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日本受台风重击,这个训练有素的国家会如何改善防灾措施

陈莉雅2018-09-06 07:10:50

就在飞燕刚走不到一天,今天( 6 日)凌晨 2 时左右,日本北海道发生震度 6.7 级的强震

2018 年 9 月 4 日,是日本关西空港启用的 24 周年。

任谁也没料到,这一天关西空港会被今年第 21 号台风“飞燕”给重击——日本气象厅称为 25 年来最强——机场陷入水患,不仅跑道和设施浸水,对外联络桥也被油轮“宝运丸”撞坏,“空港”瞬间成了“海港”,孤立在海上。

这一晚,将近五千多名旅客受困于机场。此外更多准备前往关西空港的人们,也都受到影响。

从台湾到日本出差的狄宜洁就是其中一人,若按照原订计划,9 月 4 日下午她就会从关西空港飞回台湾,但这个时候,对外联络桥已经断了、海水也漫到跑道上了。

根据《朝日新闻》报导,当天日本航空的国内及国际线合计 325 个航班、全日空合计 334 航班全部停飞。

前一天晚上,狄宜洁收到菲律宾航空的通知,说明班机将延误至隔天( 5 日)凌晨 12 时,随后她取消机票,改订中华航空的机票,但没多久,机场就宣告全面关闭,所有班机取消。最后她只好选择从新大阪站搭新干线,前往福冈机场。

狄宜洁表示,因为台风的关系新大阪站的转乘人潮变得非常多,但买票的过程,却没有耗费她太多时间,因为站方在现场快速地调动人员,每一个售票机与售票口前面都增加不少人力,使得人潮的流动得以相当顺畅。

新大阪站的转乘人潮(图 / 狄宜洁)

9 月 5 日早上,神户机场的 3 艘高速艇也立刻前往关西空港救助,中午增加至 15 艘,另外高速巴士也从早上八点开始从恢复的单向联外道路疏散人潮。直到晚间 11 点,总计 9 个小时,关西空港撤离滞留在“机场岛”上的 7800人。

“飞燕” 台风的风速强劲,但行进速度也很快,因此没有在日本停留太久时间,尽管如此,影响范围依然扩及日本全国 28 个都道府县。其中大阪、滋贺、爱知和三重 4 个府县的受灾害程度最严重,总共导致 11人死亡,至少 680 多人受伤。

关西空港去年的使用人数达 2880 万人,被视为西日本的重要交通枢纽。更重要的是,去年经由关西空港的出口高达 5.64 兆日元,进口为 3.94 兆日元。出口以半导体等电子零组件为主,金额高达 1.29 兆日元,进口则是以医药品为主,金额为 6,000 亿日元。

如今台风一来就陷入停摆,也使得日本舆论关心灾情与复原进度之余,对于填海造陆的人工岛是否具备安全性与防灾性提出质疑。

与 1994 年开港的时候相比,关西空港的部分区域早就出现地层下陷的问题,过去几次台风,也曾造成跑道淹水。关西机场公司通过加强内涝防范以及加高防浪墙等措施预防。但依然被 “飞燕” 带来的 “风暴潮” 给击垮。

这次 “飞燕” 台风使得海水升高超过 3 米,打破 1961 年台风造成大阪港的水位达 2.93 米的纪录。日本气象厅大阪管区气象台还一度向民众发布警告,大阪潮位处于“极度危险”的情况。

一般来说,要防止风暴潮可以通过防潮堤、防潮护岸、水门、陆闸和排水泵站等方法。1959 年 9 月伊势湾台风引发潮灾之后,1960 年日本建造的防潮堤和护岸延长至 4.4 千公里,到了 1990 年代,防潮堤和护岸又延长至 9 千公里,占日本海岸线总长的 1/4  以上。

关西空港负责营运的土木管理单位向《朝日新闻》表示:“这次带来的影响规模,远远超出预想”、“空港连络桥的设计,是面对大地震都不会垮,但我们确实没有想过,桥竟然有被大船撞断的可能性。”

根据《平成 30 年版(2018)防灾白书》的数据,从 1950 年开始,日本每年经历的台风数量少至 10 几个,多至 30 几个。台风灾害对日本来说,几乎是年年都会上演。

历年台风数量(图/《平成 30 年版防灾白书》)

由于频繁发生的天灾,日本政府通过每次袭击经验,积极健全法令、完善灾害的配套措施之外,也加强建立救灾物资运输体系,以确保灾民能及时获得必要物资。以这次关西空港事件来说,他们在当晚就将已经储备好的食物,快速分送给受困的旅客。

1995 年阪神、淡路大地震,可以说是日本防灾措施的重要分水岭,这次造成 6400 人遇难,使得日本政府全面修改中央政府、地方公共团体和公共机构等施行的措施,明确规定各自的责任和义务,针对灾害的不同种类,在预防、应急、恢复和复兴的阶段。

正在京都大学就读博士的廖彦朋则告诉《好奇心日报》,前几年的台风,学校都没停课,但这次很快就提前宣布停课,他认为日本气象厅的事前预测与警示,准确度还是非常高的,这会使得学校、企业、商家,都能争取更多的时间预防。他自己也在台风来之前收到“警急警报”。

飞燕台风的紧急警报(图 / 廖彦朋)

为了争取更多时间预防风灾,日本气象厅通过自动观测降水量及风速等地区气象观测系统、气象雷达,以及气象卫星进行观测,从 2010 年 5 月开始就在各市町村发布注意预报和警报。

至于即时雨量和水位,国土交通省及都道府也会通过各地区的观测数据,通过汇报即时向民众提供。

2016 年 4 月至 2017 年 3 月的气象警报数(图/《平成 30 年版防灾白书》)

2018 年 4 月,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情报通信研究机构和防灾科学技术研究所在“防 灾 AI 共 同 研 究 会 议”上公布 “SNS 信息分析系统”建议指南,内容是如何在灾害发生期间,通过社群网络的海量信息中,汲取重要的资讯。比方说,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当天的推特发布数量约为 3300 万条,包括 Facebook、LINE。

不过,对于日本社会来说,除了法律与紧急应变体制的完善,他们更在意的是平时落实防灾教育。

萧景中居住在京都六年多,他说自己时不时就会收到社区的防灾信息,此外消防单位也会定期到家里进行灾害设备检查。

日本政府的防灾信息中,时常提及“公共、自助、共助的精神”,除了个人与社区的防灾意识提升之外,就是与地方的公共团体抱持良好的协作与配合。日本政府还将 8 月 30 日到 9 月 5 日整周定为防灾周。这段期间中央政府和地方团体会在各地举办许多防灾演习和活动。

而就在飞燕刚走不到一天,今天( 6 日)凌晨 2 时左右,日本北海道发生震度 6.7 级的强震,目前北海道境内高达 295 万户停电。


题图来自 NASA/ISS/Karen Nyberg @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