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电竞战队本地化,这是《守望先锋》吸引投资的新办法

Jason M. Bailey2018-09-21 06:30:00

“我们是将它当成一个会永远存在的联赛去谈论它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就算是在季后赛期间,邻居给红袜队(Red Sox)或者凯尔特人队(Celtics)的加油声也多次穿透墙壁、传到杰伊·戈德思韦特(Jay Goldthwaite)的公寓中来。戈德思韦特自己也从未热爱过波士顿的哪支球队。

不过,后来波士顿崛起队(Boston Uprising)出现了。它是守望先锋联赛(Overwatch League)中的一支战队,队员们在电子游戏中运用武力去拯救世界。

如今,戈德思韦特家庭办公室的墙上就挂着一张波士顿崛起队的签名海报。他今年进了一次急诊病房,还在里面偷偷地用手机看起了崛起队的比赛。那是一场疯狂的比赛,里面的角色包括会时间旅行的枪手、挥舞着电能的科学家和一个僧侣,他们共同追求着卓越的战绩。

说到支持一支波士顿的球队是什么感觉,47 岁的戈德思韦特表示:“我原本以为,我要是会支持哪支球队,那可真是奇事一桩。但现在,我发现自己在观战时都激动到跳沙发了。”

其实,电子竞技早在 20 年前就已经出现了。那时候,一款叫做《星际争霸》的游戏风靡了整个韩国,成了制作方暴雪娱乐的台柱(《守望先锋》也是暴雪出品的游戏)。于是对像 Evil Geniuses 、Team Liquid 和 Cloud9 等战队的热爱也就可以无关地域,逐步地培养了起来。

不过,暴雪的母公司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对电子竞技采取了更为审慎的方式。动视暴雪雇佣的高管曾效力于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以及 ESPN 和福克斯体育台(Fox Sports)。

动视暴雪电子竞技的首席执行官佩特·弗拉斯泰利察(Pete Vlastelica)说:“篮球不是运动而是游戏。NBA 通过包装和鼓吹,让篮球变成了一项运动。”

今年,守望先锋联赛的首个赛季共有 12 支战队参赛。7 月份的总决赛在布鲁克林的巴克莱中心球馆举行,门票全部售罄,吸引了超过两万名的观众到现场观战,同时 ESPN 也全程转播赛事。自那之后,暴雪宣布在亚特兰大、华盛顿、巴黎、多伦多和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以及中国广州、成都和杭州增设战队。

通过为《守望先锋》打造地方战队,暴雪的这一体系可以吸引有声望的职业竞技高管的加入。

最初的两支战队——波士顿崛起队和纽约精益队(New York Excelsior)——分别被与罗伯特·K·克拉夫特(Robert K. Kraft)和杰夫·威尔朋(Jeff Wilpon)有关联的公司买下,前者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队(New England Patriots)的老板,后者则是纽约大都会(New York Mets)的首席运营官,同时也是该球队大老板的儿子。洛杉矶公羊队(Los Angeles Rams)、费城飞人队(Philadelphia Flyers)以及萨克拉门托国王队(Sacramento Kings)的高管也很快加入了战队老板的阵营。电子竞技的忠实拥护者也开始加入其中:Cloud9 拥有伦敦喷火战斗机队(London Spitfire),后者是守望先锋联赛首赛季的总冠军。

克拉夫特的儿子、克拉夫特集团(Kraft Group)总裁乔纳森(Jonathan)表示,他的公司一直就有志于进军电子竞技领域,但对于只能买到战队队员的合同,而不能永久性地购入战队一事,让他觉得很不称心。

这些战队由守望先锋联赛掌控。这个联赛就跟职业的竞技联赛一样,会跟踪战队和队员的详细统计数据,有固定的广播节目和季后赛,还会进行队员交易。(在这个休赛期,亚军战队中最有价值的球员被交易至其他战队。)

谈到守望先锋联赛,乔纳森·克拉夫特表示:“它的环境已经不再混乱了。它有体系,有宗旨。”

鉴于所属的地域,守望先锋的粉丝可能很容易就能集合起来,但他们想亲眼看到战队却不容易。所有的战队,包括纽约、波士顿和费城等地的战队——更不要提上海和首尔的了——实际上都不在洛杉矶。

守望先锋今年所有的常规赛事都是在加州伯班克(Burbank)进行的,更确切地说,是一座有着 450 个座位的电子竞技场。守望先锋联赛总干事纳特·南泽(Nate Nanzer)认为,这样可以让暴雪将精力花在线上直播上,而战队的老板也可以开发可靠的基础技术设施。到 2020 年举办第三届守望先锋联赛时,战队可直接去当地的竞技场进行比赛。

