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脱离了欧盟,伦敦也丢掉了全球金融中心第一的位置

孙今泾2018-09-14 09:19:21

纽约虽然成为第一,但它们都需要当心来自亚洲的新势力。

受到英国脱欧影响,伦敦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正受到挑战。本周三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显示,纽约超过伦敦,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金融中心。这份金融中心指数由英国智库机构 Z/Yen 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每年发布两次,考察城市的商业环境、金融业发展、基础设施、人力资本和声誉。

英国将于 2019 年 3 月 29 日脱离欧盟。“离脱欧的日子越来越近,但我们还是不知道伦敦是否可以与其他欧洲金融中心进行交易。”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的参与创建者 Mark Yeandle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人们怕丢了生意,也担心伦敦的竞争力不再。

类似的担心已经持续了超过两年。脱欧对伦敦的影响巨大,和它长期的竞争对手纽约相比,纽约很大程度上仍然仰赖美国经济,伦敦则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全球有近五分之一的银行交易是在英国登记的,其中大部分都是在伦敦。而伦敦有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金融业务涉及到欧洲的客户。

伦敦经济学院院长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在 2007 年接受《财富》杂志时说,伦敦命运变化的关键在于,它刻意调整自身以吸引国际业务。戴维斯在 1990 年代后期曾担任金融监管局的领导者。“该局的全部理念就是,国际业务是国民经济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当时,伦敦正处在它的辉煌时刻。尽管中国公司更喜欢在纽约上市,但“全世界有超过 40% 的外国股权在这里交易,超过了纽约。……全世界有超过 30% 的外汇交易发生在这里,超过了纽约和东京的总和。纽约和东京主要依赖他们庞大的美国和亚洲国内市场,而我们 80% 的业务是国际性的。”时任英国首相的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在年度晚宴上说。虽然伦敦金融市场上为数不少的资金都来自美国。

宽松的监管被认为是伦敦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1985 年,撒切尔政府解除了对金融市场的管制。

伦敦金丝雀码头,图片来自 wikipedia

依赖国际资金流让伦敦更容易受到全球和欧洲经济走势的影响。金融危机爆发时,伦敦遇到了大麻烦。不过伦敦第一次被纽约赶上、并列排在全球金融中心首位,发生在 2010 年。 

这一年,普华永道发布了一份报告,展望未来 20 年金融服务业的发展:

“伦敦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它还会是个重要的金融中心,但不再会是几年前那样排在第一了。“纽约在复起”,如果英国加紧监管的话,纽约会发展更快。报告还批评了伦敦的高税率。“只有那些钟情伦敦生活方式,或者搬不走的人才会留下来接受高税率,能搬的都搬了。”伦敦没变的优势是,英语环境、介于美国和亚洲中间的时区,法律体系和基础设施。

脱欧是伦敦遇到的又一个麻烦。在脱欧公投完成的一个月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萨斯基娅·萨森在《金融时报》撰文称,伦敦仍将是全球性金融中心。英国脱欧后,较常规的功能(例如欧元清算),可能会从伦敦迁往别处,但更复杂的市场会仍然留在伦敦。

这是少有的乐观的看法。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价值超过一万亿美金的外汇和利率衍生产品每天在伦敦易手,几乎是纽约的三倍。

路透社在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一年多后,于 2017 年 11 月对伦敦做了多方面的评估,得出结论:“我们的指标暗示出现放缓,但并非转折性的下滑”。但有两项指标的衰减比较显著。一项关于伦敦城市机场:伦敦城市机场的乘客量面临五年来最慢增速。“该机场向来是高管们飞往欧洲城市及更远地区的青睐之选。”

另一项关于招聘人数,招聘咨询公司摹根麦肯立(Morgan McKinley)称,今年伦敦金融服务业的就业机会数量出现五年来的最大幅度下滑。

机会正被欧洲其它国家夺走。为了能继续享有优先进入欧盟剩余 27 个成员国的金融特权,金融公司必须对人力和智能进行重新安排。启动脱欧程序一个月后,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就花 1.25 亿欧元(约为 9.57 亿人民币)在都柏林买了栋办公楼。从伦敦转移到欧洲其他地方的摩根大通员工数量可能多达 4000 人。汇丰银行宣布它可能把 1000 名雇员从伦敦迁往巴黎,这相当于 1/5 的岗位——尽管这会花掉 3 亿美元左右。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准备花 2000 万美元将法兰克福办公室作为他们欧洲新总部。巴黎中心商务区拉德芳斯宣布,最迟在 2021 年之前,将建 7 栋摩天大厦,“接纳新来的人才”。

去年 5 月,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发布报告,他们所追踪的位于英国的 222 个大型金融机构中,超过四分之一都因为英国脱欧而准备将资源及员工转移至欧洲大陆,投资银行尤其倾向于这样做,比例高达 45%。

当时 Algebris 投资公司的高管大卫·塞拉(Davide Serra)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每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法兰克福、巴黎、都柏林、卢森堡和马德里等金融中心将会崛起。”

从新公布的指数来看,确实如此。苏黎世,排名上升了 7 位,至第 9 位。法兰克福从第 20 位上升至第 10 位。巴黎也上升了 1 位至第 23 位。

伦敦和纽约还要共同担心来自亚洲的威胁。2007 年,摩根士丹利国际公司的总裁乔纳森•切尼维克斯·特伦奇(Jonathan Chenevix-Trench)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说:“最终可能会形成这样的势力格局:全世界有四到五个主导性金融中心,它们周围会围绕一些关键的辅助金融中心。”

最新排名显示,纽约和伦敦的总评分都降低了。

而前 12 位中,有 6 个城市来自亚洲,依次为:香港、新加坡、上海、东京、北京和深圳。香港和伦敦只差了三点。


题图为伦敦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 地铁站,来自 wikip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