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刊发 #MeToo 争议文章后,《纽约书评》主编布鲁玛离职

蔡一能2018-09-21 14:03:28

布鲁玛希望公众有机会探讨“如何对待被舆论审判的犯了错的人”,但他自己首先成了被审判的对象。

又一位文化界名流受到 #MeToo 运动的惩罚——而且这次并不是直接相关。

多家媒体确认,著名文化刊物《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NYRB)主编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已于周三离职。《纽约书评》方面没有披露布鲁玛离职的具体原因,但相信与后者一周前同意刊发一篇反思 #MeToo 运动的文章有关。

引发争议的文章来自加拿大电台主播 Jian Ghomeshi。Ghomeshi 曾被超过 20 名女性指控虐待,包括违背女性意愿的扇耳光、扼喉行为。2016 年,Ghomeshi 被法庭释放,但也和发起指控的女性达成了谅解协议并致歉。

即将于 10 月 11 日出版(网络版已经发布)、题为《一个标签引发的反思》(Reflections From a Hashtag的文章中,Ghomeshi 将自己描述为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人——被电台解雇,受公众鄙夷。“这是一辈子都受不尽的羞辱,”Ghomeshi 写道,“我不可能改名换姓,搬到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我时时刻刻都在试图摆脱网络上流传的那个邪恶形象。这就是当代群众羞辱(mass shaming)的威力。”

同时,Ghomeshi 也为自己过去的行为表达了歉意——和某种程度上的辩护。他说,一些他在意的女性和他交往时因为照顾他的情绪而对一些要求就范,他本应表现出更多的尊重和体贴。但他明确了道歉的范围:“即使我为自己对待一些人的方式感到深深的悔恨,我也无法承认那些并不确实的指控。”

事件的后续发展表明,布鲁玛关注的是文章的前一个面向,他的批评者关注的是后一个面向。

遭遇广泛批评后,《纽约书评》周三在文章上方加上了一大段提示。截图来自:《纽约书评》

批评者认为,Ghomeshi 在文章中粉饰了他的过往行为,弱化了实际情形的严重性,比如将 20 多名指控者轻描淡写为“数名”。文章的发表也在《纽约书评》内部引起了不满。周三,该刊在文章顶部加上了一条提示,称文章本应包括对作者不利的内容(如指控的严重性及实际数量),并提供了有关指控的细节。

面对一片批评之声,布鲁玛选择了接受在线杂志 Slate 记者 Issac Chotiner 的专访,为他同意发表争议文章的决定做了辩护。他称赞了 #MeToo 运动,认为有权势的男性作出的不当行为必须得到纠正;但他补充道,“和所有出于好意的正义行为一样,(#MeToo 运动)也可能带来违背善意的后果。”

“我料到读者会反映强烈,但我希望它能开启这样一场讨论:究竟应该如何对待那些作出不当举止、但并未被法庭定罪的人?”布鲁玛向荷兰媒体 Vrij Nederland 表示(英文翻译来自《纽约时报》)。

Ghomeshi 的文章被选为《纽约书评》10 月 11 日的封面文章,该期大标题为《(男)人的堕落》(The Fall of Men)。这显然是一语双关:借用《圣经》中亚当、夏娃走向道德堕落的故事,以及 “men” 的双重含义,标题既可以解读为“男性的道德堕落”,也可以解读为他们失去了原有的地位。

《纽约书评》10 月 11 日刊。图片来源:《纽约书评》

布鲁玛的专访显然没有起到灭火作用,而是激化了文章引发的争议,也加速了他的下台。

Slate 在访谈中追问布鲁玛对 Ghomeshi 行为的看法,而布鲁玛提出的种种假设——有点类似于《十二公民》中就案情提出的刁钻怀疑——让读者感到他对 Ghomeshi 一事严重缺乏了解。虽然布鲁玛承认自己并不了解相关指控,但他强调这不属于他的关切范围。这激怒了一些 #MeToo 运动的支持者。《赫芬顿邮报》(HuffPost)主编 Lydia Polgreen 发推称:“伊恩·布鲁玛的专访甚至比 Ghomeshi 的文章本身更让人生气。”

