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虚拟货币交易监管继续,从支付结算端对 124 个海外平台实时封堵

谢金萍2018-09-21 06:31:20

有些人早已拿不回本金。

9 月 18 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发布公告称,将加大力度监管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即将对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际在境内交易的 124 个平台进行监测、实时封堵。

公告称,自去年 10 月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关闭后, 一些交易平台转向境外,即原本设置在境内的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走海外,在境外注册并继续向境内用户提供虚拟货币的交易服务。

Coindance 数据显示,海外比特币交易平台 LocalBitcoin 的人民币交易量,在今年 1 月时接近 1.7 亿元,为历史交易额高峰期。 

 海外比特币交易平台 LocalBitcoin 的人民币交易量 

与此同时,这些平台出现了以 ICO (数字代币首次公开发行) 、IFO (首次分叉发行,即矿工创造区块分叉时,分配货币给自己/他人,再开放给所有人参与挖矿 )、IEO(以交易所为核心的虚拟货币首次发行 )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或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 IMO (以矿机为核心的代币发行) 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 

为了加强管制和封堵,央行从支付结算端入手,加强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要求相关支付机构建立检测排查机制,停止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截至目前,有关支付渠道中,已经排查并关闭了约 3000 个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

看到此新闻的李毅,更加忧愁了。李毅是广州一家商业银行贷款业务的经理。年初时托朋友买入的虚拟货币,已经翻了 7 倍,但现在想取现却没有办法。

今年 2 月时,李毅一位交情比较好的客户向他介绍了一款虚拟货币,SWC,又叫蓝天城币。该虚拟币是自称总部在海外,做地产项目的蓝天国际控股集团开发的虚拟货币。这位客户洋洋洒洒给李毅讲了 SWC 的前景,“现在买入是 5 元,到年底会涨到 100 元,涨幅 1900%。”他告诉李毅,自己已买入 200 多万元 SWC,如果李毅越早买入,赚得就越多。手头上有点闲钱的李毅,为之心动,决定拿 20 万元试试。

由于去年 9 月, ICO 明确被央行定性为非法集资;10 月,中国境内的虚拟货币平台全部停止交易,“出海”的交易平台,主要为交易双方提供担保和撮合服务,交易双方再通过约定好的支付方式,比如银行卡、支付宝、微信转账等进行交易。

李毅就是“间接买入” SWC,将人民币转账给该位客户,交给他去操盘。SWC 涨跌情况也是由对方转告,李毅本人并没有直接接触该虚拟货币。

李毅在 2 月时以 5 元买入,半年后涨到 26元,9 月时又到了 40 元。李毅觉得涨势不错,投入的本金已经翻了几倍。但随着国内对虚拟货币打击、监管的新闻出现,他有些担忧。一些朋友劝他尽早取出来,至少将本金取回。

《新京报》 7 月时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针对虚拟币、ICO 乱象表示,目前部分机构在中国国内受到打击之后,跑到国外,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仍然对中国的居民开展业务,这也是明确为非法并禁止的。

紧接着的 8 月,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就称将对 124 家服务器设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管控措施;定期摸排和关闭涉境内 ICO 及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网站、公众号;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对虚拟货币交易的清理整顿力度。8 月时,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响应监管,称将加大对涉嫌虚拟货币交易账户的惩罚。

在公众号方面,因去年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下半年出现了许多打着“区块链”名号的微信公众号,截至 8 月 5 日,新增加的区块链媒体/自媒体高达 485 家,还有不少公众号在短期内拿到了数百万/千万元融资。 

但这些区块链公众号因缺乏内容,部分成为了 ICO 项目发布的中间商,撮合读者进行交易。8 月 21 日,腾讯关闭了金色财经网、火币资讯、币世界快讯等多家区块链自媒体微信公号。腾讯称,这些公众号涉嫌发布 ICO 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同样在 8 月,北京朝阳区广州开发区发布通知,禁止该地区各商场、酒店、写字楼、宾馆等建筑承办虚拟货币推介活动。

随着监管加强和继续,Coindance 数据显示, 海外比特币交易平台 LocalBitcoin 的人民币交易量从 6 月开始低于 3400 万元,最低约为 2000 万元。今年的交易规模从最高峰到最低,下滑约 750%。而这并还没有算入比特币以外的虚拟货币交易。9 月 18 日央行的公告称,目前中国境内虚拟货币交易份额从全球的 90% 下降到 5%。 

以上这些新闻看得李毅心里发毛。尤其是最近他提出要提取部分现金,该客户表示 SWC 暂时无法取现,得到年底该虚拟币分裂,对外开放进行交易后才能取现。“等市场开放自由交易后,会涨得更快。”该客户对李毅说。

李毅对此提议疑问,但得到的回答又一样,他无奈又没有办法。转头想到这位客户投入了 200 多万元,自己投入的钱还没有他的零头多,可能还有余地?

而事实是,2017 年 11 月时,央广新闻曾报道, 中国驻哥打基纳巴卢总领事馆发文提醒中国公民,这家名为“蓝天国际控股集团”的机构,假借房地产项目,在马来西亚沙巴州哥打基纳巴卢进行非法营销活动。央广新闻详细报道了此事后,称该机构为“庞氏骗局再现”。

 (本文中李毅为化名) 

提图来源:chainb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