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扎克伯格干涉过度,Instagram 创始人离职

Mike Isaac2018-09-27 06:45:57

他们习惯了独立运营,对失去自治权感到恼火。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今年初,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次全公司会议上被问及,如果 Instagram 没有被 Facebook 收购的话,Instagram 的用户量能否达到十亿。

很可能不会,他说道。至少,也不会那么快。

但是,在稍后召开的一次会议中,这款热门照片分享软件的联合创始人凯文·赛斯特伦(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对这个问题却有一个不太相同的答案。这次会议在 Instagram 位于加州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总部举行,离与上文提到的会议地点相距一英里左右。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地方离独立大道(Independence Drive)就隔了几条街。

两位创始人的回答是:可能会,最终会。

我们永远都不会知晓哪一方的说法正确。但是,我们将会很快得知,失去联合创始人的 Instagram 将会变成什么样。周一晚上,Instagram 的首席执行官赛斯特伦和首席技术官克里格突然宣布,他们将离开公司。不过,他们都没有提供明确的离职日期。

2012 年,Facebook 以十亿美元收购 Instagram。导致他们和 Facebook 分道扬镳的不是一件事,而是长期累积的很多小事:不满微调他们的产品、人事变动分歧、以及伯克扎克在去年对他们的工作进行诸多干涉,而此前该产品其实是在 Facebook 内部进行独立运营的。

据十几个 Instagram 及 Facebook 的现任和前任雇员说,在最近的几个月里,他们已经决定是时候要离开了。这些雇员均是在匿名情况下提供消息,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代表公司发言。

他们的离职正值 Facebook 饱受丑闻煎熬的时候。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该公司疲于应付一系列危机事件,包括有俄罗斯人在其平台上散播假消息、某研究公司被揭露盗取 8700 万个用户资料,以及公司在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受到隐私条例监管方面的威胁等。

表面上看,Instagram 躲过了这些麻烦。当 Facebook 的用户量在美国和欧洲停滞不前时,Instagram 的用户量仍在快速增长。和 Facebook 相比,Instagram 在年轻一代中更受到追捧。在局外人看来,Instagram 的创始人似乎和扎克伯格相处融洽,并不像 Facebook 以大手笔收购回来的 WhatsApp 和 Oculus 的创始人。

但是在公司内部,双方的关系却比较紧张。根据两位了解扎克伯格想法的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将 Instagram 视为“应用家族”的其中一员,他认为 Facebook 旗下的几款应用都应该更紧密地合同协作。

据几位了解该应用创始人想法的知情人士说,Instagram 创始人认为 Facebook 在插手Instagram 产品方向和发展方面的兴趣日益增多,简直有些专横过分。他们习惯了独立运营,对失去自治权感到恼火。

Facebook 拒绝就两人离职一事发表评论。

Instagram 的诞生算是一个意外。它的前身是赛斯特伦在 2010 年研发的一款名为 Burbn 的应用程序。当初,该应用被用来帮助人们在线上交友。

随着智能手机愈发普及,赛斯特伦和他的新搭档克里格将重心转移到智能手机的照相功能方面。然后,Burbn 以 Instagram 的身份问世,并且一炮而红。这个小公司难以应对排山倒海的用户需求,只能拼命才能让其服务器保持在线。

2012 年,扎克伯格宣布,以价值十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形式收购 Instagram。在当时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把如此多的钱砸到一个员工人数寥寥、用户只有 3000 万的小应用软件上。收购事件发生在 Facebook 上市前夕,此举也令投资者纷纷担心扎克伯格对于公司资金的管理太松散。

如今,一些分析师认为,如果 Instagram 作为一间独立公司的话,市值可能有 1000 亿美元。

在收购案后,赛斯特伦和克里格获准可以自主为他们的产品拿主意。母公司 Facebook 和快速成长的 Instagram 之间的关系,曾被视为创业公司被收购后运作模式的典范。当想要收购其他公司时,Facebook 的高管们经常提起 Instagram 被收购后运作良好。

Instagram 的发展速度和规模都超过了任何人的预期。它开发出视频和通信产品,还推出“限时动态”(stories)功能。此举模仿了对手 Snapchat 的“阅后即焚”,对后者的产品造成了伤害。

今年 6 月,这款图片分享应用的用户达到十亿。根据行业调查公司 eMarketer 的预期, Instagram 在 2018 年的广告业务收益可能超过 60 亿美元。

但是,据熟悉扎克伯格想法的知情人士披露,扎克伯格对于包括 Facebook、Instagram和 WhatsApp 在内的“应用家族”在态度上开始发生了变化。

今年初,扎克伯格将他的最高一级管理层进行了重组,任命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成为 Instagram 的产品副总裁。尽管赛斯特伦及克里格都和莫塞里交好,但许多员工都把莫塞里的晋升作为扎克伯格安插心腹的信号,因为莫塞里与扎克伯格及其他 Facebook 高层都关系密切。

同时,扎克伯格还在自己和 Instagram 之间增加了一级管理层,要求赛斯特伦和克里格向 Facebook 的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汇报工作。

随着 Instagram 持续发展壮大,扎克伯格相信它一定可以帮助 Facebook 也实现增长,并通过一些产品上的微调来改善 Facebook 的“用户参与度”(user engagement),包括自动同步 Instagram 的“限时动态”视频到 Facebook,而不显示任何表明视频来自 Instagram 的标记。

今年初,Facebook 还从其“书签”菜单中移除了可直接链接到 Instagram 的一个快捷按钮。这个方式本来可以让 Instagram 得到 Facebook上的流量,这些流量虽然很少但依旧对 Instagram 很重要。

当彼此的关系开始变质后,赛斯特伦和克里格在过去几个月里曾在会议中公开对 Facebook 的领导层表示不满。双方都保持了礼貌性的克制。但是,根据四位现任和前任雇员透露,让员工们感到惊讶的是,在公司内部颇受欢迎且态度一向和蔼的克里格,竟然会多次在会议和公司留言板上明确表达自己不满 Facebook 的领导方式。

显然,扎克伯格正在 Facebook 帝国内部施加更多的管制。今年 4 月,WhatsApp 首席执行官简·库姆(Jan Koum)突然离职,他越来越担心 Facebook 在过去几年里通过这款应用收集用户数据

在让 WhatsApp 独立运营和发展多年后,扎克伯格却坚称这项免费服务需要开始赚钱了。库姆对此表示迟疑。

在 Instagram 内部,很多人都觉得莫塞里很可能成为下一任首席执行官,而他被安排到 Instagram,正预示着双方的关系开始急转直下。

赛斯特伦和克里格发表了动情的公开声明,感谢扎克伯格和其他 Facebook 高管对他们的支持。

两人的离职虽然突然,但也确实值得深思。在被收购后,Instagram 的创始人留任了六年的时间——这要比其他企业家在出售公司后停留的时间更长,而且也是在他们的股票完全兑现很久后才提出离职。他们表示,准备在一起再次开创新事业之前,休假一段时间。

在那场被问及如果没有 Facebook 的支持、是否会拥过十亿用户的会议上,Instagram 创始人承认 Facebook 的庞大资源非常有帮助。但是,他们还补充说,自己也为 Instagram 的成功付出了很多。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Christie Hemm Klok/The New York Times、techspot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