南泽说:“有大批观众渴望亲眼见证赛事,想和其他粉丝进行交流。”

联赛的城市代表来自于三大洲,但所有的常规赛事都是在加州伯班克的暴雪竞技场内进行的。图片版权:Robert Paul/Blizzard Entertainment

不过,这种模式基本上还未经市场检验。

拳头游戏公司(Riot Games)发行了《英雄联盟》这款最受欢迎的电子竞技。公司北美电子竞技部的负责人克里斯·霍珀(Chris Hopper)表示,他们公司还未发现哪个城市的特许经营权体系是他们喜欢的。这家公司正在密切评估中国区的英雄联盟联赛,今年还将三支上海战队分别派往成都、重庆和杭州。

霍珀监管着洛杉矶的一个有着十支战队的联盟,他认为若将特许经营权拓展至其他城市,相应的收益会有所下降。

霍珀说:“我们之所以能将赛事的门票都卖出去,是因为相对来说,我们比较少在那个市场上出现。不论是麦迪逊花园广场、斯台普斯中心(Staples Center),还是加拿大航空中心球馆,我们能把那里的票全部卖出去,而这是因为我们很久没到那里去比赛了。”

在新举办的 NBA 2K League 联赛中,各战队均有相对应的城市篮球特许经营权,而队员也就在相对应的城市中居住,且每个周末都会去纽约打比赛。对此,NBA 2K League 联赛总经理布伦丹·多诺霍(Brendan Donohue)表示,这是因为 NBA 已经有城市特许经营权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电子竞技考虑过这点。

T·L·泰勒(T. L. Taylor)是麻省理工学院比较媒体研究系的教授,写过关于电子竞技和在线游戏的书籍。他表示,游戏公司想要将长久以来喜爱传统竞技的观众给复制过去,而地方主义和民族主义一直以来就具备强大的凝聚力。

守望先锋联赛的结构和许多职业竞技联赛一样,具有不同的组别、详细的统计数据、每周固定的节目表和季后赛。图片版权:Hilary Swif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泰勒教授说:“既然电子竞技可被视为一种可被观看的产品,能针对不同的观众进行营销并进行瓜分,那么它也就被归入到与之相谐的行业和娱乐模式中去了。”

和传统的竞技相比,守望先锋联赛对参赛队伍所作出的承诺毫无二致:即对收益进行分成。根据暴雪的说法,从转播合约和全国性广告主(包括惠普、Sour Patch Kids、T-Mobile 和丰田汽车)中赚取到的收益最终会和各特权会员队进行分成,此外所有的地方收益都归当地的战队所有。战队各队员最少能拿到 5 万美元的薪水,而首赛季 350 万美元的奖金池至少会拿出一半分给他们。

还发行过《魔兽世界》和《暗黑破坏神》的长期特许经营权的暴雪相信,收入分成能让战队队员着迷,同样也能吸引粉丝的注意力。暴雪定期会在《守望先锋》中引进新的角色、地图和模式,以及随机分配的迷人服装。动视暴雪电子竞技的首席执行官弗拉斯泰利察称,暴雪的目标是创建一个能让游戏延续下去的生态系统。

他说:“我们是将它当成一个会永远存在的联赛去谈论它的。”

市场研究集团称,去年,电子竞技带来了大约 7 亿美元的收入,大约有 3 亿人收看了比赛,其中大多数属于广告主梦寐以求的年轻客户群体。而在网上观看别人比赛的人之所以比以往多,还要归功于类似亚马逊旗下的 Twitch 这样的视频直播服务平台

在守望先锋联赛的某次地域竞赛中,纽约精益队打败波士顿崛起队后的场景。而买下这两支战队的集团,分别与纽约大都会和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有关联。图片版权:Robert Paul/Blizzard Entertainment

在《守望先锋》中,玩家通过能力各异的角色或去控制一片区域,或护送一辆车通过敌人的炮火:法老之鹰用火箭弹和喷射背包从远处就能造成严重破坏;小美可以冻住对手和制造冰墙;而卢西奥是一个穿着直轮排的 DJ,可以用音乐治疗队友。

漫不经心看比赛的人可能会觉得这个游戏很难玩,但与其相关的文化却让人很是熟悉。跟其他竞技一样,守望先锋联赛的粉丝会穿上他们最爱战队的队服到酒吧观看比赛。

正如守望先锋联赛总干事南泽所说:“人从本质上来说是分派系的。”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Hilary Swif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