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又一个奥斯卡风向标电影节,这些作品已经有口碑出炉

顾天鹂2018-09-04 06:55:37

顺便看看美国人都在想什么

8 至 9 月的三个电影节各司其职:威尼斯电影节告诉人们哪些电影值得严肃对待,特柳赖德和多伦多作为最早的奥斯卡风向标,挑选出最可能在颁奖季有所斩获的作品,那些在年初的圣丹斯和年中的戛纳获得关注的作品,必定要面对志在颁奖季的电影们的挑战。

在一些人看来,特柳赖德意味着颁奖季真正的开场(前年《月光男孩》便在此首映)——雄心勃勃的作品基本会在威尼斯首映,但分发商最期盼的是在评选苛刻、眼界更为业内的特柳赖德收获好评,带着赞许进军多伦多。

我们已经在这篇文章里提过了颁奖季备受瞩目的四部电影:阿方索·卡隆的《罗马》、欧格斯·兰斯莫斯的《宠儿》、布拉德利·库珀和 Lady Gaga 的《一个明星的诞生》以及瑞恩·高斯林的《登月第一人》。这四部同样参与了特柳赖德,反响较为积极,重点有所不同——

《罗马》作为卡隆最“个人”的电影,评价不俗,但因为是 Netflix 发行,以及本身是一部黑白西语片,可能会让部分学院成员失去兴趣;《宠儿》拥有强烈的导演个人印记,THR 的记者观察到,不少同行和学院成员对其卡司表现和艺术价值(服装和场景)态度更为积极;被 Indiewire 评价为“最美国”的《登月第一人》,其实因为并未包含月球插国旗的一幕以及高斯林“我不认为阿姆斯特朗把自己仅仅视为一个美国英雄”而引起争议,甚至被认为“反美”(这一论断遭到阿姆斯特朗之子的反对),但它仍被公认是最有希望获奖的作品之一。

特柳赖德电影节上还有以下这些作品口碑出炉,它们也许没有获得 100% 的好评,但有底气可以角逐颁奖季的不少奖项。

·《领先者》(The Front Runner)

由贾森·雷特曼执导、休·杰克曼出演。影片改编自真实故事,聚焦 1988 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加里·哈特(杰克曼)风光一时,却因丑闻戏剧性落败的故事。维拉·法米加将在片中出演哈特妻子,J.K.西蒙斯扮演加里·哈特的竞选经理。

雷特曼曾因《朱诺》和《在云端》获得过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提名,今年还有一部聚焦母亲身份的新片《塔利》。《领先者》被视为他拍过的“最奖项友好”的电影,是一部尖刻的政治喜剧。杰克曼的演技大获好评,出色演绎了“差点成为总统的人”,但是有人认为他长相过于英俊,和哈特并不像。这场政治纠纷最后滑向了家庭矛盾,以及关于“美国人最重视的到底是什么”的辩论。可惜,那张最著名的一个女人坐在哈特腿上的丑闻照片并没有出现在片中。

THR 认为,关于本片最好的地方是“时机”。人们可能忘记了哈特是谁,但他们没忘记特朗普如何崛起,“他们很难想象桃色新闻真的能把一个总统候选人拉下马”。电影还表现了哈特丑闻所标志的一个转折:媒体如何以近似小报的方式报道政客新闻,这可能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无间炼狱》(Destroyer)

妮可·基德曼回来了。今年除了 LGBT 电影《被擦除的男孩》外,基德曼在犯罪惊悚片《无间炼狱》中饰演硬核女警察艾琳·贝尔。她曾和搭档以卧底身份潜伏在加州沙漠一个臭名昭著的犯罪团伙中,如今,仍未走出这段经历的她得知团伙首脑重新露面,不得不面对心魔,重启调查。

影片时刻保持着对主题的聚焦,虽然没有改变类型片规则,但是结构的复杂度在后期变得清晰可见,两个小时的时长未给人赶工之感。导演卡恩·库萨马一向青睐让女性主演充满雄性激素的电影,但是这部最能体现的是他的“愿景”。摄影师致敬了《唐人街》似的视觉风格,《夜行者》同样也是其灵感来源。

虽然它在某些方面让观众意见不一,但他们一致认可基德曼演技绝伦,有很大概率可以在时隔 16 年后再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这部硬核电影依赖于她对种种情况的无情掌控,她有点像女版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是推动故事前进的“愤怒引擎”。电影“打破了女演员在银幕上的受限,让她可以完成困难的、近乎不可能完成之事,并且完全独立”

·《被抹去的男孩》(Boy Erased)

这看起来是一部相当明显的瞄准奥斯卡的作品:卢卡斯·赫奇斯饰演阿肯色保守小镇的牧师之子,他因同性恋身份遭到来自家庭的排斥(罗素·克劳和妮可·基德曼分别饰演父母),被迫参加教会支持的矫正项目治愈同性恋,否则就要失去亲朋和宗教信仰的支持。男孩在参与了 12 个步骤的治疗之后终于鼓起勇气逃离。

尽管不是今年首部或是最优秀的同性题材片,影片在刻画爱与恨的复杂关系时相当强力,不仅仅展现了“出柜”,而是讨论“出柜之后”。不过 Variety 指出,这类电影(所有将场景限定在保守语境中的电影,这些保守语境包括精神病院、寄宿学校、军营、治疗项目等)的问题在于,它们通通都很像监狱片,最后总会回归一个简化了的主题,比如权威人士都是伪君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出逃,这是标准的陈词滥调,区别仅在于谁是受害者。然而现实生活远比这复杂。幸好导演乔尔·艾哲顿比较克制,虽然手段传统,但影片仍有安静的内省时刻。

·《老人与枪》(The Old Man and the Gun)

根据《纽约客》上的故事改编,本片由《鬼魅浮生》导演大卫·洛维执导,罗伯特·雷德福奉献从影生涯最后一次表演。他饰演福瑞斯特·塔克,一个打小开始抢银行的罪犯。他一共越狱 18 次,最后一次时已经 70 岁高龄。本片将刻画塔克暮年的一次抢劫,卡西·阿弗莱克饰演被这位独特罪犯吸引的侦探,67 岁的影后茜茜·斯帕塞克饰演爱上塔克的女士。

虽然前期宣传低调,但是《老人与枪》获得了一边倒的好评。Indiewire 认为它是最好的致敬,对原材料的理解相当深刻,所以继承了它的核心精华;THR 说,这听起来像是好莱坞在美化一个职业罪犯,但这样没什么不对,尤其是这位罪犯由雷德福饰演,他的魅力将令年轻他几十岁的演员们汗颜;《名利场》点评,影片中猫鼠游戏的部分足够让我们思考生活中最日常的事情,我们既能看到终局,同时又可以享受和寻找小小的乐趣、善意和冒险。

Variety 总结——“这些日子,观众对电影期待太多,就像涌入赌城的游客,就喜欢去最光鲜的赌场排队。而这部电影不是给那些人的,它面向青睐老赌场的人,那里光鲜昏暗,角落里的某人在钢琴上轻轻弹着爵士乐。它的配乐就给人这种感受,为影片奠定了导向存在主义的基调:他在干什么?他会放弃吗?他能放弃吗?”

题图来自《领先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