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全美各地数百名麦当劳员工罢工,抗议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

Rachel Abrams2018-09-20 13:05:07

“麦当劳在性骚扰问题上做了什么,他们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他们如何主动采取行动,将会对其他店家产生影响。”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圣路易斯郊区,他们高呼:“拿着你的汉堡,拿着你的薯条。别碰我的大腿。”在芝加哥,他们用蓝色胶带封住嘴巴,胶带上写着“MeToo”。在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他们举着的标语也带有这个反性骚扰标签,它的首字母 M 看起来就像麦当劳的金色拱门。

组织者称,这是 100 多年来首次针对工作场所性骚扰的罢工。在上述城市及其他七个城市,数百名麦当劳员工举行集会,要求这家美国最大的快餐连锁企业采取更多行动,解决这一问题。

“今天,抗议比工作更重要,”金伯莉·劳森(Kimberly Lawson)解释说,她是逃班来参加堪萨斯城集会的。劳森告诉在场的人群说,当一位经理做出非礼举动时,她感觉自己被“困住了”。

她说:“我们有力量互相保护,并要求得到我们应得的正义。”

餐馆工人占美国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而快餐行业创造的就业岗位几乎是过去 10 年里最多的。但通常餐馆支付的工资较低,而且雇用的年轻人和女性多得不成比例,这使得该行业的工作人员尤其容易遭遇性骚扰

周二的抗议活动是由“争取 15 美元”(Fight for $15)组织的,该组织隶属于服务雇员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争取 15 美元”试图组织快餐工人,并主张提高他们的工资,改善工作条件。今年 5 月,在该组织的支持下,10 名麦当劳员工向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提起投诉,称男性主管们不仅对她们有过非礼行为,而且对那些为此投诉的员工进行了报复。

金伯莉·劳森(左)和纳基莎·尤班克斯(Nakisha Eubanks)都是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麦当劳员工。

抗议活动的目的是向麦当劳施压,要求其制定更有力的政策,保护美国 1.4 万家麦当劳门店的员工免受性骚扰。这些要求包括为所有工人提供更好的培训计划,更有效的投诉渠道,以及成立一个致力于解决性骚扰问题的委员会。

玛丽·乔伊斯·卡尔森(Mary Joyce Carlson)是一位律师,为那些参与“争取 15 美元”组织活动的工人们维权。她表示:“麦当劳在性骚扰问题上做了什么,他们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他们如何主动采取行动,将会对其他店家产生影响。”

麦当劳在一份声明中称,公司相当重视性骚扰问题,并正在采取其他措施,为员工提供进一步的保护。该公司以“诉讼正在进行中”为由,拒绝对就业委员会收到的投诉予以置评。

声明称:“为了防止性骚扰,我们专门设计了严格的政策、程序和培训……为了确保我们正在竭尽全力,我们还聘请了预防和应对性骚扰的专家。”

要让雇主为工作场所的性骚扰负责或许很难,但如果员工能证明他们被迫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中工作,而他们的投诉不是被忽视就是被驳回,雇主可能要承担责任。

这一问题在餐馆业尤为突出,对于那些依靠小费的餐馆员工来说,监督不良的顾客行为可能会很难。快餐业面临的挑战更加复杂,因为大企业可能不认为自己应该对各家门店的不良行为负责。

这些门店通常由特许经营商运营,但并不总是有人力资源部门或既定程序来处理性骚扰投诉。此外,一般来说,快餐企业通常会在劳资纠纷中辩称,它们无需与独立拥有和运营门店的特许经营商分担责任。

工人维权人士认为,从菜单展示板到招聘员工的一切事宜,麦当劳这样的公司都有决定权,那它也应当有责任采取有效政策,识别和防止性骚扰。

旧金山职场生活法律中心(Center for WorkLife Law)高级顾问、致力于反歧视的律师辛西娅·卡尔弗特(Cynthia Calvert)说:“问题是,特许人对特许经营商的人事管理施加了多大的控制?”

与“争取 15 美元”组织合作的律师卡尔森表示,麦当劳有能力产生广泛影响。

她说:“麦当劳拥有一个庞大的系统,无论它想要在哪方面做出有效的举措,它都可以……一线员工、厨师、收银员以及管理架构中的人员,都应该可以放心地投诉不当行为。”

参加堪萨斯城抗议活动的麦当劳员工纳克莎·尤班克斯(Nakisha Eubanks)说,她那天晚上不会上夜班。“他们说会有培训,但我们还没有接受过培训,”她说,“实际上(麦当劳)什么也没做。”

Stand Up KC 是一个争取工人权利的组织,在周二的抗议活动中,其成员布里吉特·休斯(Bridget Hughes)及其他人向上个月被枪杀的 Stand Up KC 工人尚娜拉·爱德华兹(Shanterria Edwards)表达敬意。

卡尔森说,她认为麦当劳提供的这类培训只面向主管,并不总是惠及小时工。

“当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些工人时,”她说,“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所容忍的行为是违法的,而且在与经理们交涉失败后,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麦当劳在声明中表示,它已经聘请了非营利反性侵组织 Rainn,“以确保我们正在竭尽全力”打击性骚扰。

Rainn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组织几个月前与麦当劳进行了“初步”对话,但尚未与该公司开始合作。

三名在芝加哥南部一家麦当劳餐厅工作的女性一起参加了芝加哥的抗议活动。其中一位是 59 岁的布兰达·哈里斯(Brenda Harris),她说自己从 1995 年开始就在麦当劳工作,被人上下其手、骚扰过无数次。

“我希望并祈祷这能改变现状,”她说。


翻译:熊猫译社 刘溜

题图版权:Nick Schnel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文内图片版权:Christopher Smit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