年买卖的鱼贩子拿着小刀,往木桌上的鱼片表面划出一道道痕迹;工人们系着超大号围裙,穿着高筒胶靴,把鲜活的比目鱼扔到弹簧秤上,高声报出它们的重量。

叉车司机冲着不知所措的行人按下喇叭,沿着过道进进出出。小贩们有的打着算珠,有的抱着计算器,正在整理货物清单。他们当年买回这些算盘和计算器时,现今耄耋之年的日本天皇还只有 40 多岁。

41 岁的和知秋广(左)表示,搬到新的丰洲市场就好比去切尔诺贝利开鱼店。他的父亲、73 岁的和知干夫发誓绝不搬家。后者从事金枪鱼批发生意,已经在筑地市场工作了 48 年了。

筑地市场于 1935 年开业,用来取代东京日本桥地区 1923 年在地震中被摧毁的一座鱼市。

筑地市场距离东京繁华的银座商业区不到一公里,是当地的热门旅游景点。游客往往要排队数小时,才能看到每天清晨 6 点前举行的金枪鱼拍卖会。市场平均每天要售出 1540 吨海鲜,以及 985 吨蔬菜和水果。

由于担心筑地市场设施老化,东京都政府 20 年前就考虑把它搬迁到 1.5 英里(约合 2.4 公里)外位于东京湾的丰洲市场,那里过去是一座天然气厂。

丰洲市场的施工延误了多年,政府一度计划在 2016 年开展搬迁工程。但监测表明,新址的地下水污染物严重超标,于是小池百合子在当选东京都知事后不久就推迟了搬迁市场的计划。

市场里摩肩接踵的店主和顾客。

东京政府聘请专家进行了大量测试,并在丰洲市场铺设混凝土地面,加装了多台水泵。今年夏天,小池百合子宣布新的市场安全达标,搬迁工程将于 10 月展开。

不过筑地市场关闭之前,坊间就流传着各种谣言,说丰洲市场仍存在污染现象,但是政府隐瞒了真相。据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 80% 的店主都不愿意搬迁。

73 岁的和知干夫(音)专门从事金枪鱼批发生意,已经在筑地市场工作了 48 年了。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搬家,而是会去另一个位于东京大田区的水产市场。

和知干夫在摊位的顶棚上挂了两条横幅,上面写着:“坚决反对筑地市场搬迁!”他拿着一把木柄小刀,正从一条金枪鱼纤弱的骨骼上刮着鱼肉。他说自己相信丰洲市场的地下水里还残留着化学物质。

一名会计正在打电话。筑地市场据信是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市场。

他表示:“这就好像我们卖鱼之前先在鱼身上喷化学药品。”

和知干夫的儿子、41 岁的和知秋广(音)表示,搬到丰洲市场就好比去切尔诺贝利开鱼店。

“人们不会买(我们的鱼)的,”他说。左倾报纸《朝日新闻》 7 月的一项调查发现,40% 的东京居民认为丰洲市场并不安全。

许多摊贩担心,搬家后可能会流失不少顾客,而且新址停车费更高,交通也不方便。

筑地市场的批发区外,卖坚果、奶酪、刀具、啤酒、香料、厨房用品和纪念品的商贩一边打包存货,一边继续叫卖着。客人在寿司店外排了几个小时的队,想在市场搬迁前享用最后一餐。

筑地市场将在未来几个月里夷为平地。政府计划在原址上建造一座交通枢纽,供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期间使用。

45 岁的牛久保梓(音)供职于一家招聘公司。过去 20 年里,她每周六都会来这里吃午餐,但这一次,她决定提前一天在周五中午赶来用餐。尽管如此,她还是在市场里最受欢迎的“寿司大”餐馆外排了 3 个小时的队。

上周六,不少从没逛过筑地市场的市民也来这里做了最后的道别。

46 岁的护照代理公司员工绀户由美(音)就和 18 岁的女儿宫边(音)一起来到了这儿。到了上午 9 时 30 分,她们已经在 Nakaya 寿司店门口排了 2 小时队,而且至少还要等 1 个小时。绀户由美表示:“网上都评价说这家店排队时间长,但我们觉得是值得的。”

筑地市场将在未来几个月里夷为平地。政府计划在原址上建造一座交通枢纽,供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期间使用。市场隔壁零售区里的寿司餐厅和商店将继续对游客开放。

人们还担心,拆除旧址以及新址施工期间,约有 1 万只老鼠会从老建筑里出逃。

在最后的营业日当天,39 岁的堀内伶子(音)和她 9 岁的儿子第一次来到筑地市场。她说,拆除市场真是太可惜了。

“在东京,像这样的地方已经不多了,”她表示。“别的地方都是新建的,但新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的。”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