不过,也有支持布鲁玛的声音传出。《纽约书评》供稿人 Laura Kipnis 认为,发布“尖锐、有争议性的文章”、不屈服于公众意见本来就是《纽约书评》的传统,让 Ghomeshi 这样的人有话说也不是在免除他们的责任。她更担心,布鲁玛的离职可能造成寒蝉效应,因为那些支持布鲁玛的人都可能被扣上“忽视性侵”的帽子。

目前还不清楚布鲁玛是主动辞职还是被辞退,但大学出版社是一个潜在的压力来源。《纽约书评》的影响集中在知识界,它也是大学出版社推广新书的重要渠道。据《纽约时报》报道,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社长 Jennifer Crewe 声称,大学出版业对 Ghomeshi 的文章深表关切,但据她所知,目前还没有出版社提出撤回在《纽约书评》上的广告。

1951 年出生的布鲁玛是一名作家和历史学家,擅长中国与日本现代文化的研究。他长期为《纽约书评》、《卫报》等报刊撰稿,直到去年才接受杂志主编一职,成为《纽约书评》创刊以来的第三位主编。当时,布鲁玛表示希望让杂志社内部变得相对民主。今年 3 月,《卫报》记者 Rachel Cooke 在介绍布鲁玛时写道:“……自他接手主编以来,他以不易觉察的方式让《纽约书评》重新焕发了活力——提供一些不一样的视角、采纳更多女性作者。”

这份工作仅仅持续了 16 个月。

布鲁玛的政治立场通常被认为倾向左翼。2010 年,《外交政策》杂志将其归为在普遍保守的国际问题上都保持开放姿态的“古典自由主义者”(classic liberalism)。对于近年来困扰西方的宗教极端势力,布鲁玛曾表示,与价值观不同的人相处是生活在一个多元社会需要付出的代价。

1963 年创刊的《纽约书评》被认为是美国左翼自由主义的主要理论阵地,1984 年被来自报业家族的 Rea S. Hederman 收购,后者以坚定的民权立场和雇佣非裔美国人著称。尽管如此,杂志的人员构成仍受到平权人士的批评。《名利场》杂志的报道认为,布鲁玛事件可能与图书产业的积弊有关:女性占据了消费者、读者和低阶雇员的多数,管理层却多数由男性组成,这种性别失衡引发了变革的呼声。去年,另一本重要文化刊物《巴黎评论》(The Paris Review)主编 Lorin Stein 因性骚扰指控离职,取代他的正是一名女性。

《纽约书评》尚未就此事作出声明。


以下摘取《纽约时报》精选的几条读者评论。

每天都有犯下重罪的人走出监狱,我们有责任让他们融入社会。我们知道,将重罪犯永久置于下等地位会适得其反。在我看来,我们对谋杀犯的接纳度都要高于对 Ghomeshi 的接纳度。这些男性真的要作为下等人被放逐、被永远剥夺工作吗?我们是不是要在他们的衣服上印上用来标记通奸者的红字?我们有点迷失了。”(Cynthia,New Hampshire)

“……不,问题不是出在文章上。真正的问题是,那些高居权位的人应当如何形塑当下的辩论。布鲁玛在访谈中将《纽约书评》嫁给了那种有害的否定主义,为此他理应被劝退、解雇或是主动辞职。

这只是从客观的商业角度得出的观察。如果布鲁玛没有走人,我会取消订阅《纽约书评》。我不会支持任何以‘超然在上’自居、从而无需为现实世界的后果负责的组织。”(Ian,Salt Lake City)

“伊恩·布鲁玛当然不应因此失去职位。对《纽约书评》——一家打着‘超越平庸’、深入思考的旗号的媒体,这等于是敷衍、错误地向暴民投降。”(del,New York)

“在为他点头发布的、具有误导性的文章辩护时,布鲁玛基本上是在说:‘这些小妞都是疯子,何必要费劲找出事件真相呢?’他想给整个 #MeToo 运动打折扣,而这场运动是由那些被 Ghomeshi 伤害的女性以及他手下 50 岁以下雇员的真人真事构成的。他的离职并不令人意外。我希望他是被请走的。”(AH,Portland)


题图来自: Charisse Kenion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